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子_FB刊頭.jpg

這天的氣候差強人意,灰暗的天空下起斜落細雨。

才剛過試用期的菜鳥編輯從百貨公司前的斑馬線衝進入口,朝電梯方向直直奔去。

鞋底與拋光大理石地磚踩出了雨天特有的刺耳腳步聲,他差點就因為鞋底的滲水而朝天摔跤,幸好他保住了提袋裡的熱咖啡與手上作者指定要喝的熱維也納咖啡,擠進電梯,順利抵達設立於百貨公司內的連鎖書店。

即使是雨天,書店入口仍有書迷排隊等候進場,除了作者是小有名氣的女模之外,另個原因在於簽書會時間訂在週日午後。

能選在好時段舉辦簽書會,這功勞得歸功於眼前這位責任編輯的交際手腕。

菜鳥進到簽書會舞台後的準備室,將買來的咖啡遞給這位責編。

「趙編,我買回來了,這是找的錢。」

「辛苦了,你也拿一杯吧。」

被稱為「趙編」的男人對菜鳥編輯露出會在偶像雜誌上出現的笑容。相對於菜鳥被雨淋濕後狼狽不堪的模樣,趙編一身能襯出極佳比例的黑色西裝,衣著整潔沒有任何毛屑更別說是雨漬,再搭配那張帥氣的容貌,宛若要迷倒在場女性的存在。

被趙編那雙在燈光下顯得淺棕的雙瞳注視時,會令人感到自卑,菜鳥編輯趕緊撇開視線,既是崇拜也同時忌妒著對方。

趙正潁,為星藝出版社的雜誌部編輯,被出版業界稱為編輯王子,擁有這世代極為吃香的外貌,對待周遭同事也十足親切,因此人緣極好。他的存在即是場中焦點,所到之處便有員工包圍。

趙正潁走到待在沙發上坐立不安的作者,微微傾身,將咖啡遞給簽名會的主角。

女模察覺到趙編關切的目光,她抬起臉龐,不安的情緒全寫在臉上。

這是女模的第一本旅遊寫真書,她剛出道時的成績並不出色,近期靠著兼職網路業配進而人氣直線攀升,她能出版第一本旅遊寫真書全多虧了趙編努力說服出版社、經紀公司,並爭取到好的曝光企劃,她才能坐在這裡等待簽名會到來。

但昨日網路書店顯示的排行名次並不理想,她深怕銷量不佳,即使有出版社最有力的趙編陪同,她仍靜不下心來,掌心冒汗。

作者的視線剛挪到自己交疊的雙手,手就被眼前帥氣的趙編給握住,炙熱的溫度從掌心直逼心頭,不安的情緒瞬間化為害臊與緊張感。

「妳什麼都不用擔心,有任何狀況我都會替妳處理。妳只要專心面對讀者就行了。」

「可是,人好少……」作者撒嬌地說著。

「來場人數與銷量的部份妳也不用擔心,請相信我們出版社同仁的專業。」

從充滿自信的男人口中說出的話彷彿解藥。作者接下責編給她的咖啡,不知怎麼,她喝著喝著心情也安心下來。

趙正潁斜眼望著待在牆邊對他豎起拇指的女編輯,他也一樣投以笑容回應,將手中屬於自己的咖啡遞給對方。

他心裡明白,無論如何他都得讓主角安心下來,好讓簽書會能圓滿完成,否則,他犧牲假日來支援現場的功勞將全數泡湯。

女編輯接著那杯咖啡,小聲道著:「辛苦了,我們的大帥哥編輯。」

女編輯是比趙正潁早一年進入雜誌部門的林編,他用咖啡來賄賂林編,希望對方別把他握住作者的手這事加油添醋。

林編滿意地喝著咖啡,不對方才的舉動多說什麼。

「我乾脆替你出一本『如何在爆肝的情況下維持緊致肌膚』的美容書好了。」

趙正潁靠在牆邊,長吐了氣,用輕柔的嗓音低喃:「我也想睡覺啊,唉,肝臟都要壞了。」說著,他摸向凹陷的腹腔,原本待在家裡悠閒的做午餐,緊急被調來支援連飯都沒吃,這樣看來應該是胃會先壞掉。

