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子_FB刊頭.jpg

身著高中生制服的女孩氣沖沖地跑進廚房,向正在煎蔥油餅的女士抱怨。

「媽!你看哥啦,他又躺在那裡吃零食了,他到底什麼時候才會離開啊,我要拖地。」

母親順著女孩指的方向看去,身穿成套運動衣,嘴裡喀嚓喀嚓吃著洋芋片的男人確實是她的兒子趙正潁。

她兒子連過年都很少留在家裡過夜,現在卻住了一星期之久,身為母親的她也嗅到不尋常的氣氛。

不過她兒子不說,她也懶得問啊,畢竟有她兒子在家,家裡的菜行生意特別好,即使是用這般邋遢的模樣也能吸引客人。

她端著蔥油餅進到客廳,用腳推了推側躺在客廳地板的趙正潁。

「你妹妹段考結束就回家幫忙做家事,你也好心讓個位吧。」

趙正潁翻過身,瞪著去找母親打小報告的妹妹,妹妹一接收到視線立刻躲到爸爸身後,從廁所剛出來的父親正抓著啤酒肚,那昔日生菜王子的形象已不復在,唯一讓趙正潁萬幸的是那頭茂密的黑髮,確認自己老了至少不會禿頭。

「嘖,我正在充電,你有看過手機充電中可以拔掉電源的嗎?」

妹妹一氣之下,拿著手機對哥哥狂拍了幾張照片,「哥的同事一定被哥裝模作樣的形象給矇閉雙眼,我把這些照片mail給你的同事。」

「我哪有裝,我踏出家門很自然地維持了該有的形象,再說,誰會在家穿西裝打領帶,我這居家服已經夠好了。」他說著說著,看向穿吊嘎的父親,後句話似乎在說對方。

對他來說,家門就像有個無形結界,他只要一出門就會自動偽裝完美形象,這不是他能控制的啊!

一家三口圍在客廳桌前,憐憫地注視放棄自我的趙正潁。

「正潁啊,要不要回來賣菜。」

「不要。」

爸爸好不容易提起勇氣邀約,卻被兒子秒拒絕。

「那要不要開個咖啡店?媽媽退勞保有一筆錢,可以那出來給你作生意用。」

趙正潁緩緩起身,回眸如此擔心他的父母。

「這是妳的養老錢,給了我妳要吃什麼?我只想在家暫時充個電,別管我。」再說,為什麼是開咖啡店?

趙正潁趴在桌上,搶走妹妹的手機,將方才被拍的那幾張不堪入目的照片全數刪除。

看到妹妹的手機就便憶起自己的手機螢幕上浮出的那幾則訊息,有問他跳槽的薪水多高,還問他在哪裡練過拳擊,根本沒人相信他的清白。

原因出自於部門同事偷偷錄下他揍人的影片,還上傳至群組,沒有前因後果,大家這麼認為也是無可厚非,只是雪上加霜地讓他再次認清自己沒有業界的真正朋友。

想完,他便關掉手機,直接趴倒在桌上。

被降職、被劈腿、租屋處漏水、頭期款也不翼而飛的隔天,他便提著要帶去義大利的行李回到位於中部的老家。

他已經無所事事頹廢了一週,仍覺得自己毫無回北部工作的動力。

難道,他真的要休假完提離職?

伴著綜藝節目的開場配樂,趙正潁閉上雙眼,身旁的家人明明吵得要命,他卻還是睡得著。

這就叫做遇到危機時,本能開啟自我防禦能力直接倒頭睡覺的技能吧?一邊吐嘈著自己,趙正潁一面進入令人安心的夢鄉。

黑暗的視野逐漸浮現出他就讀的高中學校,一敲響下課鐘聲,他便急匆匆奔往圖書館的景況。

二十八歲的他站在走廊盡頭,注視著十七歲的自己逐漸跑遠的身影。他漫步跟著學生時代的自己走進圖書館,抬頭一看,書櫃上的分類寫著:文學。

——只要沉浸在書中的世界,再怎麼鬱悶或悲傷的心情也能得到解脫。

十七歲的他抽出了一本奇幻小說,那是他目前任職的星藝出版社在十一年前發行的出版品。

他看書的習慣和其他讀者追作者、追類型的模式不同,當時的他將有關這位編輯經手的書全都找來閱讀。從書名、文案、書封、紙質、目錄的細節中強烈感受出這位編輯對選書與出版書的心意。

他想成為和對方一樣用心的編輯,想出版讓讀者愛不釋手的暢銷書。

一退伍他便面試了五間出版社,首選自然是目前任職的星藝出版社。而當時面試他的主考官就是他學生時代最崇拜的編輯。

結束後,那位編輯送他一本當年最暢銷的愛情小說《靜水流深》,那本愛情小說至今仍讓他無法忘懷。

沒有浮誇的劇情,也並未著墨於帥哥美女外型的角色,內容像是在任何人身上都有可能發生的真實故事,情感描述極其細膩,反覆品嚐,越嚼越有味道,在等候錄取通知的那段時間他看了不下七遍。

後來,他順利進入星藝出版社,原本想在迎新會上與崇拜的編輯聊聊天,順道帶出看完那本書的心得,他卻因為喝了酒,在那位編輯面前失態。

據同事描述,他似乎是抓著編輯不放,拼命讚賞那本小說有多好看,事後回想那般行徑簡直是嚇到偶像的瘋狂粉絲,但他不後悔將這份心情傳達給執行出版的編輯,如果可以,他也想把這份心意傳達給作者。

