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交往七年的男友分手了,理由是他在交友APP認識了一位正妹網婆。

「哈哈哈超智障啦,你當初還為他出櫃私奔,現在鄰居還會提起你那可歌可泣的事蹟。」

「妳還笑,快點啦……安慰我受傷的心靈。」

「我安慰你有什麼用啊,你對女人無感不是嗎?」

的確,我從小學就發現,比起掀女生的裙子,我更喜歡看男生流汗。

「那就傳給我照片。」

「喂,你可別想去做報復行為喔。」

「那妳說,妳是不是我最要好的青梅竹馬。」

我每次都用這招,目前擔任網拍模特兒,還不算出名卻打扮超潮的青梅竹馬就會說不過我。她與我的關係,是比親人還親的親友。

她說:「我有跟你男友吃過飯耶。」

「那就上次的藝術照,側臉,不要露太多五官,總之我要讓他知道,網路交友的正妹都是廣告戶,我已經申請好帳號,就等妳傳給我照片。我跟妳保證,我就騙他一個,約他出去再爽約,我就刪除帳號。」

「……好啦,就等你今年送我生日大禮喔,要回來過年知道嗎,伯父伯母都很掛念你。」

掛斷電話後,我立刻收到青梅竹馬的美照。

我曾經偷瞄過前男友的用戶帳號,錯不了,我現在搜尋到的用戶,穿著黑色西裝,自介寫某某公司業務,說興趣是疼女友的斯文敗類就是我的劈腿前男友。

計畫進行,我敲一下前男友,寒暄幾句,對方果然上鉤了。

都已經有新女友還傳生活照給我,說中午和同事一起去吃拉麵,問我喜不喜歡,下次帶我去。

老子失戀傷心沒食慾,他可好了,肯定以為桃花運朵朵開還是全盛期來了對吧?到處都有正妹想認識他,我呸!

想是這麼想,我回:「嗯嗯,可是人家不喜歡吃燙燙的東西(愛心)。」

 

約好要見面的當天,前男友興奮地傳來照片,說他正在咖啡廳等我。

我滑開照片,凝視前男友的笑容。

實在太惡劣了,每次跟他要照片,都拍厭世照給我,正妹要的就拍得陽光燦爛。

我放大前男友那張開懷大笑會露出虎牙的照片,最可惡的就是我還很懷念這張臉。

我果斷在那嘴邊塗鴉個便便圖樣存檔,把手機拋到一旁,陷入被單中。

早知道就先跟他要個名牌錢包禮物再爽約。

趴在被單上越想越悶,我側過頭換個氣,出現在視線範圍內的是擺在書桌旁還沒清理掉的回收紙張,那張紙是我們打算明年搬去更大的房子所簽好的租約書,二個月訂金要不回來,那小白臉要去住女友家。

只是讓他等不到正妹現身,這根本不算是報復。前男友回去之後,他照樣有漂亮的新女友,最近也升遷了,往後的人生會變得越來越順利,而我,只不過是他人生中的過客。

想到這裡,我便吸吸鼻涕。我不能再哭了,上週已經有同事陸續來關切我為何雙眼腫起來,我都說長針眼,可不能被人知道我失戀,我不想成為職場上的八卦對象。

手機在這時候響了,即使想要報復前男友,我仍有一絲不捨之情,還想著他如果回頭,就原諒他吧。

我趕緊滑開手機,在首頁浮出兩則訊息,一則未接來電是在聯絡人名單登記成「假日勿接」的惡魔主管,我略過那則未接來電,點選從交友軟體中浮出的新訊息。

是一個剛註冊,沒有放照片的男用戶傳訊:「你也喜歡貓呀?你家養的是哪種貓?」

甘你屁事啊!想歸想,我沒把訊息給傳出去。

對方大概是被我隨便填的喜歡:「小橘貓」給吸引了吧。

這訊息讓我想起與兒時玩伴的約定——報復完男友就要刪掉帳號,我也履行這約定,進入帳號維護,打算刪除帳號。

這時,對方傳來了照片。

礙於想把閃爍訊息全部都已讀的習慣,我慢慢滑開照片。

如果對方傳來不雅照,就立刻封鎖回報管理員,加拍起來報警。

然而照片裡是隻被主人撫摸的可愛純潔動人又有粉紅腳蹼的小橘貓,那隻戴著深褐色錶帶的手纖長且頗具骨感,而我特別留意錶面裡的商標。

那是一隻動輒六位數的名錶!

