01.jpg

02.jpg

03.jpg

04.jpg

05.jpg

06.jpg

 

——響,笑一個嘛。人在展開笑容的瞬間最美了。

當尤熙伸出食指將尤響的嘴角推上,尤響總是揮開尤熙的手,抱怨著:「那是因為你太粗線條了,這種時候應該要傷心吧,受了這麼多傷。」

記得尤熙升上高中後很常受傷回家,他每次都得幫尤熙消毒傷口、擦藥、換貼布、綁繃帶,那時候覺得好煩啊,如果爸媽早點下班回家,這麻煩的工作就不是他來做了。為何哥哥這麼愛惹事?待在升學班的他可是比哥哥還忙啊!

「是不是因為你太白目才被同學欺負?」

尤響說完後立刻發現自己說錯話了,平常很吵的尤熙也安靜下來。在尷尬的氣氛下,他迅速替尤熙包紮好。

「……響這樣說才會讓我傷心。」尤熙噘著嘴撇開頭,不一會兒還是認輸地看回尤響,他收回被包紮好的雙手,帶了些無奈的笑容說著。

「因為他們發現我是同性戀嘛!」

 

尤響睜開雙眼,從兩片窗簾的隙縫中透進的陽光,將教室切成了兩半,而他正好待在那條光的正中央。

窗外的吵雜聲逐漸清晰,他撐起上身,桌上擺放著校慶晚會的流程表,今天G9要一連唱五首歌,中間穿插與學生問候的彈話,總長大約半小時。

尤響撐著頭,思緒仍停留在方才的夢。

又夢到以前的事了。

尤熙那張笑臉彷彿還在眼前,他壓緊眉心,不想讓思念的情緒潰堤而出。

時光流逝,時間來到校慶當天,五月明明還是春天,卻有夏天的炙熱感,那是稍微緊張就會出汗的季節。

尤響垂頭看著手心的汗水,也許他真的很害怕見到G9的成員,他不曾看過尤熙結交的朋友們,不曉得要用什麼情緒面對他們。

尤熙沒有留下任何遺書,當時,G9才剛宣佈舉辦第一場Live,是長期在黑暗空間演唱的他們第一次露臉的演唱會,尤熙還特地打給還是考生的他,告訴他一定要來看演唱會。

尤響咬緊牙根,尤熙根本不會輕易跳樓,其實打從心底他一直不諒解G9,卻沒有任何證據去指責這個樂團。

被會長委任接待G9樂團成員,這讓他心裡百感交集。

播完那通電話的隔天,他有再向對方的經紀人確認過,他們答應無償表演,但必須要架設錄影機,讓他們直播宣傳。

離演出還有一段時間,尤響拿出隨身聽,被暫停的音樂再度響起。

電吉他與BASS較勁般地狂野嘶吼,在一旁挑釁的鼓聲,彷彿要眾人一起沉淪於悖德放蕩的情緒,那直逼到盡頭的快感,卻在抵達頂端時忽然安靜下來,那性感的嗓音以清唱的方式帶出副歌,彷彿能看見歌聲從喉嚨滑過舌瓣,從舌尖碰觸到麥克風。

那像毒藥般令人上癮的歌聲,是不管男女都會為之著迷的聲音。

那是尤熙的歌聲,在尤熙生前,他從沒有仔細聽過得嗓音。

尤響起身走往窗前,耳機那頭的歌聲,令他懷念得眼眶發熱,他勉強地睜大雙眼。

幾分鐘前還炎熱的天氣,雨說下就下,尤響撥開窗簾,望向濛濛細雨。

如果記憶與思念能像雨一樣被蒸發掉,他是否就能繼續往前進呢?

