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報1SSSSSS.jpg

 

將歐爾菲安頓好,蘿樂娜趕緊回到廚房準備報答救命恩人的餐點。想不到就在混亂平息時,已經損壞的大門又給人一腳踢開。這回整扇門直接被踢飛,徹底報銷。

「娜娜,妳沒事吧?」滿頭紅髮的少年衝了進來,憤怒地看著店內被踢倒毀損的桌椅,「可惡,我來晚了!」

「萊恩?」

紅髮少年是與蘿樂娜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在距離這裡不遠的斯洛恩街上的咖啡廳工作。耳聞羅曼紅茶店碰上麻煩,非常擔心她的安危,二話不說,連手裡握著的攪拌蛋黃的器皿都來不及放下,立刻翹班衝到這兒來。

巡視了店內的狀況,看著被打爛的桌椅、負傷的歐爾菲,以及一名來路不明的藍髮男子,他很快便用自己的邏輯將這一切兜在一起。放下已差不多攪拌均勻的蛋黃,氣憤地揪住蹲在地上的藍髮男人,一把將他拉起。

「一定是你這個不速之客惹的禍!」

萊恩說完便要出拳,艾伯特卻搶先一步,既快速又精準地抬起腿,踢向他的腹部。

「嗚!」他的視野馬上刷黑,應聲倒地。

「萊恩!」蘿樂娜慌張地衝過來,跪倒在穿著廚師服的青梅竹馬身旁,「才第一次見面,你怎麼可以這樣?不會吧!該不會就這樣被打死了……」

艾伯特撥了一下被弄亂的衣領,雙手環在胸前,長靴靴跟不耐煩地踩響地面,「我說了,我要吃飯!快給我飯吃!到底要說幾次妳才會去做?這個也是、那個也是,你們全都是聽不懂人話的垃圾!」

蘿樂娜低聲啜泣起來,萊恩則是痛苦地揪緊了眉頭,之後居然──打起了呼。

萊恩……難道只是睡著了?

遲疑了一會兒,蘿樂娜將萊恩拉到牆邊,再看了一眼極度不耐煩的艾伯特。不知道他究竟是敵是友,還是先給他東西吃再說吧!

她焦急地跑進廚房,繼續準備給火爆男人的餐點。而這一切,全都被站在對街處的安德烈警司看得一清二楚。

確定了紅茶店沒事,警司甩著長馬尾轉身,走回陰暗的巷弄。

 

***

 

蘿樂娜以為藍髮男人最多只會吃兩份三明治,料理完畢便去照顧歐爾菲和萊恩,並整理店內被損毀的木椅、木門。沒想到不速之客的胃就像無底洞一樣,頻頻吵著要食物,她只好回到廚房,繼續準備餐點。

這景象彷彿是大胃王的比賽現場,三明治的供應速度差點趕不上藍髮男人解決它們的速度。

實在沒辦法,蘿樂娜無奈地嘆了口氣。冷風吹進屋內,從廚房往外看,店內的樣貌好不容易才恢復到接近早上的模樣,不過比起那時候,明顯少了兩套桌椅與大門,多了兩名傷患。

「那個……還是想跟你介紹一下,初次見面,你好!我叫蘿樂娜,十七歲,是紅茶店的經營者。這個小男孩叫作歐爾菲,是我的弟弟。至於剛剛衝進來的人,是我的青梅竹馬萊恩,在離這裡大概兩個街區遠的一間咖啡館工作。」

她一邊說著,腦海裡一邊浮現出萊恩做過的料理,忍不住雙手合十地推薦道:「萊恩做的料理超級好吃,尤其是花椰菜焗海鮮!」

狼吞虎嚥的男人突然像嗆到般搥打著胸口,一口氣喝完杯裡的紅茶,她趕緊將茶遞過去。

「……我對你們一點興趣也沒有。」

艾伯特坐在吧檯前,一盤又一盤,迅速解決從廚房裡端出來的新鮮餐點。沒錯,他整整吃了十人份,食量實在與美型的外貌不搭。他的長相完全就是童話故事中的王子的翻版,有著比女性還美麗的雪白肌膚、深邃精緻的五官、高挑修長的身形。如果不說話,真是個美男子。

