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星淋!朱星淋!」

女聲呼喚著他,聲音越顯清晰,星淋意識到自己的頭往前點了好幾次,可還沒醒來。

「浩亦辰快把朱星淋叫醒。」

「喔……」

星淋感覺有人正觸碰著他的背,好像每次都得依賴這令人懷念的溫度才能醒來。

可沈重的眼皮卻沒那麼容易睜開,他才剛被人揍到送醫,拖著半死不活的身體去教堂說「生日快樂」,又接收阿辰沒能醒來的打擊,他超想逃避睡個二十四小時再醒來。

黑暗的視野裡,阿辰正慢慢的遠離他。沒錯,這些全是他的錯,是他選擇放手,還詛咒阿辰去死,現在的他必須負責,把握任何改變現實的機會。

「把他打醒啦!全班只剩他一人沒投票。」

「班長好兇喔!明明就喜歡星淋。」

一旁擦黑板的副班長調侃地說,讓扳著嚴肅臉的班長腦羞搶走板擦,「誰喜歡他啊!小心我咬你!」

察覺班長的火線即將爆發,阿辰起身輕拍著坐在前面的星淋,「再不醒來你可能會被班長追殺一學期喔。」

星淋緩緩地睜開雙眼,疲倦的身體挺直,才一抬頭,那捉不住的身影就出現在眼前,眼淚嘩啦啦地落了下來。

所有同學都注視到這一幕,不約而同把矛頭指向尷尬的阿辰。

「阿辰,你說你到底做了什麼!」

「快道歉!你們一定吵架了對吧!」

「我什麼都沒做,真的什麼都沒有啊!」其實他比任何人都想知道星淋為何要哭啊!他繼續搖醒星淋,以為星淋是做了惡夢才會睡醒就哭,可手立刻被星淋握住,然後緩緩地被拿開。

星淋先吸了口氣,用宏亮的大嗓門吼著,「看屁啊你們!再看給錢收門票啊!看一次五百元!」被星淋一吼,班上同學全轉回黑板方向,朱星淋人緣算不錯,但他身上背負著一大過二小過二警告的不良形象也深刻在眾人心中,誰也不想被朱星淋盯上。

星淋搔搔後腦勺,低頭看往桌上的英文作業,方才的他似乎在抄寫阿辰的作業,他翻著課本,封面是高二用的英文課本。

他又回到過去了嗎?這次是高二?

「咳,瞌睡蟲醒來了吧?」

「啥?你說什麼!」星淋惡狠地瞪著班長說出他最不想聽到的綽號,一股寒意迫使講台上的人打顫閉嘴。

「跟我大聲沒用,你快投票!就差你的關鍵票了。」星淋觀察著蘑菇頭班長,想起了高二唯一敢反抗他的女性,就是大眾臉的上學期班長,但名字到底叫什麼啊?

阿辰坐回位置,小聲解釋現在的情況,「正在投校慶時班上要辦什麼攤位,現在只差你一票了。」

因為被人看見哭泣的模樣,星淋害臊地瞪著黑板上的字,「跳蚤市場」和「喫茶店」同票,還真的只差他這一票咧!奇怪,他記得高二時跳蚤市場壓倒性全勝,這回怎麼同票了?該不會是他說聲「生日快樂」就真能改變未來?

「這種決定權,給想主辦的人決定不就得了!」星淋不耐煩地翻著桌上的作業,可惡,這些英文他居然都看得懂,他記得高中都被英文這科拉低平均分數,果然靈魂還是二十四歲出社會的他。

「嗯,你就是這次的負責人,所以交給你決定。」副班長將抽中的名字亮給星淋看,在他打瞌睡的期間,已經從全班的名單中抽中他擔任校慶攤位負責人。

「靠,超麻煩的耶!我不要啦!」拜託,他忙阿辰的事情就忙不過來了,還要負責這種無關緊要的東西,「既然我負責,那就隨便選跳蚤……」等等,既然要改變,他就不能跟之前一樣選這個吧?

