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 天 晴 の 公 告

聲 優 控 , 小 說 家 , 乙 女 向

✦ 2 0 1 8 商 業 出 版 預 定 ✦

《編輯的暫定情人》BL/尖端出版社

《來自天堂的攻略》BL/東立出版社

✦ 2 0 1 0 - 2 0 1 7 商 業 出 版 已 完 結 ✦

《戀愛御守月下君》全二冊/台灣角川

《噬夢師》全3冊/普天文化出版

《星辰告白》BL全冊/尖端出版

《聲優王子KISS指令》系列全兩冊/尖端

《星光對決》系列全三冊/尖端

《羅曼貝多芬》系列全一冊/普天文化出版

《紅茶與妖精》系列全四冊/普天文化出版

《我愛蕭邦》系列全六冊/鮮歡文化

大量的光芒壟罩著位於H-1動畫公司三樓的錄音間,那些從聲優們口中飄出的繽紛色彩,每一個顏色都代表著各種不同類型的美聲。

待在前輩身後、等待前輩退場而踏前一步、站姿英挺的男人,是聲優配音資歷快滿八年的墨禹遙。

他和花愛音一樣,也看得見聲音的光芒。

當螢幕播放的分鏡動畫閃出他所飾演的角色名稱,他立刻張開雙脣,從靈魂深處發出了氣息,經由聲帶產生如海浪般的波動,幻化出藍色漸層的美聲光芒。

墨禹遙沉著冷靜的音質以及清晰的咬字早已迷倒在後頭等待的新人聲優。

手中的台詞本是漫畫出版滿二十五週年的長青暢銷偵探動畫劇場版,墨禹遙飾演本次殺人事件中的關鍵角色,他的表現在出道十年、甚至二十年以上的大前輩面前毫無遜色。

對任何事都力求完美的他,如今也是新人眼中的前輩。

他抓緊台本,彷彿面對著嫌疑犯,用盡全身力量做聲音的表演,那不可置信自己的青梅竹馬竟是嫌疑犯,以及被殺的對象竟是和他們從小玩在一起的好友,那種想替好友掩飾罪行的罪惡感,與天生的善良正義感,和被背叛的感覺讓他的內心相當矛盾,從異常冷靜轉變為失控、脫序。

墨禹遙奮力的演出,激起了待在同間錄音室所有聲優們的鬥志。各個都拿出畢生絕活,做一場精湛的聲音演出。

墨禹遙配完了滿滿三頁的台詞後,他退到後方,將主要麥克風讓給主線故事的老前輩。

他瞄著台詞上的筆記,確認方才有表演到註解的語氣。

OK!今天的收錄沒有問題,感謝大家的配合,後天同一時間再請有主要角色聲優回來錄260-340的部份。」負責此部劇場版的音響監督「王立」進到錄音室,前去感謝大前輩們能配合錄音時間。

墨禹遙也與前輩們打過招呼後,就背起黑色後背包打算走人,幾位剛從第一聲優學院畢業的新人在門口擋住了他。

「墨禹遙前輩,錄音結束後有沒有空?我們訂了這附近的燒肉店,要不要一起來吃。」

「走嘛走嘛!下次就沒有我們的戲份了,最後一次收錄跟我們一起吃好嗎?」

一男兩女擋住了他的去路,他抬手看了一下手錶,「抱歉,今天我有約了。」

「小遙啊,你不出席就是不給我面子喔!」沙啞且深具磁性的嗓音從新人聲優的後方傳來,滿臉鬍渣,五官有型的大前輩在墨禹遙肩上施加壓力,抓住了墨禹遙,「走吧,你去,那些女聲優才會去。」

「可是、我……」他七點有約,還有一小時,盛情難卻下,只好露臉個半小時在開溜好了。

 

 

結果,計畫果然趕不上變化。

墨禹遙用力放下啤酒杯,和前輩大吐工作上的不愉快,「我說啊……那個誰……以為自己是誰啊……居然……趕散佈謠言……」

「說你搶走他的工作?」

「誰叫他每次開錄都……遲到,被換掉也是……應該的吧,可惡的傢伙……每天髮膠都塗這麼多……祝他……禿頭。」

前輩們互相使了眼色,「待會是誰要負責帶墨禹遙回家」的眼神交流,王立音響監督拼命搖頭啊,他今晚宵夜還有約,佯裝想打電話避開這個責任,卻正巧有熟悉的號碼打來,他接起電話。

「黑鷹啊,七夕情人節快樂喔!今天打來是想跟我度過美好的夜晚嗎?」

一聽到「黑鷹王子」這名字,在場的新人聲優,尤其是女性都欣喜若狂。

黑鷹王子已經稱霸不知N年的全國職業聲優排行榜冠軍,可說是有名聲、有錢、還有顏值的黃金單身漢,對於墨禹遙這死會的超人氣聲優,果然還是黑鷹王子最好了!

