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我就和小宗玩在一起,替彼此藏不及格的考卷,作業分工我國文數學他英文歷史。

同班時課業分組少不了小宗,分班時互借課本。

睜開雙眼,我第一個聽到的是小宗問我媽我起來了沒,睡覺前,會收到簡訊要我打開窗簾,距離不到二公尺防火巷的隔壁棟,和我同層樓的小宗會和我用白板寫大字道晚安。

在面臨國三大考時,我們幾乎都在學校和圖書館度過考生生活。看著小宗骨感且修長的手指伸向我的作業本,說著「答案寫相反了」並幫我訂正答案。比任何人更近的距離下,我看著小宗從鬢角滑落的汗水,盯著他忍耐炎熱與煩躁感埋頭唸書的模樣,就在那時候意識到——我好像喜歡小宗。

我們考進同所高中,雖然不是同班,但小宗的班級在我隔壁,一想到小宗還待在我的生活圈,我就鼓起勇氣想著,等到第一次段考結束我一定要向小宗告白!

我抬起頭,望向窗外盛開的桃色杜鵑花,那象徵春季已到的豔紅色佈滿整個校園,那害怕失敗而延後的告白,到高一下學期已經遙遙無期了。

我們班和小宗班上的共同國文老師出了一則作文題目「祕密」,我搖著筆桿,盯著空白的六百字稿紙,心想既然是祕密,寫出來不就不算祕密了嗎?

我認真回想這十六年的生活,一句話就是「普通」,沒有什麼過人的事蹟,也沒有糟糕的黑歷史,算是平凡中的幸福吧。要說祕密,大概就是把考三十二分的考卷藏在回收紙箱裡,還有不小心把爸爸收藏的酒弄破,和小宗合力毀屍滅跡。

而回憶起平日的點點滴滴,我的身邊都有小宗可以分享。

想到這裡,我撐著頭,注視仍舊空白的稿紙,嘴角卻在掌心中默默地揚起。

不知道小宗有什麼祕密呢?

那天放學,我坐在司令台旁的階梯,等著加入羽毛球社的小宗一起回家。

和小宗對決的是羽毛球社社長,週邊有許多學生為了看社長比賽而聚在這裡,那俐落的殺球打得小宗根本無力反擊,回想起國中時的體能測驗,小宗的一千六百公尺跑走是倒數的名次,不難想像他會被社長秒殺的畫面,同時也能理解來看社長打球的人的心情。

社長真的很帥呢。

雖然差我的小宗一點。

「不好意思,讓妳等這麼久,以後妳可以先回家。」被KO的小宗獨自留下來練習,和羽毛球社社長鞠躬道別後立刻奔向我,拿走我替他保管的書包。

「因為我要等你請我喝珍奶。」我隨意講了個要求,假裝我不是為了看小宗而留下。

小宗突然把手伸向我,說著:「每天都喝會胖喔,妳看妳的臉已經變腫了。」他捏著我長肉的臉頰,看我睜大雙眼驚恐表示「真的變胖了嗎」的表情,小宗便哈哈笑著鬆開手。

「騙妳的,我真羨慕妳吃很多也不會胖。」

「……這是高中男生應該羨慕的東西嗎?」我跟著小宗走到學校附近的熱門手搖杯店,會排這麼多人並不是因為好吃或是有名,純粹就是便宜。

得到了珍珠布丁加椰果奶茶,我幸福的大口吸著小宗請客的飲料,跟著他走回家。

我們就讀的高中離家裡有四站公車的距離,但因為有伴可以聊天,我們拋棄公車路線,選擇徒步回家。

我和小宗聊起作文題目,說起「祕密」,小宗突然沉默了。

我可以大膽認為,除了我喜歡小宗以外,小宗知道我所有祕密,也自認為了解小宗的所有祕密。但為了應證這個假設,我想提出最後確認。

「小宗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嗎?」

「……」小宗吸著手中的蜂蜜檸檬,低著頭走路。

「你該不會有什麼祕密沒給我知道吧!不公平,我什麼都跟你說!」除了我喜歡你之外都跟你說了!最後一句我藏在心裡沒說出來。

「……你真的想知道?」

「想!」

「你絕對不會跟別人說?」

「當然啊,我說的話你就會跟我爸說那瓶酒的事吧。」

「哈哈,那倒是,我們有彼此的把柄呢。」小宗露齒賊笑著,仔細看,小宗的眉頭正緊鎖著,這是我第一次覺得小宗雖然在笑,但內心卻很無助苦惱。

「小宗,你有什麼煩惱嗎?」

我的問話讓小宗停下腳步,明明可以一隻手拿的手搖杯,此時他卻雙手捉緊,我看得出他很緊張,臉頰逐漸紅燙。

「……我覺得我好像喜歡男生。」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小宗因緊張害怕而發出顫抖的聲音,我也立刻體會到,小宗害怕我認為他不正常。

