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報1SSSSSS.jpg

 

「歡迎光臨!」

倫敦的貴婦們極力推薦,連維多利亞女王也是忠實顧客的服裝店,座落在斯洛恩廣場旁,堪稱女性時尚指標的斯洛恩街上。華麗的金屬花紋裝飾著斗大的招牌:瑪奇朵娜。

不論是販售服裝的品質、設計感或者價格,「瑪奇朵娜」都獲得了A+以上的評價。店家標榜著美麗不止是貴族獨有的專例,中產階級女性也可以兼顧「家庭、外貌、才華」,開店不到五年時間,已成為最受歡迎的人氣名店。

舉凡女性穿戴的衣服、帽子、首飾、馬靴、馬甲,甚至是香水,「瑪奇朵娜」統統有賣。而在今日,店家推出了限量五十瓶的頂級香水預購活動。開門不到十分鐘,排隊的人龍已經從店門口一直排到了轉角、轉角再轉角,幾乎將斯洛恩街區繞了一圈。

淺綠色短髮、頭戴蝴蝶結髮飾的艾利爾是「瑪奇朵娜」老闆的孩子,總是穿著一身精緻的裙裝,形同店內的活招牌,深得倫敦青少年少女的喜愛。這些男孩女孩特地組成了後援會,為了定期發行的刊物,還不惜砸下重金採買設備,使用乾版攝影術捕捉艾利爾可愛的身影。

當手裡提著大包小包、一身鮮紅的美麗金髮女郎現身於眾人面前,後援會與來往的行人無一不被吸引。她走向櫃台,抓牢了不少男性的目光。

「您好,請問有什麼需要我的幫忙?」艾利爾露出招牌的可愛笑容,店門外那群頭上綁著「艾利爾後援會」布條的粉絲立刻被他吸引回去,繼續使用乾版攝影術朝他猛拍。

「這女孩的聲音和長相怎麼有點不相符?」金髮女郎低聲自語。

唉!要不是香水定於茶會舉辦當天開賣,她也不想在人擠人的預購日跑出王宮,能如願在今天訂到就好了。討厭,能叫這個女孩幫忙更改販售日期嗎?早知道乾脆動用權力,直接命令店家更改。

金髮美女正是從宮中偷跑出來的維多利亞女王。不知情的百姓都認為女王已經是六十幾歲的阿嬤級婦人了,她相信沒人能發現她的真實身分,行為變得更加張揚。

「我想要預購限量香水,附送羽毛帽子的那一瓶。」

「香水的數量有限,預購活動結束了唷!」艾利爾又回以可愛的笑。

維多利亞定格了好幾秒,接著鬆開拿著大包小包的手,雙手放在櫃台上,擺出一副死都不離開的模樣,漂亮的手指指向放在展示櫃裡的香水,「人家要預購那瓶限量香水,討厭!不要跟人家開玩笑。」

「討厭,人家我也不是在開玩笑。」

兩人都嗅到了彼此在裝可愛的火藥味,交會的視線擦出別人看不見的火花。

維多利亞女王先是撥開微捲的金髮,再露出傾城的微笑,修長的美腿踩上櫃台旁的椅子。周圍的艾利爾後援會粉絲們不由得猛按快門,「我說了,我要預購香水。」

艾利爾困惑地摸著臉頰,「這可怎麼辦?按規定就只開放五十瓶。」一面說,一面上下打量維多利亞全身的行頭,在粉絲們沒注意到的瞬間,露出一個充滿邪氣的笑,「但如果妳有什麼等價的東西可以跟我交換,好比王室舉辦的玫瑰花園茶會邀請函之類,我可以破例。」說完頓了頓,又低聲補上一句,「我知道茶會的邀請函是貴族們爭相爭取的好東西,可人家店裡的限量香水,數量比邀請函還少唷!」

他將身體前傾,靠近維多利亞耳邊,「拿得出邀請函,我就偷偷開放一瓶給妳,如何?」

就在粉絲們將鏡頭對準了蘿莉與御姊,準備捕捉美好畫面時,金髮美女開懷地高笑起來,從胸前掏出一張紅色卡片,「啊!那真簡單,我家正好有很多張。」

當初因為嫌卡片上的玫瑰不夠豔紅,她命令下人重做了一批,文字由管家布朗撰寫──當然,首批發出的信函也不是她親手寫的。

這麼想想,還真要感謝布朗呢!要不是出宮前聽了他的建議,說什麼遇到麻煩說不定可以藉此化解,她還真沒想到帶上邀請函。想不到布朗居然當了一回軍師,成功化解了香水預購危機。

艾利爾訝異地盯著手裡的邀請函,轉身掏出放大鏡,確認了信函上的維多利亞女王印章並非偽造,趕緊將它塞入腰帶,拿出抽屜裡的登記本,幫金髮美女登記,「請問尊姓大名?」

「維多……」維多利亞趕緊改口,「玫瑰夫人。」

艾利爾疑惑地寫著,「玫瑰夫人,真是個特別的名字。」

「大家都這樣稱呼人家嘛!」她眨了眨長長的睫毛。

「請再給我一句密語,領取香水時不僅要攜帶預購單,還要告知您的通關密語。」

原來是這樣啊!維多利亞不假思索地道:「艾伯特是豬。」

「好的,我知道了,那就請玫瑰夫人在本周末前來領取香水,謝謝您的光臨!」

收起登記本,艾利爾用微笑歡送玫瑰夫人,職業級的服務必須將笑容保持到客人離去。

下一位客人正走過來,他握緊了邀請函,衝出櫃檯,向同樣在店內的母親道:「我先出去一趟!媽咪,幫我顧店。」

不管客人是不是為他而來,此時心裡想的全都是要讓「她」驚喜。

「你要去紅茶店,對吧?記得把客人送來的糕餅帶上,娜娜一定會喜歡的。」母親拿出一盒禮盒。

太好了!艾利爾興奮地想,知道這個好消息,蘿樂娜一定會很開心!這封邀請函絕對能贏過幫忙修復了紅茶店大門的萊恩,讓自己在她心中的好感度大大躍升。

他直直地衝出後門,「我走囉!回來會買媽咪喜歡的千層派!」

 

