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子_FB刊頭.jpg

        「等一下,你剛剛叫他什麼名字。」
     

         趙正潁喚住男學生的友人,友人瞄了一眼男學生,「官敞崴啊,我們都叫他阿官就是了。」
 

官敞崴……

官、官官官………

趙正潁速速將手中的托盤塞給男學生友人,把友人拉到旁邊,從口袋掏出錢包,拿了五百元鈔票給對方,「你朋友借我一下。」

友人用五百元鈔票出賣了男學生,立刻比出OK的手勢,「沒問題,你們慢聊。」

友人將兩盤蛋包飯帶回座位,留下趙正潁與他的目標者——官敞崴。

男學生瞄著逕自走回座位的友人,側過頭回視著趙正潁,「怎麼回事?」

什麼也不想的,趙正潁抱住了官敞崴的手臂,將對方拉出學生餐廳,也不管對方問什麼問題或有所抗拒,他強硬將對方帶到學校附近的知名義式餐廳。

趙正潁替官敞崴點了主廚推薦餐點,在等候餐點上桌的這段時間,雙手遞出名片,親和力十足自我介紹,「老師您好,初次見面,我是星藝出版社的趙正潁。」

「我們不是第一次見面,上次書店也見過。」

「哎呀,老師您看錯了,我們現在是第一次見面呀。我稍早按照老師您留給出版社的地址有先去您家,令堂告訴我您的手機號碼和大學科系,不好意思如此唐突找上門,但我現在不僅是以編輯的身份,我個人也非常熱切希望您能替我們出版社寫書。」

「你剛剛還罵我混帳。」

「這麼沒水準的人肯定不是我!啊,餐點來了,老師您就邊吃飯邊聽我簡單說明一下吧。」

趙正潁將服務生剛剛送上的餐盤推到作者面前,雖然肚子餓到就快哀號了,還是只能眼睜睜看著對方拿起酥脆的麵包,將之沾上熱騰騰的羅宋湯。

趙正潁吞了口水,官敞崴忽然抬起頭,對上他那副很想吃一口的臉,官敞崴將沾了濃湯香氣的香蒜麵包遞到趙正潁面前。

趙正潁本能反應地張開嘴,香氣十足的麵包卻一溜煙進到官敞崴的嘴中,「啊」了一聲,自己又在這傢伙的面前露出愚蠢至極的模樣。

可惡呀這臭小子,要不是對方是著作《靜水流深》的作者,他現在就想一拳揍暈對方,在旋轉拋飛到外太空去。

「你看起來很餓,不吃嗎?」官敞崴喚了服務生來,趙正潁猛地搖頭,讓服務生卡在中間不知要來還是回廚房幫忙。

「不不不,老師您吃就好,您一邊吃我一邊說給您聽,這份是我們出版社預計推出的新書系,目前還算暫定但我會努力爭取!我們希望推出的第一本書由老師您來操刀,就像《靜水流深》那本書的類型。」

服務生替官敞崴送上主餐,官敞崴將香味四溢的往前推,趙正潁差點將計劃書直接放在奶油醬上方了,他尷尬地微笑,「怎麼了?不喜歡吃嗎?」

「我已經不寫書了,你也不用浪費時間跟我解說。」

趙正潁倒抽了口氣,但這一吸,所有香氣全跑進鼻腔裡,腹腔果真立刻咕嚕——響著。

「你看你餓了,給你吃,我先走了。」

官敞崴說完立刻起身,完全不等趙正潁把攤在桌上的計畫書收拾乾淨就自顧自走出店外,趙正潁匆忙追上,差點撞上正要送上配菜的服務生,這一閃身讓他恢復理智,他還沒結帳呢,他到櫃台付了錢,請店員打包餐點待會回來拿。

他拎著外套衝出店外,那高大的身影還在他能看見的視線範圍,他衝向正在等紅綠燈的官敞崴,不死心地緊捉住對方的手。

「拜託您把這個計畫書拿回去看好嗎?要是有哪裡不滿意您可以跟我說,我會修改到您滿意為止。」

官敞崴用冷列的目光回眸追出來的男人,想拉回手,趙正潁卻用全力抱住不讓他掙脫,他瞪著趙正潁,卻發現眼前的男人雙眼泛紅,那模樣就像快哭了一樣。

為什麼要做到這個地步?老字號的星藝出版社應該不缺他這位作者吧?