「所以呢?」我的內心受到小小的震撼,但表面仍故作鎮定。

「所以說……你會……討厭我嗎?」

我催促自己趕快動起來,別因為突然發現自己失戀了而難過。

我用力拍著他的背,把他在國三時突然抽高的身體壓低,搭著他的肩膀。

「吼,你白痴喔,都這個時代了,喜歡什麼人有什麼性別又有什麼關係?」

小宗聽到我的話,大概是放心了,他鬆了口氣,眼眶有些泛紅,小聲說著「太好了,我好擔心你知道之後會不想跟我當朋友。」

看著他的眼淚,我望向眼前被橙色夕陽拉長的影子。

「我說如果啦,如果有一天所有人都變了樣反對你,我也會站在你這邊,誰敢罵你我會替你報仇!因為我們是最好的青梅竹馬不是嗎!」

我不敢看小宗的臉,我怕看到他的臉我會想哭。

只是默默地聽著小宗說著「謝謝、謝謝」一路啜泣地走回家。

 

 

從知道小宗喜歡男生之後,過了十三年。

我成為了職場上幹練的女精英,精英是自己加的。

「我喜歡小宗」的這個祕密,這世界上只有我知道,而現在依舊喜歡著小宗,也只有我知道。

「喜歡上一個喜歡男生的男性,我註定一輩子單身」,所以我是個提倡單身貴族理念的人。因為單身,小宗在空窗期就可以待在我身邊,和學生時代一樣,打發時間的撲克牌或是大富翁也能玩得很有趣。

當我跟朋友在酒吧喝醉的時候,小宗也會扛我回家,和別的男生不一樣,小宗不會對我做任何踰矩的行為,總是貼心地抱我到床上,自己也會在地上打地鋪睡覺,等我醒來會給我解酒茶,雖然會順帶抱怨:「妳以後別喝這麼多,要是我沒陪妳喝酒,你現在應該躺在別人的床上吧。」

「小宗喜歡男生,所以對我不感興趣」,是我把身邊的位置留給小宗的理由,雖然有些悲傷,但事實的確如此。

我算是小宗唯一熟識的異性,聽說小宗在大學時被一位女同學強迫出櫃,之後便對異性產生莫名的恐懼感。

小宗把買來的早餐擺在我家的矮桌,袋子裡只有一份鮪魚培根高麗菜蛋餅,當我想出聲問他怎麼只買一份時,小宗的手機響了,我看他一邊走向廚房一邊接起電話,便知道是他的男友打來。

「……嗯,啊?我跟你說過不能拿她相提並論吧?不一樣,我沒有做什麼,上次也解釋過了……算了,回家再說。」

我趕緊下床,乖乖坐在矮桌前,迎接跟戀人吵架一臉不爽的小宗,正襟危坐地先向他鞠躬。

「對不起,你趕快回家吧,如果需要的話,下次可以請你戀人來我家,看看我跟你的相處模式。」

「不用啦,要是被他知道你的住處我怕你會危險,我也打算跟他分手了。」

小宗走回我位於的矮桌前,打消回家的念頭,坐在我的對座,我把餐盒的蓋子拆開,把一半蛋餅夾到裡頭,把家裡的筷子一併遞給他。

似乎是把蛋餅當作洩忿的對象,他把筷子當叉子,戳進蛋餅裡。

「他以前跟女生劈腿過,明明才是有前科的人……竟然罵我。」

即使有同居對象,小宗仍無法放下喝醉酒的我不管,他說因為我還是單身,如果不陪我的話我會出事,一直以來我都利用小宗這點讓他多陪陪我。

如今,看著小宗的每一任交往過程都不太順遂,我想,大概是小宗放心不下我的關係。

如果我也有戀人,有個可以在喝醉酒時保護我,想看電影時陪我,生病時來照顧我的人,或許小宗就不用把給戀人的時間浪費在我身上,也不會跟戀人吵架。

我催促小宗趕快跟戀人和好,半強迫地把吃完早餐的他推出大門。

「你一個人真的可以喔?」

「安啦,我都二十九歲了耶,又不是小孩子。掰掰啦,要記得跟對方說清楚,如果說不清一定要打給我,我跟他解釋。」我把小宗推出家裡,關上大門。

鏘的鎖門聲讓我意識到,我該放下喜歡小宗的心情了。

 

