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jpg

02.jpg

03000.jpg

0400000000.jpg

 

 

大量的白煙從男人的嘴邊散開,他隨飄散的白煙往上看去,逐漸轉強的雨勢讓景象變得模糊,什麼也看不清楚。

耳邊留有回憶中那人的聲音,具有爆發力的嗓音帶來的片刻回憶使他眉頭一顫。

他看著地上積成的水窪,帶了點灰的髮絲因他的低頭而滑落在眼前,那對冷列的鳳眼瞪著從破損的地磚中滲進的雨水。即使水能填滿,也無法彌補缺塊,沒有堅強的實力,總有一天也會在業界蒸發掉。

他明白,他的歌喉僅能暫時擔任主唱位置,在茫茫人海中,要如何找到第二個適合的人?

雨聲這麼大,他的聽覺卻停留於回憶中的那個聲音,不會再有人更適合唱他作的曲子了。

男人將抽到一半的菸給扔了,用擦得油亮的皮鞋踩熄,同時,他逐漸聽得到身旁的噪音,他朝聲音來源瞪去,綁著公主頭的男孩將電貝斯呵護在懷中走近他。

「帝,雨好大喔,我可不想小貝貝被淋濕喔。」

男孩靠緊帝,立刻被帝一把推開,還撞上了跟來的另一位團員,他鼓著臉頰,手指拼命點著身旁另一位團員。

「空,尼看看他啦!經紀人不是說我的臉是團員的招牌嗎?攝影機都先拍我的臉耶!我是靠臉吃飯怎麼可以推我臉。」

「阿光,你這樣會被帝討厭喔。」

「……真假!那我要怎麼做才會讓帝喜歡上我?」

「你只要不說話就好。」

只見名為「光」的少年淚眼婆娑地瞪向空,說話可是他的空氣。

「我再不說話就要悶死了,帝不是說要復出嗎?大家都死氣沉沉的是怎樣,快節奏都被你們彈成葬曲了。你們應該要像我一樣多話才對!而且……」光不死心地勾著帝的手搖晃,「帝是不是在想,雨下這麼大很想拒絕校園演唱?懶得去?」

帝只不過是出來抽根菸透透氣,沒料到這吵鬧的新團員也跟了過來。

不過吵歸吵,這句話確實說中了他的想法。

當時在酒醉的狀況下聽見對方的名字就答應演出,仔細想想,對方搞不好只是講了名字而沒講姓氏,倘若真的和尤熙有關係,那他就更不應該去。

阿光盯著帝那鎖緊的眉梢,他便稍微克制地不發聲,不過隨後手機發出了巨大分貝的鈴聲,那是目前正在團練的新曲,是他偷錄下來的片段。

「啊,小將打來了!喂?對對,我們已經上來一樓了,嗯?團練的錄音室,關燈也鎖好門了,鑰匙在空那裡,你要來了啊?Ok!我們先在騎樓等你來喔!待會見囉掰掰!」

光掛斷電話,將手機塞回牛仔褲口袋理,繫在手機尾端的狐狸尾巴垂落在口袋外頭,「小將說啊,他待會……」

「都聽到了。」

「讓人家講完嘛。」

帝轉身走回音樂餐廳店內,他找了個沒人打擾的角落,翹著腿等待經紀人出現。

阿光與空對看了一眼,正準備進去一起等,阿光的手機這回又響了,他看了來電名單,便揮了揮手,示意要空先進去。

空回眸對電話另一頭傻笑的阿光,那收斂的音調與放慢的語氣,一聽就知道正在應付女友N,雖不知道是哪一個,但每個女友幾乎都是這個語氣。

空也進到還未營業的店內,坐到帝的對座,正仔細瞧著帝。

帝不太在乎別人注視的目光,他抵著額頭,攤開隨身攜帶的行事曆筆記本,閱讀這週的行程內容。

「帝,你為了公司的債務接了不少額外的作曲工作,為何你會答應今天的無償演出?」

帝認為,自己似乎做了什麼打算、思考什麼都有可能被空給看透,因此沒回看對方,繼續翻著手中的記事本只用聲音回應:「我沒說不拿酬勞。」

「對方只給一千元,他們看不起我們,為何你還要答應。」

帝將記事本收回西裝外套的內袋,揉了揉眉心,在沙發扶手上撐著因溼冷天氣而發疼的頭。

空還要說什麼,卻被帝睜眼後的瞪眼震得不敢繼續說。不知為何,被帝那具有威嚇性的目光注視,空會認為是自己做錯了、說錯了話,那是在高中練團時期就養成的習慣。

也因為帝擁有能讓團員乖順的能力,空才心甘情願留在G9

他沒再追問下去,沉默許久後,帝主動向他解釋。

「雖然場地不大,卻很適合讓新團員練練膽識。你看外頭那小子把練團當社團玩的心態,這樣你懂了?」

空低沉的「嗯」了一聲。

帝平常就夠可怕了,失去了尤熙之後就更沒了笑容。空在瞥開目光前,扔了喉糖給帝。

「這件事就算了。在找到新主唱之前,你就稍微保護點喉嚨,別喝酒抽菸了。」

 

上一回 :01 Just breaking down(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天晴 的頭像
夏天晴

夏天晴☆天狼星

夏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