王立音響監督明顯接收到女性們用眼神告訴他這些事,同時,聽對方發出悅耳的笑聲,欣慰他開了好幾年七夕約會的玩笑,對方仍這麼配合,與女性們一樣露出了「還是黑鷹王子最好」的表情。在良好的氣氛下開口詢問黑鷹能不能把他弟弟接回家,沒想到對方爽快的答應。

眾人在燒肉店吃到店家打烊,黑鷹王子搭了計程車來到H-1動畫公司附近的知名燒肉店,他知道只要是有王立參與的動畫,錄音完幾乎都來這家店。

他拎著黑色夾克走進燒肉店內,高挑且舉止優雅的他立刻引來顧客的目光,每見一次,王立就有種為何自己不是女人的悔恨感。

「不好意思,我弟給你們貼了麻煩。」

「哪裡哪裡,是我們硬拉他來的啊!他本來還有約的。」

黑鷹注視著還在胡言亂語的墨禹遙,凝視對方的眼神中帶著特殊的情感,「我知道。」因為就是他約墨禹遙的,他不是沒想過前輩會拉墨禹遙拼酒,可就是沒猜到墨禹遙酒量這麼差。

「你一個人可以嗎?」

「沒問題的,平常也都是我在抱他。」

於是,黑鷹便公主抱起了墨禹遙,把墨禹遙帶回家中。

女人只是煙霧彈而已,他為了掩飾自己和弟弟禁忌的戀情,不惜利用了他們的青梅竹馬,讓他們能在檯面下恩愛。

「黑鷹……哥哥……」墨禹遙緊摟住黑鷹的頸部,酒精催化出比以往更熱情的慾火。

「遙遙,情人節快樂,這一天你只屬與我的。」

彼此緊貼的身體彷彿融合為一,他們是兄弟,是超人氣聲優,同時也是戀人!

 

 

「呵呵呵呵呵呵。」摸黑打字打得正樂的花愛音發出竊笑聲。

她笑呵呵地打著黑鷹x墨禹遙的聲優同人文,雖然論壇上遙遙攻的同人文比較多,但她就是想聽墨禹遙受的聲音!不過文章後面很快就帶過了,她應該多寫一些十八禁的東西,舔攪插什麼的,她要好好研究一下,到底要用什麼姿勢比較好。

她打算用同人文來賺取論壇錢幣。錢幣多了職位高了,她就能在論壇持續推廣「墨禹遙」專區了,她要掌控這個論壇的輿論!

墨禹遙一個翻身,望向面對筆電傻笑的花愛音,他緩緩地撐起上身,揉著沈重的眼皮,「咦……我……睡著了?我記得……我剛去吃燒肉。」

花愛音一秒關上筆電,「對呀對呀,我跟黑鷹王子把你合力帶回來的。」

「黑鷹……啊!抱歉,我跟妳約好七點要見面,我卻喝醉了。」

花愛音猛揮著手,「不用道歉啦!妳這行為讓我有了靈感,呵呵呵呵。」

「是嗎?那太好了。黑鷹呢?」

「黑鷹王子他!」花愛音雙手合十,雙眼充滿星芒地說,「他說王立開了單身派對,地點還選他家,說什麼有他出現才有女生會來,而且參與的幾乎都是動畫公司的高層,沒辦法拒絕所以離開了。」說完又補了一句,「我就知道王立一直垂涎我們黑鷹王子的美貌。」

墨禹遙跪坐在床上,原本想為沒有赴約這事土下座,但看花愛音的情緒頗開心,他便向她招了招手。

花愛音也不疑有他地聽話,她被墨禹遙抱住,因對方往後倒向被單而趴在對方的身上。

她聽著對方鼓動的心跳,感受對方撫著她後髮,溫和的眼神看著她,如此的寵溺感讓她想向對方狂搖尾巴。

花愛音蹭著墨禹遙那張平常面癱,只有在她面前才會臉紅的臉龐。

「好癢喔。」

聽到墨禹遙難得用音質偏高的語調說話,花愛音整個抱緊處理,「我其實很想跟你去吃那間義大利餐館的!聽說他的比薩叫大份的還免份送小份的給你外帶當宵夜用!」花愛音用手指輕戳著墨禹遙的臉頰,「你說要怎麼賠罪!」