尤響摸著頸部,摸著那凸起的喉結。他的聲音停留在失去尤熙的那一刻。

每當想說話時,他便想起對著尤熙大喊,卻失去了尤熙的景象。

奮力吶喊使他失去了所愛的人,他根本沒有資格……說話。

身後傳來與隨身聽裡的旋律不協調的聲音,尤響趕緊抽掉耳機,同時抹去眼淚,回眸敲著門的學生會長。

「要去禮堂測試一下設備,一起過去吧?」

避免被學生會長發現自己的眼淚,尤響趕緊挪動腳步,跟上學生會長的腳步。

 

「麥克風試驗、咳咳,有,音量這樣可以。」學生會長待在布廉後將麥克風遞給尤響,「設備部份大致上沒問題,就等G9來之後再做調整。」

「……好。」尤響接過麥克風,朝舞台方向前進。

那褐色帶紅的瞳孔裡,映著舞台下擺滿鐵椅的會場,一樓最多能容納五百人,二樓看台大約兩百。老實說這場地對G9是大材小用了。

他緩步走到舞台中央,越接近受人注目的位置,雙腳便不自主地顫抖,光站在這裡就會發抖,何況是在舞台上奮力演唱。

能夠放開所有束縛,奮力一搏演唱的人,果然只有尤熙能辦到。

尤響將麥克風擺回架上後,便匆匆離開舞台。

約好五點到場,禮堂的時鐘顯示五點半,尤響心想著,G9應該不會食言吧?他只能想,或許是大雨塞車的緣故。

學生們從社群平台與公佈欄得知學校邀請G9來辦校園演唱會,已經蠢蠢欲動期待多時,今年校慶的入場人數也比往年高出許多。老實說,連尤響也覺得不可思議,這莫名中獎的心情,令人聯想到「詐騙」,莫非……真的會食言?

這時,學生會長接起電話,尤響只看見會長接起電話後突然打直背脊,頻頻向電話另一頭道歉。

尤響有不好的預感。

學生會長掛斷電話,朝他邁步而來。

「尤響你搞什麼啊!校方剛打來通知說G9不能來了?G9是你聯繫的,為何你沒有第一時間通知我找備案,你有和他們保持聯絡嗎?」

「怎麼會,我今天早上聯繫時……經紀人還說……」

「我不想聽你講藉口,你現在馬上解決,我也會去聯絡學校的吉他社,能拖時間就拖。」學生會長焦急地打開學生會的Line群組,就見尤響還待在原地,露出失措的模樣,他便大聲斥責著:「你還待在這裡做什麼,快去打電話解決!」

「那我再播……過去……」尤響趕緊拿出手機,

學生會長一掃他的領口,用力揪緊。

「你到底都在喃喃自語什麼?你說話這麼小聲誰聽得見!真噁心!」

尤響瞪大雙眼,他沒想到學生會長會發這麼大火,他微張著嘴,他以為都相處快一學期,會長應該已經習慣他的音量。

「當初是我不對,把爛攤子丟給你,可是你聯絡上了學生都很期待的G9,我相信你能夠把這件事辦好!結果你只是浪費我對你的信任!」學生會長越說雙手扯的越緊,尤響痛苦地揪緊五官,但什麼話也說不出口。

他好害怕說話,怕拼命喊出真心話之後,重要的人就會從他眼前消失。

「或、或許是……大雨……」尤響擠出微弱的聲音,被勒緊的力量突然沒了,他往後踩穩,「我再去……拜託看看……」

「快去,在等待G9到場前,我會去拜託吉他社來暖場,如果沒人來,暖場就由你來負責!」

尤響瞪大雙眼,眉頭全擠在一塊,壓力一上身,全身像石頭一樣緊繃住了。

「你別露出那種『不會吧』的眼神,不想暖場就快點讓G9改變心意。」

尤響點了點頭,趕緊撥通那隻電話,並一路跑出禮堂。

他站在禮堂外的樓梯平台,外頭明明下著大雨,校門口仍有不少學生撐傘也要在門口迎接G9的保母車進校,而他手中的電話響了好幾聲後進入了語音信箱。

尤響不死心地繼續播打電話,只要對方沒關機,他都想繼續打下去。

 

在九人座的保母車內,帝望向窗外灰濛的世界。

阿光則曲著雙腿踩著椅墊,硬是坐到帝的身邊滑手機,不過從剛剛側臀的地方就有些奇怪的感覺,他往下一摸,是一隻持續在振動的手機,「帝,你的手機響很久了。」

帝連頭也沒轉,任由放在長大衣口袋的手機振動。

阿光瞧著坐在前頭拿玩養貓咪手遊的空,既然沒人管他,他便從帝的口袋中拿出手機。他原本想替帝掛斷電話,不過拿在手中的時候,通話已經結束。

這樣的話,那他趁機來偷看帝的祕密好了!他興奮地滑開,果不其然,需要輸入六個數字密碼。

「帝,密碼幾號啊!」

帝持續看著外頭,阿光心想,怎麼可能隨意得到密碼嘛!