不是我拜金,我只是在想這樣的人會有空玩交友軟體嗎?

對方是新註冊的用戶,沒取暱稱,就只有一串帳號,我就姑且幫他取個名錶大叔綽號。

大概是失戀加無聊,我用兒時玩伴的美照和對方聊了一會兒,發現對方除了「貓」的話題以外,並沒有進一步想窺探我的隱私。

這對想排解無聊的我來說,是一個不錯的陪聊對象。

 

愉快的假日總是過得特別快,直到星期一,我打了哈欠踏進公司,昨晚跟大叔用訊息聊到凌晨二點多,才睡五小時。

我擦著因哈欠而擠出眼淚,見到惡魔主管的臉,立刻想起我忽略的那則未接來電。

一大早就被叫進去主管辦公室罵了一頓。

身為吊車尾考進公司的新職員,我的確不能再因為失戀而混下去,要報復對方,果然還是得過得比對方好才行。

「聽見沒?這個十一點要,做完再統整這些報表,下午一點半要開會。」

惡魔主管遞給我兩份橘色文件夾,裡頭夾滿厚厚的紙張。

我無語地接手,同時無意打量主管遞來文件的那隻手以及左手上的錶。

比起沒時間吃午餐,哪隻手和手錶給我的感覺,跟名錶大叔是同款!

我在內心狂搖頭,不不不,不可能,我聽同事說惡魔主管有個非常賢慧氣質的妻子。而且戴同款六位數的手錶,外加有骨感的手,這世界又不只一人。

「還待在那裡做什麼!快去工作!」

「是,不好意思打擾您了。」

我下意識鞠躬,趕緊退出主管的辦公室。

 

(上)完

#短篇小說 #網路交友 #下篇 

中午十二點,我把文件搞定,送進惡魔主管辦公室。。

我想趕緊下樓買個飯糰果腹,惡魔主管卻叫住了前腳剛踏出辦公室的我。

「一起去吃午餐吧。」

惡魔主管甩了下頭,用下巴指向不知哪個方向,總之,我跟他下樓到美食賣場吃牛肉麵。

我看著服務生端來的湯,從那朦朧的冒煙中立刻想起前男友傳給我的拉麵照。

搞不好對方跟我交往時已經劈腿過好幾次了,搞不好在我加班的時候他都跟新歡們出去約會,搞不好……

我會全然相信他,只因為對方是第一個接受我性向的同性,是我的初戀,可如今遭受背叛,我的心當然充滿著想抹黑前男友的各種思維。

惡魔主管一入座就開始滑手機,我也想找點事做停止回憶。

我的手機發出嗡嗡——的聲音,主管抬頭看了我一眼,我看往旁邊,隔壁桌也有人在滑手機,假裝不是我的。

我唯獨不想滑手機,裡頭有作賤自己而捨不得換掉的手機桌面,不想看見那劈腿的傢伙

我的目光在麵店內繞了一圈,最後悄悄瞄回主管。此時,主管居然拍了牛肉麵的照片,還對螢幕傻笑。

我以為主管是會催促別人說「拍什麼拍,麵要趁熱吃才好吃」的人。當主管拍完照,我的手機又傳來震動聲了,我仍不動聲色,對著聞聲朝我瞅來的主管揚起虛偽笑著。嘻嘻。

「為何不接啊?吵架了?」

我仍揚起最親切的笑容:「應該不是很重要得事情啦。」

「搞不好人家真需要你幫忙,快回覆。」

管很寬的主管命令我拿起手機,我也只好滑開它。

首頁浮出的全是交友軟體的訊息,拜兒時玩伴的美照所賜,一串男用戶加友的訊息,我慢慢把那些附上手機號碼,或是明顯示來約ㄆㄠˋ的訊息刪除,最終,果然還是名錶大叔最療癒人心。

對方傳了一張午餐照片給我。

我瞄了一眼桌上的牛肉麵,再瞄一眼螢幕裡的牛肉麵。

靠北,世界真有這麼小!?

我拼命說服自己世上又不只這碗牛肉麵跟我的照片一模一樣,再偷偷把手機關機。主管沒察覺到我的異狀,把他的手機遞給我看。

「對了,你有用過這軟體嗎?這要怎麼改名啊。」

「我來幫您看看喔。」

我恭敬地雙手接過主管的手機,看見手機螢幕,我立刻發現這世界真的小到衰小……

我鎮定見著還未換上照片也沒更改名字的帳戶,不就是我週六日陪聊的名錶大叔嗎?