「我年紀比你小,別用『您』了。」官敞崴用騰出的那隻手,用力扯開了趙正潁,兩人的力量牴觸,以至於趙正潁往後退了幾步。

「我不再寫書,別浪費彼此的時間。」聲音彷彿帶了寒氣,冷血的回應讓趙正潁愣住,不知該做什麼回應,那雙紅了的雙眼逐漸溢出水氣。

紅燈轉綠,即使被騷動吸引住目光,行人也陸續收回視線,與兩人擦身而過。

失去地位後而顯得徬徨無助的那雙眼流出剔透的淚珠,順著精緻的臉龐,在豔陽下閃閃發光地落下。趙正潁曲著手指,姣好的臉龐埋在雙拳中,漂亮的眼型被手指用力擠壓,以至於纖長的睫毛不自然地彎曲,從眼眶流出的淚珠間距越來越近,順著側頸,浸濕了他的領口。

被誣陷、被劈腿、房屋漏水、頭期款拿不回來他都忍住了,他將最後的希望賭在他最心儀的編輯工作上,他想和崇拜的編輯一樣出版像《靜水流深》那樣的書,他擅自將能拯救他的曙光加諸在官敞崴身上,他相信只要找到對方,條件夠高,對方就會答應出書,他從沒想過對方如此果斷拒絕他,如果是、如果是……

「如果是我罵你混帳或是跟你搶蛋包飯讓你生氣的話,我跟你道歉,對不起,原諒我。」

趙正潁彎下腰,雙肩卻被官敞崴給捉住。對方連讓他道歉的機會也不給嗎?但他依然堅持先低頭,即使對官敞崴的第一和第二印象差到不行,但那本《靜水流深》的故事劇情一直留在他的腦海裡揮之不去。

四年前看過之後他便投入在雜誌部門,他本應該忘了那時候看完的悸動,可是驅動他在年假假期最後三天擬定計畫書,讓他有勇氣和雜誌部門搭乘同一部電梯,讓他一股腦地跑到中部又跑回北部大學堵人,全都是因為他喜歡那本書,他想要看更多官敞崴的著作。會這麼委屈道歉,沒有別的原因,就因為他想成為官敞崴的頭號粉絲,他想成為第一個閱讀的責編。

官敞崴捉住他的力道減輕了,低沉的嗓音帶了幾分溫柔,對方連續說了兩次「不是這樣,你誤會了」。

趙正潁慢慢挺直背脊,捂著哭紅的臉,他從沒有在別人面前崩潰哭泣,他相信這張臉現在肯定不好看,雙手卻被官敞崴拉住,被對方任性的扯開。

「你想知道我不寫書的原因嗎?」

趙正潁點著頭,「如果我能解決得了,我願意幫忙!」

官敞崴嘆了氣,他牽起趙正潁的手,給了趙正潁一個直逼心頭的熱度,不避諱穿梭馬路的行人幾乎是這所大學的學生,他帶著趙正潁過馬路,徒步走向離學校不遠的租屋處。

原本模糊的視野被行人吵雜的喧鬧聲和正中午的陽光強迫清晰,趙正潁看著自己被牽住的手,這段期間,理性逐漸歸位,他用騰出的那隻手抽起隨身攜帶的手帕,把臉上鼻涕眼淚全都擦乾淨。

丟臉死了,在公司裡失去地位的二十八歲大人居然被化學系的大學生牽著走,兩個大男生牽著走在學區附近,跟上次與其他出版社主管吃飯的事件比起來,如果被傳出去,不只是地位不保,也許性向和性格都會被扭曲。

該不會最後會傳出……他用身體爭取跳槽的機會吧。

趙正潁在等待不知道第幾個紅燈時,他逮到機會抽手,這一抽,官敞崴立刻轉身回眸他。

「不哭了嗎?」

一開口就撮中他的要害,壓抑不住羞恥而雙臉通紅地猛搖頭,「不好意思,最近壓力太大,不小心就失態了。」

「嗯,那待會要去我家。」

「這樣啊……」

呃,去作者家幹什麼?趙正潁不敢透露出半點這樣的目光。

「我的原因很難啟齒,希望你知道之後能跟我保證不跟任何人說。」

原來是怕別人聽到呀,趙正潁能理解為何要去作者家了,「嗯,我保證不跟任何人說。」他說完,官敞崴對他笑了笑,這可是他第一次看見對方釋出善意的笑容。

趙正潁說話時還帶了些哽咽聲,因此趙正潁盡量避免再說話,默默地思考著,官敞崴下午沒課卻留在學校餐廳吃午飯,還點了半價的特餐,是不是因為學生餐廳比較便宜的緣故呢?莫非是因為錢的關係而不想走作家這條路?帶他回家是想讓他看家徒四壁的生活環境?老家的透天其實是累積二胎三胎鉅額貸款下的產物?為了不讓自己尷尬,他強迫自己妄想這些不確定的答案。