他用眼神跟後方的阿辰示意一下,阿辰挑眉不懂他的意思。

星淋再轉向黑板,興奮地揮了揮手,「那就選喫茶店吧!阿辰說他也要跟我一起負責,那我就勉為其難跟他共同分擔囉。」

「喂!」阿辰捉住他的肩,「我不是跟你說過我有美術社那邊要忙!」

星淋沒讓阿辰有拒絕的機會,急忙補充,「那就這麼決定了!阿辰人真好,說要跟我一起負責,想跟我和好,不枉費我哭成這樣。」

所有同學又將焦點擺在阿辰身上,每個眼神都好像在說,「贖罪吧!贖罪吧!居然把三百六十五天都沒煩惱的星淋惹哭。」

「知道啦!就一起當吧。」

星淋揚起笑容,「太好了。」這樣就能一邊負責一邊監視阿辰,看看還有哪些遺憾的過去需要改變!

星淋轉回原來的方向,低頭繼續抄寫下堂課的英文作業。

午後的陽光從一旁的窗戶透進,溫和的光線將星淋的金髮照得璀璨迷人,阿辰手撐著頭,盯向星淋頭上幾根亂翹的髮尾,下意識伸手想幫他撥順,卻在途中停了下來。

心跳提醒他該停止了,否則他不只想撥順星淋的髮絲,甚至想把星淋摟進懷裡,想佔有他,填滿他,讓他只屬於自己,可心裡一旦有這種衝動,他便會幻想淋一把將他推開、斥責他、怒吼他和他絕交的畫面。

阿辰慢慢收回手,不斷告訴自己,愛情有盡頭,但友情可以長久,他們是朋友,絕不能被那不正常的愛給破壞掉。

 

※※※

 

最後一堂課是體育課,星淋捲起褲管成七分褲,扭動著腳踝,原地做了些暖身,為了參加校慶一百公尺賽跑,他難得認真來上體育課,以往他只會出席打籃球和躲避球,偏偏躲避球在小學畢業後就一同從體育課消失。

「預備──」

聽著體育老師的指示,星淋在起跑點壓身,眼角餘光瞄著同一批測驗的阿辰,記得高中時期,他都得卯足全力才能贏上阿辰零點幾秒,不知有二十四歲靈魂的他還能不能贏過阿辰。

「開始!」鳴聲一響,星淋的雙腿如閃電般的反射衝向前,他的眼裡只有終點線,在這短暫的幾秒間,周圍替星淋加油的女學生佔多數,但他還是聽見不同的聲音,使他分心往那個聲音看去。

「浩亦辰加油──!」雖然經過那女生只有一瞬間的事情,他卻將那張臉深深刻在眼底。

是蘑菇頭班長,這怎麼可能,同學都傳班長暗戀他,原來班長真正的目標是阿辰嗎?

星淋咬牙拼命往前衝,他不能輸!

兩道身影快速地衝往終點線,體育老師精準地按下左右兩手的碼表,「十一秒七、十二秒一!」

星淋痛苦地彎身撐膝蓋,「呼……呼……」他興奮地看向阿辰,他贏了耶!回頭一看,場外有人不情願地丟了條毛巾丟給阿辰。

「拿去吧!」

「喔,謝啦。」阿辰不以為意地就拿來擦,星淋收回原本想叫住阿辰的手,班長走進跑道,跟阿辰很熟似的推了阿辰一把。

星淋雖聽不到阿辰他們在說些什麼,但阿辰的表情就像跟他聊到喜歡的畫家一樣,那表情放鬆自然,班長和阿辰這麼熟嗎?班長這麼喜歡阿辰嗎?還是……

隔壁班一起聯合進行測驗的女學生相繼拿著毛巾與運動飲料走向星淋,那些人還沒跑到,星淋身邊的位置卻被體育老師搶先一步霸佔。

「朱星淋你跑得真快,要不要加入田徑社啊!我保證你只要在裡面訓練個一學期,你就可以代表學校出去參賽,對你那堆記過處分的成績單也有加分作用。」體育老師似乎邀了星淋好幾次,這句話說得特別順口又快速。

「何老,我才不想靠我的雙腿吃飯,我還有更棒的前程。」星淋大吐了一口氣,目光停留在遠方正和班長聊天的阿辰。

「叫我老師別叫我何老!你除了跑得快之外一無是處!」

星淋的目光仍注視在遠方聊天的阿辰與班長,在說什麼有趣的事嗎?混帳,阿辰平常跟他說話也沒笑這麼多次,果然還是……

異性比較吸引人吧?