之後過了半年,那位編輯正式退休,他也專心於雜誌部門的工作,很少接觸文藝小說這塊。

不知道那位作者還有沒有出書呢?要是他也能做出像《靜水流深》的小說那就好了……

……

趙正潁猛地睜開雙眼,從夢中驚醒,挺直背脊,正將撥好的橘子遞給父親的母親嚇了一跳,橘子便落在他的頭頂還順勢被他接住。

「我要回北部。」趙正潁將橘子還給母親。

母親似乎習慣他說走就走的習性,「慢走唷!」

決心回去,趙正潁便衝進房間,簡單打理好自己的外貌,換上輕便的外出服,經過正在做應援扇的妹妹面前,妹妹從上至下打量,最後目光又繞回他的那張臉。

「嘖嘖,判若兩人。」

「零食給妳,閉嘴。」

他把塞在行李的兩包零食丟給對方,行李拉鍊總算是能好好拉上了,他便拖著行李離開老家。

 

行李先寄放在百貨公司服務台,趙正潁前往年輕族群中具有指標性的書局,自從那位編輯退休後他便很少去閱讀小說,倘若那作者還在業界出書,他希望能邀請對方回來寫作。

找到年輕族群聚集的小說區塊,他用指腹輕輕滑過書背顯示的出版社,自從那位編輯退休後,星藝出版社發行的小說便很少進入暢銷榜,他有預感自家出版社的小說會擺在不起眼的位置。

趙正潁抬頭望著從地板高至天花板的書櫃,他要找的那本《靜水流深》就在書櫃最上層,不起眼也就算了,目測這位置根本不是一般人能拿到的高度,就算他踮腳也拿不到。

他四下找尋階梯踩椅之類的工具方便他取書,視線範圍內就兩名身穿學生制服的情侶坐在踩椅上放閃,這令他想起女友劈腿時他還被蒙在鼓裡時的蠢樣,他堵上男人的面子,決定不用階梯,用跳得也要拿到那本書。

他抓住眼前的書櫃木板當作支撐點,伸長右手拼命往上推,試圖用指間將書往上推,看能不能剛好掉下來讓他接住。

可試了幾次,手指就只把書推出來一點點而已,距離還不夠。

他深呼吸二度挑戰,此時,沐浴乳的香氣飄進他的鼻腔,溫熱的觸感從背後襲來,一隻手從比他高的地方出現,帶著黑色護腕的手腕微微彎上,關節分明的手指往裡頭一伸,輕而易舉就拿到那本小說。

側頭一看,他居然讓比他高的男人替他取書!

自己方才的蠢樣一定全被看見了,挫敗感與害臊令趙正潁的雙頰頓時燒得火燙,他愣了好一會兒,才慢慢轉頭向對方道謝。

「謝謝你幫我拿書。」

尷尬之餘,他伸手想拿回對方替他拿的書,卻遲遲未見對方將書交還給他。

他狐疑地睜大雙眼,眼前的男子身姿挺拔,室內燈勾勒出男子如刀鑿的冷酷臉龐,剛硬的刀眉下那雙眼透出幾分成熟穩重,但以膚質來評斷,對方大概比他年紀還小,或許還是學生吧。

他不解地望著陌生男子,從對上眼後對方就一直盯著他看,一點也沒有直盯陌生人是很沒禮貌的自覺。

難不成他們認識?該不會他揍人的影片被貼在有上百萬粉絲的爆料性質粉絲專頁吧?應該沒有吧……

「請問有什麼事?」

趙正潁的問話讓對方回神,對方拿著書的手遲疑了一會兒後,嚴肅的臉龐戴上一抹淡笑。

他拿著書的手往下一擺,歪著頭,發出好聽的悶笑聲。

「我有說是幫你拿的嗎?」年輕男子說完,便拿著書轉往櫃台方向。

趙正潁眼睜睜地看著對方就把那本書拿去結帳了,再看回自己還往前伸著的手,頓時一臉錯愕。

他不但輸給那年輕男人的身高,還自作多情以為對方是幫他取書,害臊與憤怒感席捲全身,皮膚從脖子紅到了頭頂。他怒得走向那對情侶,即使肚子裡一把火,他仍舊帶了禮貌請這對情侶滾開,搬著踩椅回到原位。

這次他終於能親自摸到最上層的書了,踩上一看,星藝出版社的區塊中已沒有《靜水流深》的蹤影,詢問服務台也表示書店沒有庫存需要調貨。

心裡有數,那本書在四年前是暢銷書,估計到了今年賣完也不會再進貨了吧。

趙正潁帶著屈辱感離開書店,明白公司裡一定有樣書可看,但他會急著離開老家,趁書店關門前來找書,是想在放假期間再次閱讀《靜水流深》,如果還和他四年前時看完時的那般悸動,他就有信心擬定計畫,讓小說部門充滿這類的暢銷小說,屆時小說部門肯定會比雜誌部門優秀,拿到更多資源,他就能向誣陷他的任杰報仇了。

可就差臨門一腳,都怪那個莫名其妙的男人把書給搶走。

趙正潁離開指標性書店,在心裡臭罵一頓對方來消磨時間,颯爽的涼風忽然拂過他臉頰,抬頭一看,漆黑的夜空閃出幾顆星星。

經歷過彷彿世界末日的那天後,任何事都不會讓他的心落入谷底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天晴 的頭像
夏天晴

夏天晴☆天狼星

夏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