 

說要開始找戀愛對象,公司到了一年一度最忙碌的月分,從上個月初開始忙到現在,別說是聯誼相親了,我連跟朋友都沒辦法聚會。

把最後一個文件上傳雲端,我就像爛泥一樣攤在辦公桌,但只是躺個一分鐘我就彈起上身,想到房東說要把租屋處出售,我得在下個月底前找到新住處然後搬走啊。

我打給先前聯繫的不動產仲介,拒絕掉先前看的大廈物件。現在只要一有空我就會去看房,幾間有管理委員會的租屋處都有人曾在頂樓跳樓,果然十層樓以上的物件都有這種可能。

一個人住最害怕非自然現象了,現在只能往華廈或公寓路線前進了。

可是要自己倒垃圾啊,垃圾車來的時候我還在公司呢,週六也許得加班,垃圾會不會放到長果蠅啊。

有時候我會想,如果小宗能喜歡異性就好了。

身為最了解小宗的我,有自信能讓小宗喜歡。如果可以,或許我們在高中時就交往了,也選念同所大學,擁有更多只有彼此的回憶,偶爾吵架偶爾甜蜜,然後等著他當完兵,嫁給他,住在一起。

一想到這裡,我發現眼眶泛了些淚水,我趕緊搖頭,說過要放下小宗,這次一定要捨棄這份感情。

乾脆換掉手機,就這麼搬遠一點,或是爭取到海外分公司的機會,來忘掉小宗好了。

當我打開網路,想登入公司網站看看有無徵招海外出差的工作機會時,發現今天的熱門消息「同婚專法第4條二讀通過」。

是嗎?小宗可以結婚了,可以跟他喜歡的同性男友結婚了耶。太好了!

高一時得知小宗喜歡男性,我還擔心這世界會不認同小宗,甚至說了就算全世界都不認同小宗,我也會站在小宗那邊,支持小宗。

現在終於可以結婚了嗎?太好了。

這則新聞更讓我篤定了,要悄悄離開小宗的決心。

 

 

「您撥出的號碼為空號,請查明後再撥。」

李宗昇連續撥給他的青梅竹馬趙星希幾通電話,得到都是一樣的回覆。他回去星希老家找人,從阿姨口中得知星希調到海外工作,還很驚訝他為何不知道,星希的朋友有替星希舉辦歡送會,星希卻沒有跟他聯絡。

——如果有一天所有人都反對你,我也會站在你這邊!因為我們是最好的青梅竹馬不是嗎!

這句話是李宗昇的解藥,每當遇到難題、受人歧視,他都會想起星希的這句話和那宏亮的嗓音。

他曾經想過,如果星希都沒有結婚,而他也一直沒能結婚,或許、或許在老的時候,他能跟星希作伴,即使不是以戀愛為前提,他也有自信可以陪伴星希。

然而三十歲的生日前夕,星希從他的生活圈退出了。

星希一直不談戀愛,始終陪伴著他,甚至聽見他表白性向時眼眶泛紅不知所措的樣子,現在回想起來,星希也許那時候就對他有點好感吧。

因為知道星希的心意,即使身邊有戀人,李宗昇仍會陪著星希,替她過生日,聖誕節或平安夜、農曆年或除夕、西洋情人節或七夕都會留一天給她。

為什麼現在說走就走,不告而別算什麼啊!

李宗昇坐在兩人小時候經常來的公園,等小孩們玩膩了,總算輪到他做盪鞦韆。

星希在海外會不會遇到爛男人,會不會被撿屍,會不會因為黃種人被欺負,外國人總是甜言蜜語,星希沒有交往經驗會不會被騙,會不會生病昏倒沒人發現,然後就……

李宗昇一邊盪著鞦韆,一邊胡思亂想。

高一時,他因為喜歡上羽球社社長,害怕自己是喜歡男生而向星希表白性向,結果他還是沒能跟社長表白,就這麼畢業了。

之後的人生他都找像社長相似的男性,那些帥氣的對象都是男女通吃,等他意識到才發現自己竟是對方的劈腿對象。

後來他意氣用事開始上網找對象,到大學畢業前過了一段沒有特定交往對象的生活,他都有事前做好防護措施,也不至於到糜爛的程度,但只有當下覺得舒服,沒有一個他想要一起過節一起同居的對象。