「星淋你有在聽嗎?」

體育老師講了一堆沒入星淋耳裡的肺腑之言,星淋推掉周圍的毛巾與飲料,離開時嘟噥著,「唉,算了!我這只是被教官練就的快跑能力,沒什麼。」

星淋在操場邊蹲了下來,低著頭。

其實他很明白自己為何對班長這些事毫無印象,以前的他根本不在乎阿辰周邊發生的事。

視野裡的PU跑道晃過快速移動的影子,這組的一百公尺成績沒人比他快,星淋勾了勾脣角,他的優點果然就是跑得快,逃得也很快。

一道身影遮住星淋的視野,他抬起頭,阿辰雖待在他身邊,卻不是向他說話,「老師,那我先下課了。」

「OK!離開吧!」體育老師把手中的評分板翻到下一頁。

「謝謝老師。」阿辰有禮貌地點了頭,目光掠過身旁的星淋。

「為什麼你可以早退?我也要!」星淋跳起身,跟著阿辰打算一起早退。

「朱星淋!你給我好好上體育課!朱……」

「老師沒用啦!朱星淋向來只聽自己想聽的話。」一旁的體育股長拍拍老師的背,安慰寂寞的老人家。

 

※※※

 

星淋獨自一人走在舊校舍的走廊,阿辰在前往美術教室的途中,想到要搬畫架過來而轉往體育館的倉庫,阿辰說一個人就搬得動,沒事可作的他只好先來舊校舍等阿辰。

才剛進到舊校舍,星淋便覺得毛毛的,是聽過好幾件美術教室的鬼故事,如果是十七歲的他鐵定不怕這種沒根據的謠言,可現在心靈早就被殘酷的現實打得軟弱不堪。星淋摸著胸口,站在教室門外,扶著門邊的牆壁彎身進去開燈,在燈亮之前完全不敢踏進教室半步,日光燈因太過老舊,閃了幾下才慢慢變亮,他探進左右查看,確認裡頭沒有會從出風口倒掛的女鬼或是一直擦黑板能一百八十度轉頭的幽靈,他才慢慢踏入教室。

美術教室相當於三間普通教室這麼大,裡擺放了二十來個畫架,都是為了校慶展出而進行的作品,他快速步行在社員們的作品中,他這麼急著走,是想找到阿辰的畫作,不知為何,高中老愛打架的他只要看見阿辰的畫,心情就會平靜許多。

他走到教室後方,透徹的雙眼注視著當中最吸睛的畫作,他繞著阿辰的畫架走一圈,每次看都會被阿辰的顏色所感動。印象派就是這回事吧?對時間、光影的概念比任何時期的派別都來得出色。上頭的畫面就像永恆停在某段時間一樣,有著它所屬的時光。

畫架後面還有幾張草稿,星淋抽起那幾張,翻閱這些不知是被淘汰或是半成品的構圖,突然,他看見某張圖而鬆開了手,除了手中的那張外,其他的就如落葉般飄落在腳邊。

他出現在阿辰的圖裡!臉頰倏地燒紅起來,那是他趴在窗框睡著的模樣,他每次陪阿辰來畫畫時都在補眠,一點也不意外會有這種構圖,可是這是什麼時候畫得啊?他完全沒有印象,十七歲時他也不曾看過這張圖。

他彎身想撿起遺落的紙張,卻看見自己的手正在顫抖,明明知道這張畫不代表什麼,但聽過阿辰的告白後,再看這張,他竟會感到害怕?

他彎身壓抑著不停顫抖的手,為什麼呢?他想讓阿辰醒來,卻又害怕阿辰喜歡他,明明想捉住他,自己卻又退後呢?

