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子_FB刊頭.jpg

——如果不是在尾牙的圓桌上看見「小說部門區」的座位卡,壓根不知道公司有小說部門。

趙正潁的同事是這麼形容眼前的幽靈部門,雖然他在進公司前早就知道小說部門了,但實際上這部門已經無聲無息很久了,沒有什麼優秀的業績,也沒賠什麼錢,就像幽靈一樣,雖然看不見但依然存在。

這層樓不像十二樓整層都是出版社公司租用,四樓被分割了八個區塊,小說部門佔據最角落,顯然連地理位置都被邊緣化。

趙正潁抱著裝滿行李的紙箱走向擺明是剛剛才搬來的臨時空桌,沒有安排桌電給他。稍早前,他因為有資料外洩嫌疑,使用過的電腦被資訊部回收檢驗,他有一度想衝進辦公室拍桌不幹了,可是……自己本來就沒做錯,為何是他要離開公司。

賭上這股氣,他比預定轉調的時間還早到小說部門報到,部門同事一見到他不約而同全都起立迎接,臉上戴著笑容,他原以為方才的揍人事件會立刻傳開而被異樣看待。

「您就是趙正潁編輯吧,歡迎您加入我們小說部門。」向他伸手打招呼的是小說部門的李主編,她是開國元老級的資深員工,在剛加入出版社的迎新會上有照過面。

在他回握手的瞬間,感受到對方釋出善意。

「您好,不好意思在這麼忙碌的年末臨時加入這裡。」

「趙編別這麼說,我們這裡年末不怎麼忙。」

原來小說部門不趕年底送印啊?沒有趕著送印的壓力,就代表沒有競爭力……

見他未回應,主編繼續介紹小說部門大致上的狀況,在上個月中一位小說編輯離職,正愁找不到適合人選,便由趙正潁來接替職位,最終附加說著:「人事部告訴我今天下午趙編就開始放假了,那工作流程的部份就等趙編休假結束後我再詳細跟您解說。」

「不好意思,剛來報到就要放假了。」

「您去年一整年都沒休年假,這是您應該得到的年假。那就就等你正式上班的那天再跟您說明工作流程。

他將自己不重要的物品擺放在辦公桌上,到人事部繳交相關單據後便離開出版社。

他走出一樓大廳,在離開出版社前回眸映著藍天的玻璃帷幕,其實他心裡有想過就這麼一走了之,如果業界圈子小他混不下去,大可以轉型到別的公司上班,他不認為自己學不來,可是……

成為編輯是他高中時的夢想,要他放棄一切,真的好難。

今後他該怎麼和業界人士的相處,他無法承受別人用「叛徒」來形容他這。

趙正潁帶著這份猶豫與挫敗感離開公司,一切的衰運肯定在見到女友之後就能結束。

他們是經由朋友介紹進而交往,對方在知名航空擔任空姐職位,兩人的工作屬性並非一下班就能見面約會,國定假日又正逢旅遊旺季,女友無法排假,他本身待在出版業更是不能時常請假,以至於兩人聚少離多。

不過下週是他們第一次將休假排在一起,整整十天的假期,兩人即將要前往義大利悠閒度假。

他計畫下塌飯店的第一天晚餐時間向女友求婚,如果對方答應,會在結束旅遊的返途下午帶女友去看付了頭期款的樣品屋,如果全都如心所願地順利完成,生活方面就算是穩定了,接下來他就能專心面對突如其來的變化。

他抱持著這股信念,進到捷運站,前往與女友相約的餐廳。

 

抵達時,女友少見的提早入席。

他一坐下來,女友就開始哭泣,一股不詳的預感再度衝上心頭。該不會女友也和他一樣工作受挫或是被人欺負吧?

當他內心燃起一股正義之魂時,女友發出微弱的嗓音說道,「正潁……對不起……對不起……我明天不能跟你去出國了。」

女友的哭泣聲雖然惹人憐惜,但一聽到對方先道歉,他整個人都愣住了。

「為什麼?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可以幫妳一起解決。」

女友拿出手帕拭淚,搖著頭並未開口說話,直到服務生替兩人送上前菜,女友才將實情告訴趙正潁。

「……我要和別的男人訂婚,我不配當你的女友。」

原本拿在趙正潁手中的叉子倏地落回了桌面,位置還因為撞到桌腳而反彈落地。

「妳和誰?難道……妳跟我交往還劈腿嗎?」

「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我和他在大學就交往了,畢業後他就前往法國唸書,遠距離讓我很難受,在我最寂寞的時候遇見你。對不起,我知道你不會原諒我,但是我真的很愛你,我不想讓你傷心,直到最後一刻……我才跟你說,我要飛去法國和他一起定居。」

服務生替趙正潁換了新的叉子,瞄了一眼從他入座開始就不斷流淚的女友,那模樣的確委屈得惹人憐惜,可是,他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吧?難道對方只要哭、只要說對不起他就得原諒?什麼叫做捨不得他傷心才最後一刻告訴他,如果喜歡他就不會劈腿!而且現在的情況反而是他變成第三者耶。

