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報1SSSSSS.jpg

 

艾伯特王子已經失蹤了整整二十四個小時,白金漢宮上下都為了尋找他而忙得不可開交。

富麗奢華的王宮內,除了「她」以外的人都很忙碌。

「維多利亞女王,再吃下去,您真的會變胖。」

服侍女王已經超過五十年的老管家布朗說完,馬上被擁有全英國最美麗容貌且永不衰老的任性女王瞪了好幾眼。他只好瞥開頭,咳了幾聲,退後了幾步,裝作自己什麼都沒看見。

「就算多吃一點,也可以靠運動維持美貌。」

「高齡」六十三歲的維多利亞女王頂著與實際年齡完全不符的二十五歲面容,懶散地躺在舒適的長沙發上,一面搧著風,一面嚼著歐洲最貴的千層派。不知想到什麼,忽然把華麗的羽毛扇丟到一旁。

「討厭!討厭!人家想要那瓶限量的香水啦!還有滿額贈孔雀羽毛做成的帽子,人家剛換新髮型,戴上那頂帽子一定超搭!可是它正式對外販售的日子,不巧就是玫瑰花園茶會舉辦的那一天……」她在沙發上任性地滾來滾去,「不管啦!人家就想要那個!」

「女王啊,這樣您會噎到。」老管家想上前阻止,差點被突然起身的她撞個正著。

「決定了!我要微服出巡。如果今天不能搶先買到那瓶香水,玫瑰花園茶會就取消。」

「女王,您要去哪裡?」

維多利亞女王撩起鮮紅的華麗蓬裙,踩著十五公分高的高跟鞋,飛快地跑出寢宮。娃娃一般的金色捲髮隨著她的步伐而飛揚,那樣美麗的姿態,站在門外的貼身執事全都看得目不轉睛。

老管家大感無奈,「快追啊!還愣在那邊看什麼?」

 

 

這是化名為「七海英雄」的艾伯特闖入後的第二個早晨,以一塊長布代替大門的羅曼紅茶店內充斥著陣陣吵鬧聲。

「我說妳呀,這店名真的有夠俗氣!」自稱「英雄」的他坐在吧檯前,拿起門牌吐槽,「哪裡都看不出羅曼蒂克的感覺,改名叫窮酸紅茶店如何?」

蘿樂娜趕緊捉住準備衝過去理論的歐爾菲。

「我一定要好好跟這個只懂得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傢伙理論!妳說,他到底吃了多少份三明治?」

她努力地做起算術練習,「昨天中午吃了十二份,下午四點半吃了六份,晚上七點吃了十五份,十點左右又──」

歐爾菲毫不客氣地指著不速之客,「這傢伙吃了幾十人份的餐點,卻完全不做事!」

藍髮的他放下手中的茶杯,側頭看向歐爾菲,「我叫『英雄』,不叫『傢伙』。小不點,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

「小、小…小不點?」氣壞了的歐爾菲拚命地將蘿樂娜拉入同一陣線,「這一聽就知道是假名,哪有人叫『英雄(Hero)』的?說吧,你到底是哪裡派來的臥底!」

「再一杯。」英雄不理他,將喝完的茶杯遞給吧檯另一邊的蘿樂娜,一手撐著下巴,無趣地轉起了叉子。

「我真是越看越生氣!」歐爾菲大步衝過去,爬上高腳椅,正準備理論,對方卻將吃完的空盤推過來,「小不點,你很閒嘛!拿去洗一洗。」

「……我不叫小不點,我叫歐爾菲!」生氣歸生氣,還是將盤子拿回廚房,自個兒生起了悶氣。

蘿樂娜笑笑地過去摸摸他的頭,「不氣不氣,別生氣。」嘴巴貼近他耳邊,「英雄可是我們的救世主,以後就要靠他吃飯了。」

說完,她將視線拋向店門口。歐爾菲好奇地跟著她看過去,這才發現門外擠了許多顧客,而且全是女性。

「這該不會是在等開門吧?我們的店門口可從沒有人排過隊…

蘿樂娜搭著他的肩,轉身背對店面,在歐爾菲耳邊小聲道:「店內有他和萊恩在,一定會湧入很多客人,現在的我們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兩人同時回望滿臉不屑的英雄,以及坐在一旁一直悶不吭聲的萊恩,又一起轉回頭,低聲嘀咕商討著,「為了擁有全世界最好喝的紅茶,只能先這樣了。小不忍則亂大謀啊!」

歐爾菲消了消氣,鼓著腮幫子,雙手交疊於腦後,剛走出廚房,就見英雄又向他揮手,「喂,再來一盤。」

「已經六盤了你還要吃!」他頓時化成一隻炸了毛的貓。

 

只經過一個晚上的休息,歐爾菲便能如以往那樣活蹦亂跳,大概是因為他可以藉由魔法幫助身體恢復。萊恩就沒這麼幸運了,昨天衝動地翹班跑來這裡,希望能英雄救美,卻被「英雄」踹了一腳,如今胃還有點絞痛。