阿辰扛著兩個畫架站在門口,張開嘴,卻沒有發出聲音,眉目揪在一塊,星淋的反應讓他不知所措,不知是該轉身逃開,還是鼓起勇氣踏進教室,再像平常一樣調侃星淋居然偷看他的畫,找個藉口解釋這張畫的來由。

阿辰默默地退後,目光卻不離星淋,難過而擠壓的雙眼帶了點水氣,但他還是握緊畫架,改變方向走進教室,面無表情地走向星淋,「你真愛偷看我的畫。」

阿辰的聲音讓星淋全身震了一下,他抬頭看向將畫架擺到教室後方的阿辰,趕緊把掉落一地的畫收拾好,「什麼叫『偷看』啊,我可是正大光明監督我的好朋友,看你畫畫有沒有進步好嗎?」

阿辰背對著星淋,「那麼,你的『好朋友』畫得如何?」

「當然是……非常漂亮啊!」星淋站起身,把手中的一疊紙戳向阿辰的背,「除了我的那張鼻子要再挺一點,眉毛的形狀要再帥一點,然後不要畫我閉眼就好,你知道拍照拍閉眼的畫面會觸霉頭嗎!畫畫應該也會吧!」

阿辰慢慢轉身,好像有一瞬間,星淋看見他臉上的哀傷。

「你醒著就像不受控制的野獸,怎麼會乖乖坐在那裡給我畫?」阿辰接過那疊紙,無奈地勾出笑容。

「那就畫你印象中的我就好啊!反正就是印象派嘛!」

「我印象的你……」阿辰苦惱地盯著星淋的臉,伸手拖著星淋的下巴,翻左翻右仔細地瞧。

「幹麼玩我的下巴,把我當什麼了!」

「星淋、阿辰你們都到啦!」兩人身後傳來了細細的嗓音,身形嬌小的女學生放下肩上的工具袋,「星淋要不要也來畫一張看看?有多的畫架喔!」

星淋嫌麻煩的搖頭,「不了,我待會還要去打工呢!」他拿開阿辰的手,「那我今天就先回家打工去!好好畫畫!不要丟我的臉。」

星淋就像逃跑似地快步走出教室。

「哈哈哈,你們感情真好耶!」社長目送星淋走出教室,再回看面有難色的的阿辰,「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不,沒什麼。」

星淋出教室後,開始拔腿狂奔,他根本沒想過自己會狼狽地逃開,他一路從舊校舍經過操場衝回教室,手隨便一掃拿了書包就跑,但轉身的同時,眼角餘光瞥見抽屜裡有個東西,他彎身抽起那封未屬名的信,一般女生跟他告白都會用電話或簡訊,不然就是直接找他出來講,上了高中後幾乎很少人會用信來跟他告白。

他在人幾乎走光的教室裡打開信,信上的字非常工整,是班長寫給他的信,信上寫著,「能頂替阿辰成為擔任攤位負責人,如果需要的話可以傳簡訊給她,電話是……」

星淋還沒看完電話號碼就把信揉成一團,「什麼啊,阿辰還真受歡迎。」

他把揉成一團的信放進書包,奔出教室。

還好在緊要關頭想起高二時的他有在打工,才能用這個藉口暫時逃開,地點是在學校附近的便利商店。

「歡迎光臨!」星淋遮住哈欠,發現走進便利商店的是店長後,他立刻站挺身,順道把桌面收拾整齊。

母親的工作必須長時間待在國外,但離開前留給他一筆不愁吃穿的龐大生活費,他高二卻閒得沒事跑來打工,有部份原因是想改掉打架和換女友的壞習慣,可如果知道出社會後就會沒日沒夜不停工作,他就不會選擇打工來消磨時間。

「朱星淋,記得要掛上笑容。」

「……是。」星淋一邊微笑,一邊想著要用什麼方法拔掉店長所剩不多的頭髮,而跟在店長身旁的人是很照顧他的前輩,粗框眼鏡下的那張臉有些輕浮,但人算不錯。回想起來,他忘了後來為何沒跟這前輩保持聯絡,只記得對方是大學生,下班前會有很多女大生來等他,是滿受女生歡迎的類型。