「主編辭職,今年就屬你聲望最高,你的辛苦會有代價,升遷之後別忘了我的好喔。」

「你太誇張了,那件事上級還沒決定,不過就承你貴言囉。」

「到時候我提的企劃案要優先通過喔。」

趙正潁笑著沒回應,林編輯忽然抬頭,對某位進入後台的人士點頭,並在提步前提醒他,「老闆來了。」

趙正潁帶著自家作者與老闆會面,身為作者的幕後推手,趙正潁擁有如戲劇主角般的自帶光芒,成為編輯的四年期間有不少出版社以高薪挖角他,但他有個私人因素想待在這間公司,因而婉拒所有邀約。

在極度光亮之下必有黑暗之處,在老闆、趙正潁、林編與作者聊天談笑之際,菜鳥編輯正默默工作著,他背對趙正潁蹲低,將電源延長線用膠布固定在紅地毯上,牙咬得緊緊,眉間擠出一條深深的怨紋。

 

隔天早晨,鬧鐘咖啡機溢出的香氣喚醒了趙正潁,待在Loft風格的十七坪單身住處中換上不同色系的西裝,即使所屬的公司並未規定要穿著西裝,他仍以待在時尚雜誌部和西裝是萬年不退流行款式為由,督促自己維持良好的形象。

一如往常的九點半進入公司,主管十點半經過他的身後,不一樣的是,今天並不是早安問候,主管喚他進到通道盡頭的主管辦公室。

坐在對座和他一起支援簽書會的林編給他使了眼色,那張沒來由就笑的表情讓趙正潁先是疑惑,後想起對方曾說過他有望升成主編的對話。

他也不是沒期待過,只是不能表現得太過得意,他不想樹立敵人。

趙正潁保持一貫輕鬆的態度進到主管辦公室,輕輕關上玻璃門,一抬眸,在他眼前的卻是兩道身影,辦公室內不只有主管,身材略胖、西裝第三個釦子就快撐爆的矮胖男人也站在旁邊。

主管沒坐在位置上,和那小胖子一樣站著,這氣氛頗不尋常。

「趙編,跟你介紹,這位是即將成為雜誌部門主編的王義。」

趙正潁愣了一下,不是升遷他,而是這位胖男人嗎?真不敢相信。

趙正潁壓抑著無比失落的情緒,若是在這時候翻臉就枉費他築成的形象。

「請問要我進來是需要我幫忙什麼嗎?」

主管背對他,就像八點檔演得那樣,對方用手指撐開窗前的百葉窗,讓細微的陽光透入,但又不說話,趙正潁只好等。

等待期間,他觀察著拿出手帕擦汗的王ㄧˋ,那五官看來熟悉,他應該在某些聚會上見過此人。

「你知道任杰吧?」

在他端詳此人長相時,主管終於開口了,任杰是昨天有到場支援和買咖啡的菜鳥編輯,上週剛通過試用期,在聚會時他並無和此人有任何交集。

「是,我是其中一位面試官,面試他進來以及核准他試用期的人。」

「他說你和某間出版社的主管會過面,私下約定跳槽,說要把我們人氣專案帶過去,我雖然不相信,但他給了我照片。」

主管將手機轉向趙正潁,他上前湊近,螢幕上確實是他和另一間出版社主管一起用餐的照片,他還將公事袋給了對方,裡頭有幾張A4紙張,可事實上,那是兩個月前他去日本出差時帶給對方的伴手禮,對方是火車迷,A4紙的正面是火車宣傳單,不是什麼公司機密的資料。