「我只想問妳,為何選擇他不選擇我。」

女友不敢直視他的眼睛,低頭思考了好一會兒才脫口,「正潁你什麼都好,就像王子一樣,可就是什麼都很完美,我無法在你面前抱怨和大哭大鬧,以後我們都無法坦承最真實的心情,相處起來會有壓力。」

趙正潁低頭沉默了許久,用全身的力量讓自己說出來的嗓音維持平常那般輕柔,「我知道了,我先走,你留在這裡吃完飯。」

「正潁……」

趙正潁起身將帳單拿在手上,見女友起身想跟著他離開,實在沒辦法,只好用真本性提醒對方,「妳要跟的人不是我,就別再跟來了!」

對方被他的眼神和口吻嚇到,錯愕地目送他離開。

他原以為能和對方走下去,原以為自己是對方唯一的男友,沒想到、沒想到……為什麼想哭的人卻要忍著不哭。

被公司誣陷調職,他竟還被女友劈腿,直到最後一刻他都未曾發現對方背叛他。

他把單買了,離開餐廳,沒什麼胃口四處閒晃,直到傍晚才回到租屋處,現在唯一能療癒他的就只剩下這間舒適的單層住處。

他從住處電梯出來,樓層通道有一大灘不知從哪裡流進的水,越接近自己的住所,樓層通道就越難行走,趙正潁踩過水窪,拿出電子鎖感應卡想趕緊回家治療自己受挫的心靈。

一打開門,一灘水從門縫流出,他無言地任由水全部往他的腳邊流散。

未進到家裡,視線立刻搜尋到漏水的源頭,那是月初才請樓上整修過的漏水處,回想對方不太搭理的態度,肯定是隨便修理才落得如此下場。

他克難地進到家中,第一時間跑到漏水最嚴重的書櫃區,打開最下層的櫃子鎖,他最尊敬的編輯送給他的小說已經泡水,他只能將書暫時擱在廚房吧台等乾。

這股怒氣使他不顧家門仍舊敞開的狀態,急忙衝上樓狂按電鈴,認為找個人吵架就能平復現在悲慘到極點的心情,可是任由他怎麼按鈴,裡頭的人都沒回應。他記得這裡的住著一家四口,小孩剛上小學,難道還沒回家?

門鈴聲吵得隔壁鄰居憤怒開門,她拿著鍋鏟原本要怒罵一番,見到是樓下住的帥哥後表情馬上和緩下來。

「哎呀,是不是他們忘了關水龍頭就出門呀?據說是去義大利玩呢,我想不超過一個禮拜是不會回來的。」

義大利……這國家名稱勾起了他原本想在旅遊途中求婚的一切愚蠢計畫,他低頭怒瞪著冰冷的鍍鋅鐵門,勉強戴上最低限度的笑容,「謝謝您,如果您有見到他們回家,能不能替我轉告他們說水管又漏水了。」

離開樓層時,主婦似乎還補了一句,「等到他們回來維修,你家不就變成游泳池了嗎?」但他當作沒聽到便下樓了。

不只是游泳池,大概變成水族箱了吧。

他回到家中,將自己重要的工作文件、證件、銀行存簿都帶在身上,可一見到手中正在進行的雜誌企劃案,便想起自己已經離開雜誌部,心中認為最重要的人事物都已不再屬於他了。

他匆匆拿著原本要前往義大利的行李箱與證件離開家裡。

為了慰勞自己悲慘的心情,他招了計程車前往飯店,在車上他已聯絡房東,好在房東是個積極的好人,至少答應立刻請人維修。

直到進入舒適的飯店房間,他才暫時脫離噩夢。

他脫掉外套、解開領帶,將袖口整個捲到手肘處,用舒適的狀態陷入柔軟的被單中。

要是今天的一切是夢就好。

他躺床滾了一圈,從矮櫃抽屜拿出遙控器,為了不讓自己顯得孤單可憐,他轉開電視,聽主播播報新聞的聲音。

工作降職、女友劈腿、房屋漏水,現在肯定沒有任何事能擊垮他了。

「現在為您插播新聞,驚報建商官商勾結案!離職員工爆料,知名建商大富敦的總經理曾密會官員,賄賂取得……」

趙正潁坐起身,緊盯著電視螢幕正在報導的新聞。

「因此,建商目前經手的捷運小豪宅案,會進行重新審查,我們為您訪問到上個月才剛下定預售屋的受害者,我們來聽聽他怎麼說。」

新聞上翻拍的樣品屋照片,不就是他才剛下訂的房子嗎?頭期款可是他從大學打工到退伍後所有的積蓄!

他無助地跪坐在床上,頓時,溫熱的液體從眼眶滑落。

感受到眼淚滑過雙頰,他立刻粗魯地擦拭臉上的眼淚。

他一路維持的形象、他的錢、他的一切都像從夜空隕落的星辰,沉沒至冰冷的海中,瞬間,他成為了毫無價值的一塊石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天晴 的頭像
夏天晴

夏天晴☆天狼星

夏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