墨禹遙將眼神瞥向牆邊,「嗯……那麼……我跟你說個祕密?」

「什麼祕密!」花愛音拼命嗅著墨禹遙身上的氣味,「快從實招來,該不會劈腿了吧!」

「那其實是在高中的時候……」

 

 

其實,他與花愛音第一次的重逢並不是在捷運上。

那是在高三上學期的事。

高中三年級上學期,第三次模擬考結束後的一週,正值聖誕節。

墨禹遙如往常一樣七點十五分踏進校門口,把路過叫住他、與他打招呼的女同學當作是她們認錯人,經過穿堂,將滾來腳邊的足球踢回操場,走在有樹蔭的大道,抬望著從葉縫滲入的晨光,感嘆著光線與溫度不成正比。

抵達班級前,他經過了三年級樓層的佈告欄,這天早來的同學幾乎都聚在此處。

「不好意思,借過。」墨禹遙看著手腕上的電子錶,七點半前要交國文作業,還得去生物教室觀察養殖的綠藻和餵食金魚,這麼思索的同時,一隻手從他身後用力拍住他,他一回頭,對方便伸出食指,戳著他的臉頰。

青筋繃的一聲,浮在墨禹遙的臉上。

「遙遙,你看模擬考成績了嗎?」

「沒有。」

「嗚哇,不愧是人稱的『句點王』,完全接不下話。」名為「曉岳」的同班同學勾著他的肩,甚至還收緊手臂不讓他離開,「欸,你這次輸了耶!輸給三班的班長,第二名。」

「嗯。」

「你的感想就這樣?常年的第一名輸給了第二名,不會不甘心嗎?」

「為何?」

「就、就是會說『可惡,下次我一定要拼過她』或是說『都怪我早餐吃壞肚子,才會失常考不好』之類的?」

「我那天沒有吃早餐。」

「咦!你的重點是這個嗎!對了,班上女同學在附近的義大利麵店訂了位置,放學後要不要一起去慶祝聖誕節?都高三了,你也交個女朋友好不好,明明這麼受歡迎,卻一直把別人的告白當作是認錯人,你再這樣下去,我會擔心你的性向到底正不正常耶?」

墨禹遙看了一眼曉岳,扯開對方的手,「我也不知道。」

「咦?真假?不會吧!別人說帥哥不是結婚不然就是GAY,難道你真的是?喂,墨禹遙!真的假的啦?別自顧自的走回教室啊,等等我嘛!」

其實他也不知道,為何無法接受別人的表白。

他的心底只有「想成為聲優」的想法,想快點熬過高中三年,進入聲優學院。學校只是修正他人品,讓他導向正途、擁有基本知識的必經之路,對他來說,如何用聲音詮釋各種擁有不同故事的角色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墨禹遙走進班級靠窗的座位,依然把對他打招呼的女同學當作是認錯人,一拉開座椅,塞滿抽屜的禮物落了幾件下來,他拿起掉在椅面上的其中兩件,裡頭有屬名是誰的,他轉頭看向送禮物的女同學,對方立刻羞澀的避開他的視線。

在還未把書包放下的狀態,墨禹遙拿著禮物走向女同學,對方害羞到不敢抬頭,身旁的同學便趁勢鼓吹女同學告白。

誰也沒猜到,墨禹遙就將禮物擺在女同學的桌上。

「這是妳的對吧?放錯到我的抽屜裡了。」說完,墨禹遙便調頭再將手中的禮物還給班上另個同學,在前往生物教室餵魚前,將抽屜裡三分之一的禮物全物歸原主。

摸著教室門,從外頭探頭進來偷看的曉岳,此時終於了解到,世上最難攻略的就是人稱怪咖帥哥的墨禹遙。

 

