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子_FB刊頭.jpg

 

酒杯哐的一聲落在四人座圓桌,趙正潁的昔日高中好友三人互相對視,以前趙正潁從不在大夥面前買醉,還曾調侃過趙正潁連喝酒都裝模作樣,今晚卻不知怎麼,趙正潁拼命罐酒。

坐在趙正潁身旁的好友喚了服務生把空的酒杯收走。

人影走近,喝得迷茫的趙正潁卻像看到救星一樣,捉住服務生的手,想再點幾一杯能麻痺神經的酒精飲料。

「正潁啊,你再喝下去不是見周公,是見閻羅王了。」

好友以和趙正潁從高二到大學四年都同校的資深親友身份勸著,他和趙正潁一樣都穿著襯衫西裝褲,結束辛勞的工作後就趕來參加高中聚會,沒料到會遇見如此光景。

他將趙正潁手中的酒杯搶走,趙正潁看見手空了,便握拳有氣無力地敲著桌面。

「看不起我是不是!放心……我待會……騎腳踏車回家。」

「這樣更危險吧!」

西裝好友瞪著坐在對座連忙和女友打訊息的另一位好友,對方穿著隨性的運動便衣,是彈性上班的打工族,和他一樣與趙正潁有六年的朋友交情。

西裝好友原以為運動衣好友和高中時一樣有異性就沒人性,對方卻出乎意料地開口:「正潁,你在職場被霸凌了嗎?」

「才、才沒有咧……怎麼可能有人……敢欺負我!」

「說得也是,那你慢喝。」得到答案,運動衣好友又開始滑手機。

「喂,今天不是我們四人一年一度的聚會嗎?別沉浸在自己的粉紅氣泡啦!」西裝好友將運動衣好友的手機搶走,擅自關機。沒事做,運動衣好友只好陷入椅背,雙手盤在腦後等待用酒灌醉自己的人主動把心事說出口。

在辣炒雞翅、焗烤薯條、炸雞塊全上桌,大夥趁趙正潁安靜下來後邊吃邊聊著無聊日常瑣事。

趙正潁雙手捧著啤酒杯,將下巴輕靠在空杯的上緣,忽然說上一句:「我也許要用身體來換取工作崗位了。」

眼前搶著雞塊的兩人一口同聲說了「啥」,終於得到關注,趙正潁淚眼婆娑地看著他們。

「漂亮嗎?」

「胸部大不大!」

眼前的兩位好友同時開口,趙正潁對於寄望他們能說點建言的自己深感失望。

運動衣好友一改方才冷漠的態度,捉著趙正潁的肩膀,試著要讓他從酒精中醒來,好正確回答他的問題,「是女上司對吧,他要求你陪睡,這樣薪水漲了多少?你會答應嗎?」

西裝好友將手中的酒一口乾了,抓著趙正潁另一邊肩膀,「你這小子,這種事有什麼好煩腦,就算長得不好看,關起燈來做就好啦。」

趙正潁被兩人左右搖晃著,胃部忽然攪動,好像有什麼東西要吐出來了,他難受地抬起眼眸,注視坐在他對面沈默不語的男人——杜宇。

桌上的酒杯因為搖晃過頭而從桌邊滑落,在眾人倒吸一口氣,一個擔心酒杯破了誰要付錢,一個擔心裡頭的酒還沒喝完很浪費,趙正潁則想把兩人推走跟酒杯一起自由落體時,杜宇彎身,精確地伸手,一把接住了酒杯,完美地不讓酒滲出一滴,將酒杯歸回原位。