可惜,才相處差不多一個小時,蘿樂娜已經發現這位不速之客不僅沒耐心、脾氣火爆、食量大,還有王子病。

眼下的煩惱不止這個。她將被風拂亂的長髮塞入耳後,面對沒有大門的店,該如何是好呢?馬上天就要黑了,很難說會不會再有黑衣男子闖進來,可一時半刻根本掏不出換一扇新店門的錢……

她偷瞄了藍髮男人一眼,能夠用這人的外表吸引女性顧客上門嗎?

「哼!」察覺到她的視線,艾伯特冷笑一聲,「別偷看我了,我對妳沒興趣。」

「……我、我才沒有偷看你,只是想確認你吃完了沒有!」

蘿樂娜匆忙地做著三明治,又沒有想知道男人對她的想法,男人卻搶先一步說沒興趣,莫名被拒絕令她相當用力地切著生菜。

艾伯特張口吞下第十一人份的餐點,「太粗魯會嫁不出去喔!」

「我很用心用力地做料理給你吃耶!」

她還想說些話替自己反駁,艾伯特先將空盤遞了過來,並道:「喂,妳有錢吧?把所有的錢都給我,家裡的食物也全部打包好交給我,我有急事,要趕去東邊的森林。」

蘿樂娜端著空盤,不可思議地瞪著面前的藍髮男人。這麼過分的要求居然能夠如此不以為意地說出口?而且說到錢,這人身上的衣服和配飾都很華麗,就像個超有錢的少爺,竟然來向她借錢?難道是一種嘲諷?

「你是強盜,還是真有嚴重的王子病?哪有人初次見面就要別人把錢和食物都交出去的?而且你也看見紅茶店現在的狀況是如何淒慘了!」靠男色招攬女客人的計劃顯然已被宣告失敗,照這情況看,不速之客絕對只有落井下石的份。

「剛好啊,賣了紅茶店,找個人嫁了不就得了?反正到最後妳還是得嫁人的吧?難不成妳還想找個願意入贅的男人,一起經營這家破店?」藍髮男人斜眼瞥向依然昏厥的萊恩,「也行,嫁給那傢伙吧!趕快把賣掉紅茶店的錢給我。」

怎麼會有人初次見面就要當媒婆,急著把別人湊作堆?

蘿樂娜認為自己實在太大意了,藍髮的不速之客不但和先前那兩個黑衣男子一樣打算逼她賣店,還狠心地要她把所有的錢交出來,甚至想幫她決定婚事。對方明明有張白馬王子的俊美臉蛋,內心卻跟壞皇后有得比!

「這間紅茶店我是無論如何都不會賣!另外,萊恩只是我的青梅竹馬。」蘿樂娜拿著空盤走進廚房,擠出鄙視的眼神,「沒想到長得像王子,說出的話卻這麼白痴。」

唉!眼看吐司只剩下一片,今晚她和歐爾菲又得吃吐司皮過日子了。

艾伯特把視線轉到歐爾菲身上,「怎麼會沒有錢?妳不是還有一個妖精?」

鏘啷!盤子從蘿樂娜手中落地,碎裂聲響讓昏厥的歐爾菲產生輕微的反應,但沒能睜開眼皮。

「妖精?你在說什麼?這世界上怎麼可能會有妖精呢?要是真的有,我又怎麼可能會落到窮愁潦倒的地步?」蘿樂娜裝作若無其事地否認,清理了碎片,接著埋頭清洗杯盤。心中疑惑:藍髮男人為何突然說到妖精?難道說,他知道昨晚歐爾菲使用的是白魔法?

