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2302000.jpg

從能力測驗至今也過了一週的時間,赫蓮抬起頭,注視遠方閃現的雷光。接連幾天都是午後雷陣雨的天氣,氣候潮濕意味著樂器容易出狀況。

他對此感嘆的同時,肩膀猛地被人給捉住。他驚訝地道抽一口氣,身旁的蓓兒正嗅著他身上的味道。蓓兒捉著他的手臂,似乎也嗅到了暴風雨即將來臨的味道。

蓮一面容忍蓓兒詭異的行為,一面想著,從昨晚開始蓓兒就很奇怪,把莫札特的曲子彈的像布拉姆斯那樣憤慨,優美的夜曲就像是討債一樣地咄咄逼人,為何會這麼詭異呢,蓓兒發生了什麼事嗎?他不是都陪在身邊嗎?

收了傘,兩人順著學生人潮走進納爾芬藝術學院的校門口,止步於擠滿新生的穿堂佈告欄前,今晨公布了學期初驗收考試的指導老師分配名單。

「蓮的老師是最有名的虎姑婆耶!」佇立在佈告欄前的蓮差點被蓓兒同化,那位虎姑婆、不對,格麗塔老師年輕時屢次在國際鋼琴大賽中獲勝,詭異般地氣息與披頭散髮的演奏模樣,頗有巫師姿態,因此第一次看到她的樂蓓兒便直呼對方為虎姑婆,也許是認為彈錯音符就會被咬斷手指吧!

「蓮好厲害喔,聽說虎姑婆老師只收三年級的學長姐。」

「妳呢?」蓮開始替蓓兒搜尋名單,發現上方寫著「未定」,方才還替自己雀躍開心卻沒考慮到一旁的蓓兒,他的心突然冷了一下,不過未定的含意很多,就像是有時候寫了未定,然後會突然出現大咖來賓也說不定。

「總之,我們就先去練習室看看吧。」

蓮訝異地聽著蓓兒如此正常的對話,今天的樂蓓兒真是樂蓓兒嗎?竟然會說出正常人的用語。

見蓮未有動作,蓓兒在他身後推了一把,「走吧!走吧!」

一邊推著走,蓓兒的眼神裡卻有幾分難過,明明已經這麼勤奮的練習過了,卻一直追不上蓮的腳步。

 

音樂科練習室是獨立的整棟大樓,還未進到一樓穿堂便能聽見練習室裡的各種聲音。

「是巴松管和黑管、還有聲樂的安魂曲!」

蓓兒陶醉在從練習室傳出的旋律,但對於一旁的蓮是一種折磨。蓮感到一陣暈眩,快步伐通過一樓穿堂。

才一進入高校生活,就必須接受這一連串的考試,這令走在穿堂中央的樂蓓兒來說簡直是地獄場所,她多麼想體會漫畫中那種怦然心跳、為進入甲子園而熱血的社團生活以及摔個狗吃屎之後的振作。

「妳還真的摔得很慘呢。」

蓮注視著被上樓階梯絆倒的女孩,如此短暫的摔跤瞬間蓮實在沒辦法即時搶救,不過先前撞倒蓓兒的男人卻能瞬間的拉住她,想必是個反應極快的人吧?蓮邊想邊扶起樂蓓兒。

蓓兒倚靠著蓮的力氣慢慢起身,朝著樓上的練習室望去,這麼早就已經有學生預約練習,是呀,不只有她,大家都很努力的練習,她得更加把勁才行。

她豎起耳朵,在這些優美的旋律中,某個琴音特別吸引人,這旋律讓她停頓了,方才的沮喪敵不過現在的莫名感傷,為什麼呢?她會覺得這琴音特別熟悉又令人懷念。

蓓兒轉過身,朝鋼琴的聲音來源前進。

「喂!妳要去哪裡!」蓮拼命地喊著,卻無法止住她的步伐。

這種速度不是一般人能彈得起來,這首《幻想即興曲》不可能用這種速度!

她快步地跑著,揪住胸口的衣物,深怕會因為慢了一步而失去這個旋律,她一味地衝向前,不僅僅只是想稱讚對方,她更想要見到彈奏這首樂曲的人。

「蓓兒!」蓮不明白樂蓓兒在找什麼,以他的身高優勢他不可能會跑輸樂蓓兒,但他卻與樂蓓兒保持距離跟在後頭。

蓓兒急著跑向傳來旋律的203號室,她為這旋律而著迷,她從門窗往裡頭瞧,就見到鋼琴前有道急速彈奏的身影。

好厲害……蓓兒目瞪口呆地望著練習室裏頭的男人,雙腳就像不是自己的一樣,她想轉開門把,想進去看清楚對方到底是何方神聖,能夠將這首歌曲彈的如此快速又流暢。

蓓兒專注在男人演奏時的神情,仔細一看那雙瞳孔並不是墨色,那是帶了神秘感的灰紫色的瞳孔,對方是混血兒嗎?她心底有這樣的疑問,但這些情緒都不及她為對方的精湛演奏所滿出來的感動。

是一種苦悶、一種強烈無法訴說的情感。每個音符環環相扣著,那沉重之後是一場安逸、優雅又柔情,就像陶醉在這場美夢中卻又深陷圈套般,急著逃走卻又捨不得離開。  

「這是《c 小調幻想即興曲Fantasie Impromptu op.66》。」蓮走到蓓兒身旁,注視她著迷於琴音的眼神,便從口袋中拿出通知單,自己的練習室是202,那麼蓓兒則是……203?就是這間。