趙正潁終於了解自己為何與不同學年的杜宇成為朋友了,與他同年齡的好友實在吵得令他想吐,而身為高中學弟的杜宇則相當穩重可靠。

趙正潁捂著嘴,發現事態嚴重的兩人趕緊鬆手,趙正潁深怕就這麼吐滿桌,不穩地起身,拖著蹣跚的步伐走向洗手間。

見狀,杜宇迅速跟前攙扶他進到洗手間。

趙正潁抱著馬桶大吐了一番,彷彿連回憶都全吐了出來。上週,他好不容易找到喜歡的作者,卻得知對方需要靠做愛才有寫作靈感的祕密,而且還說了那句驚人的發言。

——就由編輯當我做愛的對象,直到我交稿為止。

這句話倒讓他完全清醒了,他打開廁所們,一股勁兒將水潑往臉上,好讓自己趕緊清醒,用常人的想法來看待這句根本不需要認真對待的話語。

哪有可能不做愛就寫不出字,那是拖稿的藉口吧?如果對象是男生比較安全,那去找自己週邊信賴且不會把祕密說出口的男性友人就好,幹嘛把決定權推到他身上。

趙正潁內心明白,出版暢銷書是他的第一步,而他也有信心,能將自己喜歡上的文筆推成暢銷作品,可是現在連跨出的勇氣都沒有了。

「唉……難道我真的要離職。」

杜宇遞出手帕,趙正不好意思在學弟面前失態,連忙接下手帕說著:「抱歉呀,難得的聚會結果變成我在吐苦水。」

「不會,能說出自己的心事是好事。不過學長你真的想離職嗎?」

趙正潁擦試著嘴邊,注視鏡中的自己與杜宇,「我任職的公司對我有很大的誤會,我已經沒有退路了,可是這次,根本是逼退我的最後一根稻草。」

兩人沉默了許久,趙正潁把自己打理乾淨,準備離開廁所時,杜宇才又開口,「高中時,我記得學長曾說當編輯是你的夢想,還加入校刊社。」

杜宇的話總能回應趙正潁心思所煩惱的事,他從以前就覺得這學弟很不可思議。

他跟著杜宇回到座位,回到吵雜卻也令人能放鬆心情的高中同學聚會。眾人嬉鬧些沒營養的對話讓他安心不少。

多虧把所有東西都吐得一乾二淨,趙正潁正愁肚子餓拼命點餐,用食物來填滿這陣子生活驟變而空虛的心靈,聽著好友的近況,暫時忘掉官敞崴那糟糕的發言。

接近午夜,趕著末班車的高中好友們在捷運月台分道揚鑣,趙正潁搭乘的方向沒有人跟隨,他便獨自一人坐進捷運車廂,低頭回想著被杜宇勾起的種種回憶。

他不算雙重人格,只是走出家門的瞬間他便會戴上面具隱藏本性,他會相當注重外型,待人十足親和,在外面,即使對待討厭的人他也絕不生氣,一路上過得還算平順,除了高一的那段時間……

——老師很喜歡趙正潁,由他去跟老師說,老師一定會原諒我們。

高一時,班級幹部似乎認為他從不生氣,將沒人要做的爛攤子全丟給他。起初,班上還會有替他打抱不平的聲音,慢慢地,大家習慣由他承擔這些事。

——趙正潁又不會生氣,我們先走,把這些作業丟給他做。

不僅是班上的公務,連回家作業都要他負責,長期下來他終於忍無可忍,他打算翻臉,他想報仇,想把這群人揍一頓,去告訴老師。

心裡明白,即使是受害者,一旦打架了自己也會被記過。為了爭取自己的權益而告訴老師,也會被當作是打小報告,會被同學鄙視、被孤立。但他什麼錯也沒有,為何得向他人委屈自己呢?

沒有人站在他的立場替他著想沒關係,他可以保護自己!

就在計畫復仇的前一天,幹部們又將爛攤子丟給他,他忍著在圖書館幫忙分類由民間捐助的新書。滿腦子只想著要把他們痛扁一頓,想像他們被打到悽慘的畫面,他的內心因此而暢快無比,但現實卻未有改變也令他深感空虛。

這時,手中的那本小說,主人公正巧也與他一樣備受同學的命令而感到委屈,他分類完之後,將那本書借回家看。

一直被欺負的主人公得到強大的法力,他原本想用這股力量去報復曾經看不起他的那些人,但是,他卻從魔王的手中一一拯救了曾經欺負過他的人們,只因為主人公不想和他們一樣。主人公認為,強大的力量並非欺負弱者,是要保護弱者。最後主人公成為了英雄,那些人誠懇地向他道歉,並在往後的危難中反倒成了主人公的幫手。

他利用下課時間將整部系列作品看完,這段時間,他不再執著復仇計畫,不知不覺升上高二,換班後,他也遠離了那些人,擁有新的高中好友。

當時,趙正潁意識到一件事——書是能拯救讀者的解藥,而他便是當時被拯救的人。至此之後,每當他遇到挫折時都會看書,這些故事能讓他暫忘掉不愉快的事。

而他也從小說的版權頁發現,他喜歡的書幾乎是「石景洋」執行編輯,他從高二開始追尋由石景洋所編輯的出版物,也在同年加入校刊社,成為校刊編輯部的成員。

一路追著石編推出的小說,直到他進入石編任職的星藝出版社,親自從石編手中得到《靜水流深》的小說後,石編從出版業界正式退休。

他之所以會執著於官敞崴,是喜歡對方的文筆,是想看更多對方的出版品,是他想承襲石編選書的態度,他其實有更多時候,是想成為像石景洋一樣的編輯,出版像《靜水流深》這樣的作品,因此連「獻身」這種事都有認真在思考了。

他回到家,摸著泡過水的那本小說,他有了答案。

反正做一次也不會死,要是做了一次官敞崴還是寫不出來,或是寫了但品質不佳,那到時他再痛扁對方就行了。

有了決心之後,他便上網找了一連串關於男男做愛的資訊,用他那專業的編輯技能,搜尋了四面八方一切的詳細資訊……

最後,傳了一則簡訊給官敞崴。

「我答應你的要求,但來我家做。」

 

午夜,大學院校的化學大樓實驗室仍燈火通明,在一片累到呈現死寂狀態的學生群中,高大的男學生拿起振動中的手機,瞄著彈出螢幕的訊息通知,露出連他自己也沒察覺到的微笑。

「官敞崴,都住在實驗室三天了,你怎麼還笑得出來。」

要他買蛋包飯的友人張立發不敢相信,都已經熬夜超過五十小時,官敞崴居然對著手機螢幕微笑,「實驗結果都沒一個能用,你還笑得出來!」

「我看到開心的事。」

「幫你慶生從沒看過這表情,以後乾脆要你那女友幫你慶生算了。」

「不是女朋友。」

張立發倒抽一口氣,能讓他們冷酷的官敞崴微笑的人居然還不是女朋友,「你既然還有力氣打字,這個實驗對照組換你來顧,我去小睡。」

官敞崴對著螢幕點選文字,隨意點了頭,張立發終於逮到偷懶機會,打了哈欠走向實驗室旁的小房間,披著前人留下的被單直接倒頭睡,實驗室裡醒著的只剩下官敞崴一人。

他原本和好友一樣,累到一閉眼就能睡,現在卻開心到完全沒有睡意,他打了一大串的文字,又刪刪減減的,最後只傳了一個「好」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天晴 的頭像
夏天晴

夏天晴☆天狼星

夏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