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 天 晴 の 公 告

聲 優 控 , 小 說 家 , 乙 女 向

✦ 2 0 1 8 商 業 出 版 預 定 ✦

《編輯的暫定情人》BL/尖端出版社

《來自天堂的攻略》BL/東立出版社

✦ 2 0 1 0 - 2 0 1 7 商 業 出 版 已 完 結 ✦

《戀愛御守月下君》全二冊/台灣角川

《噬夢師》全3冊/普天文化出版

《星辰告白》BL全冊/尖端出版

《聲優王子KISS指令》系列全兩冊/尖端

《星光對決》系列全三冊/尖端

《羅曼貝多芬》系列全一冊/普天文化出版

《紅茶與妖精》系列全四冊/普天文化出版

《我愛蕭邦》系列全六冊/鮮歡文化

目前分類:★《來自天堂的攻略》BL/R18/小說公告&連載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 生 命 結 束 之 前 , 你 還 有 什 麼 想 達 成 的 願 望 ?

書封s143.jpg

宣傳影片:

出版社文案:

夏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少年從轉角處探頭,天生的少年白髮順落在那對大大的眼睛前。

他從小待在充滿女性、菸酒與香水味的環境中長大,即使來嫖妓的人有不少來自黑道成員,他也從未像現在這樣目睹真實的打架場面。

男人握到爆筋的拳頭紮實地打在對手臉上,一拳正中了對方的鼻幹,不等對方站穩,他抬腿使勁橫掃,撂倒對方的同時朝脊椎拼命狠踩。

那淒厲的叫聲是被踩在底下的男人所發出的聲音,少年摀著雙耳,瞪著即使滿臉噴上別人的鮮血也不動聲色的男人。

聽說這個男人是他同父異母的哥哥。

夏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幾小時後,尚天堂摸著被凍傷的臉皮,才吃完五支便牙痛到不行。
「欸,沒吃完不准回家喔。」
他趁老爸不在,分給每個人十支冰棒。都已經吃了一小時,還沒發現寫上攻略的冰棒,要是老爸看見他把庫存的冰棒全吃光怎麼辦?比起收保護費,老爸更重視冰店的收入。
他把重責大任交給福氣堂的弟兄還有他那群邊看A片邊吃冰的跟班們。
伴著片中女人的嬌喘聲,尚天堂將雙手交錯在腦後,身體沉入沙發椅背。以前看片可能會和酒肉朋友一樣興奮,可現在他為了復活必須要攻略到夏千律,腦裡只能有夏千律,他不想花心在其他女人的身上。

夏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夏千律朝導師辦公室的方向前進。邊走他邊往走廊旁的窗台往外看去,炎熱的氣流模糊了操場的景象,已無蟬鳴的氣候還留有夏末的餘韻,想著校方規定換季的時機稍嫌過早了,一面將白色袖口往軸心捲起。
他討厭炎熱的天氣,卻不捨夏天已離去,夏季對他來說有某種特殊的含意。
西曬的窗台透進夕陽柔和的光線,在他烏黑的髮尾上染了一層淡淡橙光,高挺的鼻樑襯著總是在思考什麼的睿智目光,即使穿著和其他學生一樣的制服,那比同年齡平均身高還高的身型與姣好的外貌讓他的存在格外顯著,與他擦身而過的女學生不由得回眸他幾眼,他卻沒察覺到這些投射過來的熱情,只顧著想盡早結束值日生的工作。
「夏千律,你來的正好,可以幫我把這個放回音樂教室。」
夏千律才剛踏進教室辦公室便被音樂老師給攔住,他原先是來拿班上的週記本,然而手裡卻被音樂老師應塞了節拍器,音樂老師連讓他見到導師與週記本都沒有,就搭著他的肩膀,將他的身體轉向,帶他出去辦公室外頭。

夏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厲害,你已經學會這首曲子啦?老大,乾脆就讓他彈鋼琴,別學我們打架了。」
不避諱在小孩面前抽煙的糟糕大人正用那粗糙的大手摸著年幼的尚天堂,那近乎亂搔他頭髮的粗爆撫摸卻讓當時的尚天堂開心不已。
組裡最會打架的男人居然教他鋼琴,還稱讚他呢。自己像個得到主人稱讚而搖尾巴的狗,繼續彈奏會令男人開心的琴音。
長大之後才發現彈鋼琴在他的生活圈一點屁用也沒有,以為很會打架的男人,也死於幫派的械鬥中。
明明是一生只會回顧一次的跑馬燈,那被打死的傢伙為何要佔據他的時間呢?

夏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撐起黑傘,跟隨親戚離去,葬禮舉辦在一間彷日式建築的大廳,那是爺爺臨終前住了六十年的老屋,擁有他這三年的回憶。
走出宅門,他不捨地回望著宅邸,眼前的景象彷彿與世隔絕,老屋寧靜地等待主人歸來,只是主人已經不會回來了。他佇立在毛毛細雨之中,落在老屋的雨是如此溫柔,和他印象中的家人一樣。
回想當時,他失去了雙親,與父母同輩的親戚們在討論間監護與扶養權時鬧得不可開交,那天和現在一樣下著毛毛雨,當下,他將心思擺在瞬息萬變的氣候上,想著人生就和天氣一樣呢,沒有人能百發百中預測氣候,什麼時候下暴雷雨,什麼時候有人死掉都說不準。
「不要吵了,由我這老頭接手,你們全都給我滾出我的家,快滾——」
爺爺原先因為兒子的死大受打擊而臥病在床,聽著爭吵的內容再也忍無可忍地掀開棉被,衝進客廳,將孩子與媳婦們全掃出家門,吵鬧又自私的聲音才終於消失。

夏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隸屬北區分支的福氣堂,對外是夜市的人氣剉冰店,從店內後門繞出去的倉庫,便是福氣堂的堂口據點。
刺龍刺鳳的兄弟們昔日老愛幹假鬧事,今晚卻乖乖穿上黑色西裝替堂主默哀。看著草莓冰就放在堂主面前,堂主卻連最愛的冰一口也沒嚥下,其中一位小弟終於忍不住啜泣出聲,一哭便被身旁的大哥從後腦巴了下去。
「哭啥小……朋友!再哭連我都想哭了。」說完,倉庫裡長相兇惡的男人們接連啜泣,有人甚至嚎啕大哭了起來。
福氣堂堂主「尚添福」用力拍響桌面,接著痛苦的抱著左腿,那年過四十體重突飛猛進邁入一百公斤大關的圓潤身材一個翻身,好不容易才把腳從長凳內抬出外頭,對著兄弟們語帶哽咽的說:「今晚就是關鍵,醫生說阿天再不醒來就要有拔管的準備。」
「他奶奶的,是哪個無良醫生說什這種話,拔啥管,拎北才拔他體毛咧,把他睫毛鼻毛下面的毛一根根拔起。」

夏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幹,我死了嗎?」
留著一頭囂張金髮,將制服當外套穿的不良少年正躺在血泊中。
圍觀的民眾喃喃著:「哎呀,當場斷氣吧?」、「這就是不好好唸書的下場啊。」
少年的身體明明還躺在柏油路上,他的視野卻浮在半空,還看得見老爸買給他的五十周年限量球鞋,這種狀況是靈魂出竅吧?不行,他得趕快回到本體才行。
靠北,誰准你們直播的!肖像費給我拿來!老子就是上完課放學被車撞到,難道金髮和不良少年就該死嗎!

夏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