「我從沒說過那種話,袋子裡是我去日本買的禮物,上次交流會上受到對方的照顧,所以我才……」

「你跟別間出版社主管好到一起用餐,還用我們公司的出差經費買禮物送給對方啊?想討好進而跳槽到更好的位置?」

趙正潁訝異主管竟會這麼回他,他強迫自己得冷靜思考,乍看之下這張照片頗有跳槽討好的意味,主管若對他有了偏見,不管他如何解釋也只是越描越黑。

那位叫任杰的傢伙不事先向他求證直接呈報主管,想必對方已經計畫要誣陷他了吧,無法升遷這事就算了,他不能接受別人誣陷他。

趙正潁緩緩抬頭,一改平日的王子形象,他瞪著前方且壓低語調再次澄清,「我已經與您共事四年了,這四年間我從來沒有做過背叛公司的事情,為何您不相信我,信一個才剛來公司不久的新人?」

主管感受到他的怒氣,趕緊背對他把要說的話說完,「我就是還信你才留你,今後,會由公司董事會成員推派的王義擔任主編,你會被調派到其他部門,出去收拾東西吧。」

趙正潁站在被百葉窗透進的光切分的圖騰地毯上,眼前的景況令他想起高中時期,當時的他也遇到不公平又委屈的事。

他緩緩抬眸,注視著一見他就趕緊避開視線的王義,仔細想,不只是被下屬誣陷,就連上司也想隨便塞個罪名,好讓主編位子留給董事會推派的人選吧?

他握緊雙拳,無法再替自己辯駁些什麼,冷冷地回著「我知道了」便走出主管辦公室。

他悄悄關上門,身子立刻轉往任杰的位置,他拉開對方正坐著的辦公椅背,強迫任杰面對他,對方竟若無其事地還握著滑鼠,慢吞吞地將指標移到文件上方的關閉符號,這舉動點燃了趙正潁的憤怒,索性,他一把揪住對方的衣領。

「為什麼不先跟我求證?」

這可是趙正潁第一次發脾氣,坐在附近的林編嚇得趕緊擋在兩人中間,騷動引來不同部門的關切,在所有人都朝他們看來且安靜無聲時,任杰才扯開趙正潁的手,將衣領撫平,彷彿等待已久的時機終於到來,他提高音量回答了趙正潁想知道的答案。

「我就是不滿你這種小人,把我看到的事實上呈給主管,你將公司資料洩漏給同業,用這當作跳槽到高薪位置的交換條件,你只是利用我們,把這裡當作踏腳板往上跳,少自以為公正,反過來責備我假裝自己很清白。」

這些話讓趙正潁的理智全失,他狠狠地揍了任杰一拳,對方重心不穩撞開了相連的辦公桌,堆疊在桌面的書本和A4文件散落一地。

見任杰倒地,他原本想上前再補一拳,但對方的嘴角卻在此時微微上揚,一瞬間他明白自己中了對方的圈套。

「趙正潁,幹嘛打人呀!」

伴著林編的尖叫聲,他被推開,幾位同事從他旁邊經過連忙攙扶任杰,他們將對方先安置在椅子上,林編拿出手帕捂住對方嘴角滲出的血,眾人責備的眼光正直直朝著他而來。

在憤怒與懊悔的交織下,不知所措佔據趙正潁的內心,都已經二十八歲的人了,這卻是他頭一次展露負面形象,背後傳來輿論他的聲音蓋過原本只聽得見憤怒而加快的心跳聲。

他下意識地退步來穩住自己徬徨而失衡的身體,現在就算說沒做過洩漏機密或跳槽的事,也無法改變自己揍了任杰的事實。

就在他想逃出辦公室,有人拍了他肩膀,他無助地回望身後的人,來人是人事部的主管,遞給他一張人事異動單——趙正潁調職於四樓小說部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天晴 的頭像
夏天晴

夏天晴☆天狼星

夏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