 

大約幾分鐘的路程,艾利爾來到國王路上的羅曼紅茶店,盯著門牌上的四個字,心馬上涼了一半。

「本日公休?」

怕自己看錯,索性將門牌拿到面前,斗大的幾個字真是蘿樂娜掛上的嗎?

這可真罕見,以她的個性,就算沒半個客人也會照常營業。她曾誓言哪怕賠錢生病都要把這家店開到老,為何選在這時候關店?

難道發生了什麼事?

艾利爾將門牌歸回原位,想了想,在門口躊躇也不是辦法,於是憑著自己和蘿樂娜的交情,擅自打開店門。

門沒鎖,裡頭有人嗎?

他悄悄地走進羅曼紅茶店,確定了一樓沒有人,便往二樓的方向去,「娜娜?娜娜?妳在嗎?」

照這個時間估算,蘿樂娜如果在店裡,應該在睡午覺。那正好,撲上床去,磨蹭撒嬌一下,然後把邀請函給她,她一定會很高興。

艾利爾來到蘿樂娜的房門前,深吸了口氣,準備就緒,一把推開房門,「唷呼!娜娜,我來找妳了!」邊喊邊擺了個可愛的姿勢,跳上床,像小貓一樣用柔順的綠髮磨蹭被窩裡的人的臉頰。

機不可失,他接著牽起對方的手,「我今天帶了妳喜歡的東西唷!」

咦?蘿樂娜的手有這麼大嗎?都快跟我差不多了……不、不,感覺比我的手還要大,怎麼會呢?

艾利爾納悶地想著,忍住拿出信函給她驚喜的衝動,仔細地端詳起自己握著的那隻手。

蘿樂娜什麼時候掛了這麼昂貴的戒指?

立刻抬頭看向剛才磨蹭的那張臉,就見一名陌生的藍髮男人用死魚眼盯著他。儘管五官輪廓相當美型,但不難從那雙死魚眼看出來,這人是用何種心情看待他莫名跳上床然磨蹭自己臉頰的行為。

艾利爾嚇得高聲尖叫,「哇哇哇!哇哇哇!哇哇!」跳下床,手指對方,「你是什麼人?為何躺在娜娜的床上?而且……」

藍髮男人袒露著上半身,露出完美的胸肌和腹肌。

這世界怎麼這麼不公平?明明都是一張秀氣的臉,為何他有這種肌肉?

當著極度不平衡的目光,半裸的男人搓揉幾下眼皮,打了個大哈欠,睡眼惺忪地坐起身。

艾利爾突然了解了一切,不由失落地跪倒在男人面前,不可置信地道:「你該不會把娜娜給怎麼了?還是你和她已經……不!你這個半路殺出來的角色!我絕對不原諒你!」他流下氣憤且傷心的淚珠,將臉埋在雙手掌心裡啜泣,「嗚嗚!我純真的娜娜,我一直都沒下手的娜娜……我總覺得想要的東西要留到最後吃才會最好吃……」

艾伯特完全不明白自己做了什麼,搔了搔後腦勺,意識還在半夢半醒間。

這時,艾利爾不知道又想到什麼,「等等!娜娜還是純真的,是你擅自霸佔了她的家,難道說……你是強盜!」情緒從悲哀轉為憤怒,「你先強迫她做這個做那個,又在她做了這個做了那個之後殺她滅口……」

艾利爾不可置信地起身,雙手抱頭往後退,直至背部靠上冰冷的牆壁,「娜娜被你殺了!」

「你的腦袋是得了什麼不治之症?」

艾伯特逐漸清醒過來,來人的模樣在他眼中變得清晰。他先盯著艾利爾那身蘿莉裝扮,又看了看自己方才被握過的手,那觸感……「奇怪,這不科學。」再仔細聽著那道刻意拉高其實本質頗低的嗓音。

「娜娜到底在哪裡?你為何會在她房間?」

艾伯特很想無視艾利爾的質問,可這人看起來是蘿樂娜的熟識,「你要找她?聽說她在維多利亞車站附近。」雖不介意日行一善,無奈絞盡腦汁也想不起來蘿樂娜早上究竟說了些什麼。到底是去車站幹嘛來著了?他向來記不太得別人說過的話,尤其是不重要的人。

「她去那裡做什麼?」

「誰知道。」艾伯特下床穿上衣服,要不是考慮到對方是蘿樂娜的朋友,他鐵定會宰掉吵他睡覺的人。

得知蘿樂娜的下落,艾利爾又恢復平常的可愛模樣,「原來如此,謝謝你的告知,太好了,娜娜還很純真完整!為了表達歉意,給你一張我們家的折價卷,歡迎帥哥光顧!」說完對他眨了眨眼,衝出房間。

看著被推開而搖晃的門,艾伯特實在想不透,為何那個粗魯庶民女如此受到青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天晴 的頭像
夏天晴

夏天晴☆天狼星

夏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