「請問您要取什麼名字?」

「你覺得年輕人喜歡什麼名字?」

「……嗯,用名字取綽號?」

「你們私底下有幫我取綽號吧?叫什麼。」主管用嚴厲的目光瞪著我,我總不能說「惡魔主管」對吧。

我違背良心的說:「隆哥。」

「好,就取這個吧。」

可惡,我現在居然在幫跟我聊天的對象拍照片,換名稱,還得聽對方跟我分享週末結識的網友是個剛被男友劈腿的可憐清純少女之類,這個比除夕大掃除被家人挖到小學作文夢想是成為超人還羞恥啊。

 

 

主管把我當作唯一知道他玩交友軟體的祕密之友,至此之後,主管中午都會約我吃飯,主管完全斷絕了我在公司的交友圈,不僅現實如此,連在網路也不放過我。

雖然主管不知道那是同一人。

說主管有個賢慧的妻子甚至傳成前主播之類的謠言,在某次主管和我吃午餐,說要在好吃的餐廳辦會員卡,拿出身分證後不攻自破。

配偶欄是空的。

這樣的日子過了一個月,也不知道為何演變至此,週日中午是惡魔主管與(我創造的)網友見面的神聖之日。

在我跪著向兒時玩伴拜託,說要送她掃地機器人之後,我那美麗的兒時玩伴答應代替我去見主管,而我得陪同在旁邊。

我們在捷運站會合,主管一見我很是驚訝,不過他更在意我身旁的兒時玩伴,表情瞬間變回喜悅。

不過我們預約的餐廳出了錯誤,沒幫我們訂到位置,繞了大圈,最終來到我和前男友最常光顧的咖啡廳。

熟悉的咖啡香味、靠窗的座位,對座的人卻不同了。

但我沒時間觸景傷情,我拿出手機,在主管與兒時玩伴聊天時提到在網路上的聊天內容時,我就火速按著鍵盤把答案傳給兒時玩伴,活像個先考完試在走廊把答案傳給朋友的作弊之人。

我用了畢生最快的手速回傳,雖然兒時玩伴時不時拿手機看頗沒禮貌,但主管似乎在興頭上,沒在意這些小動作。

吃了好吃的(才怪)微波義大利麵,喝了溫暖的熱奶茶(沖泡包奶茶粉),大致上算是順利。

其實我心裡有種想翻牌的衝動,但越是注意到主管看兒時玩伴時那不一樣的眼神,我就越篤定對方是個直男,要掰彎直男……我沒有經驗值。

苦惱之餘,某個身影走近了我。

我以為是服務生,正抬頭要加點一杯冰柳橙,就見前男友站在我身旁,我看不到自己的表情,但大致上是吃驚加美送的情緒。

然而他的目光卻朝向主管。

我無語地感受到他推了我一把,說著:「你又騙到人啦?」

前男友說完,改看向我的兒時玩伴,繼續說:「我就在想那張照片很像誰,原來是你用你青梅竹馬的照片來騙我?因為我要跟你分手,心生怨念,把我騙出去,再爽約我?」

「你這劈腿男說什麼鬼話啊。」兒時玩伴拍了桌面,甚至想起身和我的前男友理論,我阻止了她,畢竟我不想要她受到傷害。

主管愣愣地看著我,以能成為主管的能力,想必他已經猜到所謂的「騙」是什麼了。

前男友語重心長地勸著對座的主管,「你是在交友軟體認識網友,約出來見面的吧?很可惜,這是場騙局。使用女生照片,假裝女用戶跟妳聊天的其實是個男人,他從小就喜歡男性,是個同性戀。你可要小心點,別像我一樣為了跟他一起生活,大學輟學,前幾年都靠工地打工過日,回想起來真是可悲,要是當初不認識他就好了。」