他攪拌著紅茶,側目看著英雄,嘆了口氣,「我以為能夠幫上娜娜的忙,結果反倒誤會了解救娜娜的恩人,我實在……太丟臉了!」語罷摀住臉,顯得喪氣至極。

「怎麼會!一聽說我發生了事情,萊恩二話不說就跑來幫忙,我真的很高興。」

彷彿頭頂上開出了一朵喜悅之花,萊恩立即被說服,開心地問:「真的嗎?」

蘿樂娜猛點著頭,又面露擔憂地關心萊恩的傷勢:「肚子還會不會痛?很抱歉害你受了傷。」

蘿樂娜瞪了英雄一眼,從不懂得看眼色說話的後者非但不打算道歉,還潑出冷水,「我已經控制了力度,如果會痛,表示你真的很弱。」

老實說,儘管身為男人,萊恩當時真的是痛得直接暈了過去,現在根本無法反駁。

很久以前,他和蘿樂娜初遇的時候,曾說將來要當娜娜的英雄。誰知道如今不僅當不成英雄,還被名叫「七海英雄」的陌生人給踢昏。

萊恩想盡辦法避免再讓自己的信心受打擊,趕緊找了另一項他能幫忙的事情來做,「娜娜,今天工作結束後,我請當過木匠的老爹幫妳修一下木門吧!如果可以,我也會過來幫忙。」他喝了一口紅茶,繼續道:「打架的事情我沒辦法,至少讓我幫妳處理這點小事。」

英雄的嘴角突然上揚,「也許你來幫忙修理門的同時,會看到這女人為了準備參加『玫瑰花園茶會』的餐點而烤焦東西。」

蘿樂娜緊張地看向他,低聲道:「不是跟你說了這是秘密?」

她伸手去捂英雄那張打算繼續說下去的嘴,一旁的萊恩見狀,神情變得極度落寞,「秘密…原來娜娜有了不想讓我知道的秘密……

從小和他一起長大的蘿樂娜,認識了十年以上的青梅竹馬,居然有了能讓別人知道卻不能給他知道的秘密。

以往總是掛著開朗笑容的他難得如此哀傷,陽光少年的形象全沒了,「我…我先去工作了。」

「萊恩!」蘿樂娜趕緊追出去,跟上他的腳步,「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只是因為參加茶會的事情還沒確定,再加上我有些難言之隱…

她手舞足蹈地解釋,萊恩則是溫柔地摸了摸她的頭,「晚點我再過來。」

被這麼一摸,蘿樂娜一下子說不出話了。正因為對她來說,萊恩是能帶來正面能量、像家人一樣重要的存在,所以不希望讓他知道自己的計劃──事實上,她根本沒拿到維多利亞女王的邀請函,只能想辦法偷渡進去。

目送萊恩走出店門,引來門外女孩們的尖叫,蘿樂娜倏地扭回頭,瞪著正在吹口哨的英雄。

都是這傢伙,影響了她和萊恩之間的關係!

「感情戲演完了嗎?幫客人倒杯茶吧!」

蘿樂娜撩起裙襬,快步回到廚房。還沒開店,這男人都要把紅茶給喝光了!「你可知道紅茶不是免費供應的,續杯要半價這條規定?」

雖然生氣,現在偏偏有求於人,只能忍氣吞聲地倒了一杯紅茶。

英雄伸手接住茶杯,不想右手突然劇烈抽痛起來,手一鬆,店內最貴的茶杯應聲落地。

「啊啊啊啊!超貴的茶杯啊!」歐爾菲跪倒在地,捧起杯子的殘骸,心疼地向天哀嚎。

英雄摸著不聽使喚的右手,低聲罵道:「你很吵耶,小不點。」

歐爾菲像貓豎起毛一般地生氣氣炸,「說過了我不叫小不點!」

蘿樂娜看著英雄揪起的眉頭,意識到他的表情有些奇怪,「你的手怎麼了?還會痛嗎?」

相遇的當時,她就注意到他的披風在右肩位置上有大量血跡,那兒一定受了傷。是不是肩膀的傷口還會痛?傷勢很嚴重嗎?

她擔憂地握住英雄顫抖的右手,就見他漂亮的五官痛得全皺在了一起。

「你一定受了很嚴重的傷,不趕緊治療不行。我認識看診很便宜的醫生,就在附近,快跟我去一趟。」

「少多管閒事!」他使勁抽回手,「跟蚊子叮差不多的傷口,根本就不痛不癢!」說完迅速地起身離開吧檯,逕自上樓。

「那傢伙才剛起床吃了一堆食物,現在又要回房休息?」歐爾菲不可置信地看著被關上的客房門。

蘿樂娜也擔憂地望向二樓,是不是有什麼理由,讓英雄不敢出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天晴 的頭像
夏天晴

夏天晴☆天狼星

夏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