「店長,星淋才來一個禮拜,補貨點貨卻都做得很好喔!」

「嗯,看來是做得不錯。」

前輩對星淋眨眼提醒要保持試用期的形象,星淋戴上假笑,直到店長巡了一圈走出店外,才整個鬆懈下來。

時間來到晚間九點半,來客量逐漸減少。

送走店長後,接班的前輩跑回店內,「星淋抱歉,試用期間你應該九點就可以下班,卻留你到現在。」前輩站進櫃台前,熟練接下客人的商品,掃描上方的條碼,星淋待在一旁沒事做,看著那雙戴滿流行飾品的手靈巧結帳。

「沒關係啦,反正我也很閒,加上我多做半小時也有打卡算進薪水裡吧?」

「是沒錯啦,只是我單方面覺得過意不去。那你趕快換掉衣服下班吧!」

「好。」星淋把眼前另一位客人的商品結完帳後,轉身進到休息室。

其實回想起來,這前輩對他真的特別好,可能是他們有同樣的氣味吧?看起來都很常換女友。

他脫掉上衣,翻開置物櫃拿出制服上衣,卻發現制服不見了。

「奇怪,我擺錯櫃了嗎?」他試著打開其他櫃,全都上鎖,所以這是他的置物櫃吧?表示他沒放錯。

「星淋,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情。」

「嗚哇嚇死我了!」前輩無聲無息地出現在身後,嚇得他轉身,背脊緊貼櫃面。

「其實啊,我想跟你買這件制服。」

星淋瞪大眼,不明白前輩為何要買這件制服,而且他的制服又是什麼時候被拿走?「前輩,如果你想買我們學校的制服,我可以幫你去福利社訂新的啊。」

前輩綻出溫柔的笑容,「還要等太麻煩了,你這件就賣我吧!」

「不行啦,我今天才測一百公尺短跑,那件有沾汗味。」他原本想伸手拿回,卻看見前輩往他的制服大口吸氣,原本貼在櫃面的身體開始想逃。

他這才想起,當初會跟這前輩失去聯絡,是因為前輩對他做了這件事,還從員工資料的地址找到他家,在門口等了好幾天。

這麼可怕的事情他怎麼現在才想起來啦!

星淋往旁邊橫著走,這種事情不是用打架就能解決!

砰的兩聲,星淋的左右兩邊都被前輩的手堵住,難道這就是他二十三歲開始很流行的「壁咚」嗎?

對方曲起大腿,纏上星淋的雙腿間,彼此近到能感受到吐息出的熱氣。

「一直跟女人交往很無聊對吧!星淋,跟我玩玩。」

「去死吧,誰要跟你玩?」星淋瞪向比他高一點的前輩,雙腿間被對方頂著,被強迫猥褻姿勢的星淋猛然一瞪,這反而激起對方的鬥志。

「平常對我必恭必敬原來都是裝的嗎?」

「因為我不需要尊敬變態。」

星淋抬起腿,打算往前輩的肚子踹,沒想到對方卻抓住了他的腿,失衡的他置物櫃靠,對方用力地壓了過來,他還感受到對方起了反應的下腹部頂住他。

「都已經十七歲了,還會被這種反應嚇到嗎?跟這麼多女人交往過,你該不會還是處男吧?」

星淋懼怕地看著逼近的那張臉,上床這種事情他早就做過了,但再怎麼樣他也是主動的一方,要反過來,一時之間誰也無法接受啊!

對方鼓起的地方在他身上來回磨蹭,「你不知道嗎?每次跟你獨處在休息室裡,我都會想,你高潮時會發出什麼叫聲,表情能有多淫蕩,會在我身上扭腰擺臀嗎?一想到就克制不住自己,在你前去櫃台幫忙結帳時,我就會待在這裡一面看,一面解決。」

前輩邊說邊拉住星淋的手,將他的手擺在自己突起的褲檔,這股噁心感迫使星淋咬牙使力,反握住對方的手,撞開對方,抽回的腿順勢踹向對方的上身,「媽的!這麼噁心的東西不要講給我聽!」他抽走前輩手中的制服與櫃子裡的書包,套上制服隨意釦了釦子,倉皇逃出便利商店。

他一路跑過被車燈打亮的斑馬線,繞過小徑,朝學校的方向跑去。

星淋真沒想過,第二次的十七歲,在最害怕的時候,第一個想想見的人就是阿辰。

下一篇    ③17 years old 逃至你懷中(2)

夏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