我明明滿肚子想咒罵也毆打前男友,但最後一句卻讓我眼眶灼熱。

就算我再怎麼生氣他劈腿,我也從沒想過不認識他就好,可他卻能輕易對陌生人說出口。

我曾經深愛的人,原來這麼不值得我愛,難過這七年,都是我過於美化這個人。

感覺到眼淚就快滴出來了,我低著頭,握住兒時玩伴想衝去揍人的手,感受到全身都在發冷。

霎時,馬克杯被撞落,敲出的碎裂聲響,我趕緊抬眼一看,就見惡魔主管、隆哥他捉緊我前男友的衣領,朝前男友引以為傲的臉蛋揍了一拳。

從來沒被人打過的前男友立刻摸著發紅的臉龐,露出委屈無辜又無從反擊的表情。

前男友一定在想,好心勸人反被揍很委屈吧……七年了我真像他肚子裡的蛔蟲。

「很抱歉,你說的那個不認識就好的人,碰巧是我心愛的下屬,你對我們公司職員所做的毀謗造謠,我會協同公司合作的律師事務所向你提出訴訟。不過如果你識相,摸摸鼻子趕緊走人,我倒可以考慮不做提告的動作。」

此時的主管就像「大哥」風範,我由衷討厭過去的自己,為何把對方取名叫惡魔主管這麼久,這簡直是「隆哥」無誤啊。

「沒聽見嗎?快走啦,這次只是被揍一拳,下次你再敢招惹我家的小良,我真的會叫道上的人收拾你!」兒時玩伴根本不認識什麼黑道,感覺只是想趁勢追擊,但對於只敢囂張卻沒有本事的前男友卻很管用,對方發現有不少人目睹他被揍的那一幕,位置都沒坐下就趕緊走人。

我原本想哭的情緒,也變成破涕為笑了

比起劈腿的男友現在擁有的,我覺得我比他還更幸福,至少有個肯替我出氣的朋友和肯幫我揍人的主管。

直到前男友離開咖啡店,隆哥才趕緊甩甩手,小聲說著「痛死了。」

「隆哥,其實你還滿帥的嘛。」兒時玩伴對隆哥稱讚有加,主管則無奈地瞪著窗外,坐回位置。

「所以說,我被騙了吧。」隆哥撐著頭,將目光緩緩轉向我。

我趕緊正襟危坐,向隆哥賠不是。

我將為了報復男友而用兒時玩伴照片的事全部告訴隆哥,他只是默默地喝著已經涼了的紅茶。

兒時玩伴因為下午還有網拍的工作,先行暫離。

現在,我由衷認為進去沒有時間限制的餐廳用餐,對某種狀態來說是種懲罰。

「對不起,隆哥,我真的覺得很抱歉。」最後我說了這句話,就低著頭,看向見底的馬克杯。

「大致上了解你的狀況。這次你騙得是我算你幸運,如果你今天騙了別人被告怎麼辦?你能承擔責任嗎?不管前男友多麼可惡,你也不能跟著騙人做壞事知道嗎?」

「我知道,我不會再做了,我會把帳號砍掉。抱歉……」

「那接下來還要去哪裡?」

聽到隆哥的問話,我緩緩地抬起頭,就見他皺著眉頭,嘴角卻微微上揚著。

「你在網路上不是說想看電影嗎?要去看嗎?」隆哥拿出手機,似乎想用有優惠折扣的信用卡上網買票,我趕緊猛點頭。

「要去、要看!」

「雙人分享餐?」

「我要去冰檸檬紅茶。」

隆哥一邊滑,一邊開啟通訊軟體,「那之後就用Line聯絡吧。」

見他要跟我交換Line,我趕緊叫出行動條碼。

我以為隆哥會發火說今後不要再見到我呢。

「那個……隆哥你能接受我的性向嗎?」最後我還是確認一下,畢竟已經被強迫出櫃了,我不想給朋友同事壓力。

「啥?我不吃香菜,你吃,我就要戰你喔?」

「……當然不是。」

「那就少說廢話,吃完來去看電影,你把這些拿去回收台算賠罪。」

「是!隆哥。」

我趕緊把桌上的餐盤杯子放到回收台上,我的壞心情似乎跟著這些東西留在這間餐廳。

我頭也不回的轉身,門外的隆哥揮著手,指向自己的手錶,示意要我趕快,否則電影就要開始。

當我推開餐廳的雙開門,感受到新的旅程再度展開——掰彎主管的新旅程。

「剛剛一臉要哭的樣子,現在又笑成這樣在玩什麼啊?」隆哥歪頭看著我,我只好老實說了。

「我想到人生的新目標了。」

「很好,舊的不去新的不來,週末就放鬆狂歡,週一要加班喔。」

「是!」

我興奮地回答,卻得到隆哥一臉驚訝狀,大概是以為我聽到加班會愁眉苦臉,他完全沒想到,我現在迫不及待想跟隆哥一起加班。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天晴 的頭像
夏天晴

夏天晴☆天狼星

夏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