「喂?遙遙嗎?今天晚上你有空嗎?要不要跟我約會?」

放學前的掃除時間,墨禹遙接到哥哥的電話,對方是一個班上至少有十位同學知道的有名聲優。

「沒空。」

「等等!不要掛電話,好啦好啦,我不是要跟你約會,是想問你有沒有空打工,今天中午的便當出了問題,工作人員食物中毒就醫,現在人手不足,拜託你來幫忙好嗎?」

「多少錢?」

「……大概一個晚上工資有兩千元,可是很累喔!」

「我去!」

「那我去見面會現場前,先繞去學校接你?」

「不用了,我搭捷運去。」

「咦?順路嘛,而且今天我自行開車去,讓我載你嘛。」

「……」墨禹遙抬眸望著生物教室閃爍的日光燈,一邊想著該換掉它了,心底又催促著他必須趕快回答對方的話,別因為不想說實話而分心在別的事情。

「……我不想讓別人知道,我是黑鷹的弟弟。」

悅耳的聲音從電話另頭傳來,「也是,以後你就要和我一樣在聲優界工作了,這樣的確不好。那六點到現場支援,六點見囉!地點我傳給你。」

「嗯。」

墨禹遙按下通話結束,注視手機螢幕的桌面上寫著「我要成為聲優」的文字,就像被人下了咒語,他從小學、中學到高中一直是以「成為聲優」的目標努力到現在。

我會成為讓你喜愛的聲優。

想起自己曾說過的話,墨禹遙把手機放回口袋,為此他得更努力才行。

收好掃除工具後不等最後一節課的班會就先行離開學校。

說六點見,他六點才放學,只能蹺課去了。

 

偶像級聲優「黑鷹王子」在聖誕節這天於容納五千人的體育館舉辦粉絲俱樂部限定見面會。截至年中,加入黑鷹的粉絲俱樂部的人遍及世界各地,加總起來約有十萬人,顧名思義要坐進這五千個位置之中的機率是5%,是大學聯考錄取率的十九分之一。

以購買粉絲俱樂部限定CD作為抽籤參加聖誕節粉絲俱樂部見面會的條件,粉絲們為了提高中獎機率,購買十張、二十張大有人在。

墨禹遙想著這些,望向體育館外圍的物販區,宣傳海報上的商品全都完售了,這就是在全國職業聲優排行第一名的成績嗎?

不過這樣的人氣也有相對的代價,例如說聖誕節要工作,三百六十五天只有不到十天的休假,也沒辦法好好交女友。

墨禹遙回神認真面對手邊的工作──在門口檢查粉絲包包裡的物品。

相機、飲料是被禁止帶入會場的物品,不過向來對粉絲親切的黑鷹,主動要求工作人員不能伸手翻粉絲的包包,只能在粉絲打開包包時用眼睛看而已,於是遵守規定的墨禹遙瞪大眼看仔細,雙眼被撐出近五年來最大的狀態。

路過的女粉絲被他那認真詭異的模樣嚇得保持一公尺的安全距離,本人卻毫無自覺。

粉絲們幾乎都遵守規定,直到進場前十分鐘,一名穿著高中制服,似乎是從路程有十五分鐘的捷運站直接跑來,上氣不接下氣,帶著大包小包的行李衝到沒有人排隊的通道──擺出詭異表情的墨禹遙通道。

墨禹遙瞇成一道狹窄的視線,盯著對方臉上的正圓型眼鏡與頭上頂著垂直的兩顆包包頭。那沒良心想擋住後方視野的包包頭,隨著對方翻找包包裡的票卷而擺動著。

一直晃、一直晃,讓人想一把捉住!

女孩停下動作,那為了上體育課而綁的包包,就被驗票的工作人員給捉住了,「請、請問,有什麼問題嗎?」

墨禹遙趕緊收回手,沒想到自己真的照想法做了!對這隻右手感到相當失望。「應援物不能超過長寬四十公分,我就先沒收了。」墨禹遙拿起對方精心製作的板子,在從對方的包包抽出的過程,他注視著上方的應援文字,那用瓦愣紙剪裁的「黑鷹王子快嫁我」的字讓他不禁冷顫。

「只能四十公分!那我現在就剪成四十,等我!」女孩從墨禹遙手中搶回應援板,拿出剪刀,就在驗票口不遠處席地而坐,修剪應援版。

趁對方在忙,墨禹遙繼續用眼睛檢查她的包包。

每日C、水蜜桃果汁,這人是新粉絲嗎?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墨禹遙瞪大眼盯著女孩唱出像臨終前的歌聲,那過於低沉沙啞像老頭般的聲音引來周圍的異樣眼光,然而眼前的她卻不在乎其他人怎麼想,繼續修剪著板子。

我行我素的感覺,和他差不多,不過這女孩比他更有親和力。

「好了!這樣可以了嗎?」女孩少了「快」,直接把應援板拼成「黑鷹王子嫁我。」

墨禹遙拿出皮尺,仔細地檢查板子的寬度,「三十九點八公分。」

「那可以放我進去了嗎?」

「可以,但飲料留下。」

女孩哀怨地把補充糖分的晚餐遞給墨禹遙,看她這麼可憐,墨禹遙從口袋裡掏出了幾塊沒能物歸原主的巧克力糖,向來不主動親近人的他,也不知怎麼搞得,居然主動牽起女孩的手,把糖果遞給了她。