990214。」

「喔。」阿光將手機解鎖,成功進入了系統,光突然領悟到一件事:「等等,帝竟然把密碼給我知道!我是特別的人。」

空抽掉耳機線,回眸後座的兩人,「我也知道密碼,別高興太早。」

「讓我高興一下會死喔。」阿光滑動著最新的手機型號,裡頭居然只有基本功能,連個小算盤或是APP遊戲都沒裝,阿光無趣地只能點天氣APP,上頭顯示今日下雨機率達百分之八十,心想,不愧是梅雨季節,雨勢機率真高。

空注視著帝望著遠方的側臉,他知道帝一直使用尤熙的生日當作手機密碼,沒想到換了新手機還是如此。帝沒有從悲傷中走出,卻假裝忘記悲傷,讓自己比以前更累更忙,這對帝來說,身心都相當折磨吧。

帝扭頭看向若有所思的空,「幹嘛?」

「你怎麼又拒絕演唱?剛剛不是說要鍛鍊阿光的膽量。」

阿光忽然被點名而正襟危坐,「啥?為何是我?啊,手機又響了。」這回阿光二話不說地替帝接起了電話,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相當微小,幾乎被大雨的聲音掩蓋過,「喂?誰?你是哪位?」

阿光捂著另一邊耳朵,還是聽不到對方的聲音,他以為是惡作劇電話就掛斷了。

才剛切斷電話,帝就把手機抽回去。他注視著螢幕上的手機號碼,注視了好一會兒,而前座的空則是等待帝的決定,持續看著帝。

被夾在中間的阿光自覺很不自在,「你們一起沉默,我卻看不懂,意思是只有我沒默契嗎?誰來翻譯給我聽?小將你在哪!為何我們的經紀人臨時要去支援別的樂團!人手短缺,事務所缺經紀人啦!」

「因為對方演唱會場地能容納的觀眾數比我們高出十倍!」

「幹嘛把事實說出來。」阿光瞪著空,身旁的人忽然有動作了,帝拿起手機,播回那隻號碼。

響了一聲電話那頭立刻接起,另一頭發出與尤熙完全不同的嗓音。帝在第一時間馬上就判斷「這個聲音不行」。

「請問是Galaxy 9的經紀人嗎?您好,我這邊是T中的學生會成員,想請問Galaxy 9為何忽然拒絕演出呢?」雖然聲音很微小,但是帝有聽見他的聲音。

帝嘴角微微上揚,打趣地看著窗外那台紅燈右轉被取締的車輛。

「雨太大去不了,如果你能讓雨停,Galaxy 9就去演出。」

「……雨、雨停嗎?這怎麼可能。」

「那麼,就當作Galaxy 9是個會食言的樂團吧!」帝將手機挪離,電話那頭忽地發出尖叫聲,然後聲音又忽然變遠。

阿光和空同時盯著那發出詭異聲音的手機,帝無言地把手機擺回耳邊,雨聲比方才更明顯,聲音離手機很遠且更加微弱,許久後才有聲音說著:「抱、抱歉,剛剛不小心摔了一跤,又把手機踢開。」

「……那個,能不能改變心意來校慶演唱呢?我今天沒帶多少錢,如果覺得演唱費用不夠,我可以下個月再給你們嗎?還是說要延後時間,我們都可以配合。」

帝根本不需要那一千兩千的費用,只是不想再接觸和「尤熙」有關的任何一切,即使還不確定對方是否有關係。

 

「這樣吧,如果你願意跟我睡一晚,我們就去演出。」

夏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