就這樣當了兵,把心態歸零,重新出發。

近期,他遇到許多專情的對象,但在和對方吵架時,心裡總會萌生出「星希比你還更重視我!」一直以來,他總是拿星希當作尺標,衡量交往對象,以至於他仍找不到可以共度餘生的戀人。

有時候在想,如果星希是男生就好了。

或許他就可以只和星希交往,然後攜手白頭偕老。

「不好意思,這裡限重四十公斤,請你離開!」

李宗昇一聽到有人勸導,立刻跳起身,頻頻說著「抱歉」,等到他一轉身,赫然發現身後的人竟然是羽球社社長,是他的初單戀對象!

「嚇到你了吧,哈哈。」社長坐到他隔壁的盪鞦韆,明明說限重四十,仍盪起鞦韆。

「社長你怎麼會來這裡!」還記得社長比他大一歲,畢業時他哭得超悽慘,但社長畢業之後他們就是面臨大考的高三生,也沒什麼時間去惋惜自己沒有開始就結束的初戀,然後就這樣十年不見。

「我來這邊找羽球社顧問啊,老師要退休了,你們這些無情的傢伙都沒來送行。」

「抱歉,我不知道老師退休!」當時只顧著看社長,他根本沒記得顧問是誰。

「那你呢?是回老家過節嗎?」

「我來找星希,他電話打不通。」

「哈,小倆口吵架了嗎?你們還沒結婚喔。」

「不是你想得那樣。我們沒有交往啦,但算是很好的青梅竹馬。」

社長狐疑地看著他,感覺不太相信他說的話,他只好附註一聲:「真的啦。」

社長憑空吐了口長氣,現在的溫度已經能凝成霧氣了,農曆年將近,李宗昇感嘆著終於有冬季的感覺。

李宗昇想找個話題,但脫口而出的同時開始後悔,這是農曆年最不想被人家問的問題:「社長現在在做什麼職業?結婚了嗎?」

社長二話不說:「家裡蹲,被退婚了。」

李宗昇驚訝貌:「真假?」

「假的。」

李宗昇半瞇著眼,對隨便回答的社長感到失望。他印象中社長可是少年漫畫那種可以信心喊話到讓主人公相信自己一定能辦到的導師類型角色耶!

「我現在是房仲業者。」

「……喔。」

「看吧,說出職業你也不懂。」社長再度盪起鞦韆,「我前陣子去找國中埋的時光膠囊,突然好想回到過去喔。」

李宗昇從鐵鍊後方側著頭,看社長越盪越起勁,也聽見鐵桿快要負荷不了而發出的哀號噪音。

「如果你能回到過去,你想做什麼?」社長忽遠忽進的聲音讓李宗昇猶豫了,他看著前方被風吹起的沙子。

如果可以,他想在星希對他表白以前,先不要表白自己的性向。

或許他跟星希可以試著交往,然後發現同性裡他只喜歡社長,就和異性裡他只喜歡星希一樣。

「應該要問社長你想回到過去做什麼吧!」

「我啊,我想要更了解某個人,如果可以,我想把分開的這幾年補回來,才不讓對方跟我以外的人交往呢!」

原來社長是想挽回和某個人的回憶呢,李宗昇想想,自己的過去都有星希陪伴,但從現在開始兩人就要分道揚鑣了,十年後的他會不會後悔現在待在公園,沒去找星希呢?

「啊,你要去哪裡啊?」

社長看著李宗昇跳離盪鞦韆,看著昔日可愛的學弟用炯炯有神地雙眼對他宣示:「我要去找星希,就算身體沒有感覺也沒關係!我想要陪伴她!不只是身體上的喜歡!」

「咦?喔……咦?什麼?喂!你要找星希做什麼啊!」社長看著逐漸跑遠的李宗昇,自己好像促成了別人的戀情。

不過剛剛可愛學弟說的這件事也正苦惱他。

找到時光膠囊,發現國中總是不說話的譽誠喜歡著他,心裡很開心,也想更了解對方。

問題是……他能對譽誠感興趣嗎?身體會有反應嗎?

如果真的喜歡對方,不試試看怎會知道結果呢。

看著李宗昇跑遠的身影,吳彥祥感嘆著年輕真好。

雖然也不過小他一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天晴 的頭像
夏天晴

夏天晴☆天狼星

夏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