「蓓兒,妳就在這間上課,我去我的教室囉,待會見。」蓮看著蓓兒如此專注的眼神,轉身離開了她。

直到走進了202室,這如波光粼粼的旋律一直縈繞在蓮的腦海裡,心中滿是不甘心。

而佇立在走廊邊的蓓兒終於忍不住推開了練習室的大門,鋼琴前的男人仍不為所動地繼續彈奏著,但他卻也察覺到樂蓓兒的接近,側目望了一眼對方,瞳孔顫動的同時,他皺起眉頭,終於知道老頭為何要派他來教這女孩,揪住眉頭之餘,他無奈地笑了笑。

該來的還是要來對吧……男人想著,全力地演奏完最後一小節,再用力起身,未等到蓓兒反應過來便走向了她,靠近她,用方才彈奏鋼琴的雙手撐在蓓兒身後的牆面,這使得樂蓓兒哪都不能逃,他傾著身,望著樂蓓兒。

這近距離的打量令樂蓓兒感到不適應,「你、你在幹嘛!」

男人用手指輕碰了蓓兒的脣上,比了「噓」的動作。

「我叫鞏天靜,是妳往後的指導老師,在我的指導下每個人都可以順利地減肥……」

蓓兒注視到男人身後的窗外,烏雲佈滿了整片天空。

「老、老師!我不需要減肥。」

男人突然捉住樂蓓兒手,捏了她的大手臂,「蝴蝶袖。」

轟隆一聲,窗外閃出大片雷電,光線落在蓓兒面露錯愕的臉龐。

鞏天靜將鋼琴上堆疊的琴譜全放到蓓兒的手中,拉赫曼尼夫、貝多芬、德佛札克、拉威爾,練習固然是學習音樂的重要習題,但是,這堆書中卻沒有蕭邦的名字,身為專供鋼琴這項樂器的學生來說,至少會有一首蕭邦的練習曲吧?

蓓兒注視鞏天靜的臉、那雙瞳孔、配合窗外再度轟隆的雷聲,練習室頓時變得黑暗又可怕,她第一時間想到的是——他是大魔王!

不過除此之外,樂蓓兒也對眼前的男人有些熟悉,她看了一眼大魔王,低下了頭,看著地板、看著鞏天靜腳下擦得油亮的皮鞋,她將樂譜抱得緊緊的,低語著:「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眼前的鞏天靜突然伸手摸著蓓兒的臉頰,蓓兒驚訝地抬起頭直視那雙神秘的眼眸,明明方才還給了她一堆作業,觸在臉龐的手感卻如此溫柔,就和蕭邦一樣,令人猜不透。

不過這個感覺只有一下下,不一會兒,鞏天靜便用力捏著她白皙又有些嬰兒肥的臉頰,練習室裡頓時陷入了一股不祥的氣氛。

「與其想著過去發生的事,妳還是等著不眠不休地讀譜練習吧……」

鞏天靜說完,便與蓓兒擦身而過,走出練習室門口,離開前不忘摸著門檻再次回眸,「加油!順利減肥吧!」

那上揚的嘴角和早退的教學態度果然沒有溫柔可言!

四小時的特別指導課,樂蓓兒只聽了一首樂曲,就接收了多項功課。

伴著外頭轉強的雨勢,樂蓓兒順著牆壁坐倒在練習室內。

「大魔王——」樂蓓兒下意識地將內心給對方取得綽號給喊了出來,即使抱頭扭動著身體,抗拒腳邊這些練習課本,終究她還是得乖乖接受任務。

 

等到練習室再度被打開門時已經是雨過天晴的傍晚,結束特別指導,又回班上上了音樂史與分組討論後,蓮還是來提醒樂蓓兒該是回家的時候了,只不過一推開門,便聽見女孩的竊笑,還好沒下雨,不然伴著打出的雷電光線,眼前的景象就成了校園第八大不可思議事件。

他將蓓兒拉起,「喂!回家了。」順便把地上攤開的所有樂譜闔上,收拾整齊。

只見樂蓓兒嘆了口長氣,接收蓮整理好的琴譜們,「魔王擅自和我訂下了契約。」

蓮撇著嘴,無奈地瞪著還處於中二階段的樂蓓兒。

「老師不是魔王,功課不是敵人,好好練習吧妳。」

樂蓓兒意志消沉地跟隨赫蓮的腳步離開練習室,早上還覺得鞏天靜彈奏的風格和她心中想像的蕭邦有些相似,沒想到竟是個惡魔!

一想到那些功課,樂蓓兒就感受到自己踏出的每一步都相當沈重,如果沒有蓮在身邊照顧,她可能就要被卡車撞死進而game over了。

「蓮……」

「怎麼了?」

「我想吃冰淇淋。」

「只要妳回復精神,我都答應妳好不好?」蓮側著臉注視逐漸睜大眼睛,不一會兒馬上活蹦亂跳跑到前頭的模樣,蓮頓時覺得自己好像說錯什麼話了。

「說好了,現在去吃超大牛排,啊,其實燒烤也不錯。」

蓮翻著剩不到兩張大鈔的錢包,不是才剛發伙食費嗎,他真的要被眼前的女孩給吃垮了。

對赫蓮而言,樂蓓兒才是魔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天晴 的頭像
夏天晴

夏天晴☆天狼星

夏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