兩人抵達官敞崴的租屋處,是一棟老舊的華廈大樓,他跟著對方抵達七樓樓層,是一層兩戶的空間。

官敞崴進到左邊的住處,沒想到大門打開還有一個通道,對方進到最裡頭的那間,原來是房東將住處隔成三間套房分租給學生。

他環視著官敞崴的住處,目測大約十五坪左右的獨立套房,房子比他想像中乾淨,書桌上擺著筆電,廚具平台上擺著公司也有購入的咖啡膠囊機,水槽有使用過的咖啡膠囊,在咖啡上鐵定花了不少錢,這樣的人會因為窮而不出書嗎?

「請問,現在可以說原因了嗎?」趙正潁站在屋內中央,這裡沒有沙發只有矮桌,他穿西裝褲的時候不想要盤腿或跪坐。

而房屋主人已經坐在床邊,雙手交疊,沈重地呼了口氣。

趙正潁屏氣凝神等待這不能被別人知道的祕密,希望別告訴他,其實那本書是找寫手幫忙,寫手不幹了這類的抄襲理由。

官敞崴低著頭,視線從趙正潁的西裝褲慢慢往上挪,最終停留在那雙哭紅的雙眼。

「其實我需要高潮過後才有靈感,必須在跟別人做愛過後,利用那短暫的一兩小時寫作。」

……

「啥?」

「所以我一直不敢繼續創作,抱歉了。」官敞崴說完立刻垂下頭,視野埋在掌心裡不敢看他。

趙正潁看著因跳出通知而重新亮起的筆電螢幕,畫面停留在word軟體上,但上面連一個字也沒有。

「抱歉,請問我可以看一下你電腦嗎?word就好。」

官敞崴在雙手中發出悶聲,「請用。」

得到主人同意後,他便挪動滑鼠,查閱word上的寫作時間,發現這word開了一千多個小時……一千多個小時都是空白?

「我有想試著寫作,但如果不做愛,就沒辦法寫作。」

趙正潁從沒想過作者會用這種理由拒絕簽約,內心並非沒有一絲被作者捉弄的想法,可是比起寫作,他大多時間是閱讀者,他不了解作者是如何創作出小說,他無法完全否定這個爛理由。

「那你沒有女朋友嗎?」

趙正潁語重心長的建議,只見官敞崴撇開視線,心虛地說著,「我不能交女友。」

「啊?那男友也行啊,我不會在意這種性向。」只要能出書,他什麼都不介意!

「不是性別的問題。」官敞崴抬起頭,露出令人憐憫的眼神,「其實我……我需要不戴套做愛才有靈感,要是跟女生做愛,對方很容易懷孕,寫一本書的代價太高了。」

講得很理所當然,那可憐的眼神根本不值得令人同情!會說出這種話的男人絕對是渣男吧?趙正潁不敢想像讓他感動的《靜水流深》是在哪種狀況下寫出,莫非也是在內射他人的狀態下寫出來的?!

他瞪著官敞崴,對方沒看他,低著頭所以沒接受到他全然不信任的眼神。

「你來邀稿我很開心,可是我真的無法進行,除非試試看這個。」官敞崴秀出閃亮的名片,趙正潁湊近一看,那似乎是男性版應召名片,「但是叫一次很貴,如果你要我出書就替我出這個錢。」

為什麼你不先改掉這個臭習慣!趙正潁忍著沒說,他的錢都拿去付新屋頭期款根本沒有額外的錢,但重點不是這些,這違法吧?身為大人他不能苟同這種作法,也無法給作者的母親一個交待。

「可以想另個辦法嗎?」

「嗯,我還想到一個,你剛才說如果可以解決,你願意幫忙。」

趙正潁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一不注意,他被官敞崴拉住手腕,一個天旋地轉,他完美的自轉了半圈,陷入被單,面向壓在他身上的官敞崴,為了表現出身經百戰的大人姿態,趙正潁從容一笑。

「你的解決辦法是?」

「就由編輯當我做愛的對象,直到我交稿為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天晴 的頭像
夏天晴

夏天晴☆天狼星

夏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