「這、這些是要給我的嗎?」

墨禹遙點點頭。

「太好了,謝謝你!我從學校趕過來,都沒時間吃晚餐,這些是我的救命糖果。」

看著女孩捧著他給的糖果綻出笑容,那像老頭一般的聲音在他腦海裡瞬間昇華成優美的旋律。

他似乎能夠了解聖誕節、情人節送出糖果的那份心情。

 

見面會進行到一半,墨禹遙守在一樓搖滾區危險度最高的區域,由於不知道黑鷹會不會突然走下台,或是丟什麼禮物下來,所以這個區域通常是經驗豐富的工作人員執行的位置,不過前題是工作人員沒有集體食物中毒。

以為所有粉絲都是女生,力氣應該會輸給男生的,就大錯特錯了啦!

墨禹遙蹲低,拼命壓著鐵欄,一方面也瞪著在舞台上猛灑巧克力糖,祝大家聖誕節快樂的黑鷹。

如雷的尖叫聲就快震破墨禹遙的耳膜,他垂下頭,死命地抵擋前三排的爆衝行為。

忽然間,右前方人群開始骨牌效應地往後倒,一路倒向了搖滾A區的最尾端,前面的人雖然陸續站起來,可後面的人仍被壓倒在地。

墨禹遙對舞台上的黑鷹使了眼色,但對方現在待在舞台的左邊,完全收不到他的訊息。

他趕緊把前方抵擋粉絲爆衝的工作讓給補上的工作人員,衝到隊伍尾端,踩上鐵欄,跳進搖滾區後方較空的位置,將倒地的粉絲一一扶起。

大部分的人站起來後身體沒什麼大礙,少部份的人因為腳扭傷暫時倚靠欄杆觀看,而最後一個被壓到的人,則是連爬都爬不起來。

墨禹遙喘了幾口氣,看著女孩被周圍的粉絲扶起,卻因為雙腳站不穩而又跌坐在地,他便彎下身,直接公主抱起了那女孩,手還不忘幫忙拿「黑鷹王子嫁我」的應援牌。

「我不想去救護站!我想看見面會,放我下來啦!」

墨禹遙終於知道自己為何會奮不顧身跳進搖滾區裡,他覺得方才在入口處遇到的奇特女孩就是會被骨牌效應壓在下面的那種角色。

墨禹遙抱著她走上樓,將腳踝嚴重扭傷的女孩安置在這場見面會沒有開放的二樓看台區,並將應援牌還給了她。

「我去拿冰敷袋。」

女孩興奮地將舞台所有的景象收進眼底,這裡的位置比搖滾區最後面看得還清楚,聲音也更近、更清晰!

墨禹遙從救護站拿來冰袋,將冰袋後方的魔鬼氈繫在女孩的腳踝,並在下方墊了小毛巾,「結束後還是要去救護站一趟,知道嗎?」墨禹遙抬起頭,女孩開心地綻出笑容,他覺得好像在哪裡看過這笑容,似曾相識的感覺讓他忍不住跟著微笑。

墨禹遙轉身離去,女孩突然叫住了她,「對了對了!聖誕節打工很辛苦吧!這個給你吃,我有多做好幾份!」

女孩遞給了他一盒巧克力,他伸手接過了那用白色蕾絲裝飾的粉色巧克力盒。

如果是幾小時前在學校的他,肯定會把這東西還給對方吧?但他不曉得為何,自己會這麼開心接受這盒巧克力。

而且還心急地在後台吃了一口。

墨禹遙笑笑地看著手中模樣漂亮的巧克力,「好難吃。」又將一塊吃了進去。

他一直在想,要是能再遇到那女孩該有多好……

沒想到,就在第一聲優學院入學考上遇見了她。

 

 

花愛音戳戳墨禹遙的睡臉,「不是說要跟我說祕密?怎麼又睡著了!」

花愛音滾了半圈,躺在墨禹遙身邊,把墨禹遙當作抱枕夾住,「我有一個真人等身抱枕。」

想著早點睡,早點起,然後做個巧克力送給墨禹遙好了!

「晚安了,我最最最最最喜歡的遙遙,七夕情人節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天晴 的頭像
夏天晴

夏天晴☆天狼星

夏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ayz
  • more more more want to read more!!!!!!
  • 謝謝收看^^

    夏天晴 於 2017/02/13 18: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