背後忽然感受到冷風吹拂,她想要轉身,艾伯特已敏捷地站到了她身後,劍柄抵著她的背脊,「昨天晚上,我是被妖精的法力給打昏的。如果那小孩不是妖精,妳就是妖精。」

他彎下腰,靠近蘿樂娜的耳朵,「沒錢沒關係,讓妖精幫妳賺錢就好。把他帶到大街上去表演,用妖精的法力討人歡心,很快就會變得比現在富有。還是說,妳需要我幫忙找買家?我這邊可是有多到不能再多的有錢人名單,他們一向喜愛收集珍禽異獸。」

「那你直接去找那些有錢人借錢,不就得了!」

「當然不行,借三還七,我可不想欠別人人情。」艾伯特繼續說著,「我可是在替妳找後路啊!我的要求也不多,妳把所有的錢和食物都給我就好了。」

蘿樂娜倏地一抬腿,鞋跟踩上不速之客的馬靴。

「嗚!好痛!」艾伯特抱著被踩的腳跳著退後幾步,她趕緊拿起盤子往他身上丟,但都被敏捷地接住。

「竟敢用盤子砸我?」瓷盤全被拋入水槽,碎成片片,「以為我不敢打女人嗎?告訴妳,除了我的奶奶和母親,我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女人!女人麻煩死了!」

看著水槽裡的碎片,蘿樂娜知道,藍髮男人習慣將別人的所有物視同己有,看來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麻煩人物。如果再不想出好點子,被他當作敵人的機率近乎百分之百。

萬一真被當成敵人,存活率近乎零。

眼看沒地方可躲,她靈機一動,乾脆踮腳湊近對方的臉,而這讓他順勢退了一步,「好吧,我看這樣好了,如果你能幫助我混進王宮,參加維多利亞女王舉辦的『玫瑰花園茶會』,到時候賺得的酬勞和店內所有食物都給你。」

「『玫瑰花園茶會』?那是啥鬼?」艾伯特的怒火猛地轉了個彎,雙手又環到了胸前,心裡想著,這名字好像曾經聽過。

「只要能參加『玫瑰花園茶會』,得到女王的肯定,這家店就不會被任何人強行買去,而且還會變得很有名。到那時候,你要多少錢,我就給你多少錢。你看,我穿得跟昨天同一件吧?我根本沒錢買新衣服,你要我把現有的財產都交出去,也就只有一點,但,要是參加過『玫瑰花園茶會』後就不一樣了!」蘿樂娜邊說邊裝出可憐樣,甚至帶了一點哭腔。

艾伯特努力思索著什麼是「玫瑰花園茶會」,腦子裡猛地冒出一幅畫面:每年的某一天,都會有上千名來自不同地方的人擠進他家的後花園,泡著不同種類的紅茶,吃著熱量高到不行的甜點,用高分貝不停地聊天談笑……

「玫瑰花園茶會」應該就是那個了吧?一回憶起來就覺得全身都是雞皮疙瘩。

他思索了一下,又看看面前的女孩一整身庶民的裝扮,的確是窮酸到不行,應該不是在騙人。幫她參加「玫瑰花園茶會」也未必是件壞事,自己可以用假身分混進王宮,趁著大家的注意力都專注在茶會上,摸回寢宮,將值錢的首飾帶上。那應該會是一筆相當龐大的資金,變賣之後不但能買一匹馬,還能買一輛豪華的庫普馬車,朝東方前進,找救兵就不是難題了。

摸著下巴,打量著蘿樂娜看似天真的笑容,他仍覺得有些蹊翹,「我真能相信妳?」

「當然!既然我們已經是戰友了,總該告訴我你的名字吧!我叫蘿樂娜,你呢?」

盯著蘿樂娜伸出的友誼之手,艾伯特的眼神不自覺地飄往天花板,「我……我叫『七海英雄』,叫我英雄就行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天晴 的頭像
夏天晴

夏天晴☆天狼星

夏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