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天堂扛著沙包來回進出工地現場,打完這份工後,他還得去手搖杯打工。

躲在一旁偷窺的跟班金豹、胖虎拭著眼淚,他們追隨的大哥居然為了債務人打工,回想當時,天堂大哥一個轉身後踹就把債務人給壓制,原本要帶去剁手指,卻因為債務人說媽媽的叔公的小孩的朋友要開刀,短時間無法還錢,大哥居然心軟哭了還說要替對方先還利息。

想到自己跟隨的大哥既會打架又有愛心,他們也跟隨大哥一起在工地打工替對方還債。

「你們兩個再偷懶就把你們趕出去!」工頭一聲令下,金豹胖虎趕緊動起來扛起沙包,繼續工作。

週日下午收工後,尚天堂來到國三曾打過工的連鎖手搖杯店。把沾染汗水的臭衣服脫去,換了件乾淨的T恤牛仔褲再綁上鮮黃色的圍裙,他站在櫃台替客人點餐結帳。

他那金髮與含帶殺氣的外表在學校被視為頭疼人物,但在打工場所,這模樣可是手搖杯的活招牌,早在他國三打工時就有小女孩慕名而來,現在也不意外,許多喊至「天堂哥」的女孩都是長期來店裡消費的熟客。身後偷窺的店長不禁旁白著。

尚天堂雖然想在後台幫忙調飲料,但打了一整天的苦勞工作,他累得只能動動手指遞發票遞錢,「謝謝光臨。」

「天堂啊,為何只做短期,你不是沒選社團?我幫你排三六打工!」店長緩慢靠近他,知道尚天堂來業績就能飆升,盡力想挽留這從小看到大的堂主之子,不過對方卻興致缺缺地沒回頭看他,忙著把飲料遞給客人。

「我只有這個月需要錢。」

「這樣啊,真可惜……啊!歡迎光臨!」店長望著突然上門的客人,他趕緊退後,屈膝跪地,「老大!您辛苦了!」

來人是那整天泡在糖漿裡的尚添福,看到老爸上門,天堂嘖了一聲,「老爸你要點愛玉加黑糖珍珠,我回家要喝。」

「好,就點那個兩杯。」老爸在牽著老福,原先遛狗不走這裡,但不知自家孩子為何突然想打工,想著「要零用錢把拔可以給你呀!」的心情前來探班,「阿天你為何突然要打工?」

尚天堂將上組客人的飲料裝袋,勉強微笑遞出去時回答著:「我上禮拜不是去討債嗎?債務人說他媽媽的叔公什麼的朋友住院要開刀無法準時還,我就暫時幫他還利息。」講著講,雙眼又再度含淚。

「那傢伙叫什麼名字?」

「等等喔,我寫給你比較快。」

店長惶恐地聽完天堂向老大訴說的事情。要是被老大知道對方騙天堂,老大肯定會把對方丟下海餵魚吃吧!

「對了,你要記得幫我買比臉還大的雞排喔!還有兩份甜不辣、花枝。」

「把拔這就去買!回來前記得通知把拔,我會幫你加熱。」

尚天堂成功送走關心過頭的老爸。離去前,老爸回瞪著店長,那凶狠的眼神讓店長不敢抬起頭,老大一定認為他知道實情卻不把真相告訴天堂,那種說「誰的誰誰誰開刀」或是「要買請加賴」、「十二期去ATM操作什麼」的騙人機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九啊。

「請問你要點什麼?」還不知道事情嚴重性的尚天堂擠出笑容迎接下一位客人,忽地,他睜大雙眼,瞪著身形圓潤的客人手中的那本寫著「攻略」兩字的辭典書,他立刻抓住對方肥短的手,「這位客人!能不能借我看你手中的攻略本!」

小胖推著正圓眼鏡,他記得眼前的尚天堂是先前把他眼鏡搶走又莫名歸還的不良少年,但尚天堂沒記得他,「可、可以……」

尚天堂趁小胖後面沒有客人,他便翻著那本戀愛遊戲攻略本,一翻到事件一,果然是相遇中的自我介紹,不過事件二之後千奇百怪,在頂樓遇見蹺課的男角,目睹打架畫面成為兩人之間的祕密,下雨天一起撐傘,在雨天看見平時兇惡的男角居然抱著路邊被遺棄的小狗……等等之類的日常事件。他把書扔回給小胖,「你居然扮演女主角追男的,是怎樣啊!」

小胖從剛剛開始就一直說要黑糖珍珠奶茶,尚天堂有聽到只是沒執行點餐任務,但書中也沒什麼用處,他簡直是浪費時間。

「我想了解受歡迎的男角都是怎麼讓女生臉紅心跳,才、才玩乙女遊戲的……」

小胖終於將理由說出來,但這些尚天堂根本不想知道,他轉身拿取店長在他看攻略本期間做好的珍珠奶茶,用抹布擦試溢出杯子外的奶茶。

「現在已經到校慶的階段,不知道該選哪個男角共度舞會。」

尚天堂加快動作,小胖卻自言自語。尚天堂替小胖裝袋,遞了過去。

「校慶的事件很重要嗎?」

「當然!如果錯過校慶,就不會有完美結局!高一的校慶是在摸索期,高三又得面對大考而無法盡興玩樂,高二校慶就相當重要了!這可說是一輩子只有一次的美好回憶,如果沒有和要攻略的對象共度這天,那就會面臨友情結局或是壞結局!這時候就要請教遊戲裡的戀愛諮詢師,他對攻略角色瞭若指掌,問他準沒錯。」

尚天堂手抖了一下,校慶原來這麼重要啊。

「我把手機號碼留給你,如果你對這款戀愛遊戲有興趣,我玩完借你。」

小胖的外型看起來是會被霸凌的類型,但他竟然能平心面對不良的尚天堂,或許是正好提到喜愛的戀愛遊戲才讓他變得有自信吧,店長再次旁白著。

尚天堂拿到小胖的手機號碼,這號碼宛如冒險旅程中與導師聯絡的方式,說什麼他也要趕快輸入進手機裡。

「店長我去廁所。」

「十分鐘要出來喔,一個人我忙不過來。」

「你當我什麼,三分鐘就好了。」

店長接下了櫃台工作,忙了好一陣子,原先預定的十分鐘早就過了,尚天堂還沒出現在前台。在店長思索待會尚天堂出現要嘲笑他掉進廁所馬桶時,長相清秀,和天堂一般高的男生來到店前,那張冷漠且充滿禁慾感的臉蛋完全正中店長的喜好的菜。

店長注視男學生的舉動,比起點飲料,男學生似乎更好奇店內的狀況,店長發現對方正在搜索著誰。

「你想找誰嗎?」

男學生垂下頭,目光注視著平台上的菜單,許久後才開口,「請問這裡有位叫尚天堂的人嗎?」

店長以為對方要點餐,沒想到竟是來尋仇?店長說什麼也不能透漏半點天堂的消息。他知道其他學校的混混都會來找天堂這孩子的碴,即使對方外表像乖學生也不能輕忽。

「不好意思,我不認識這個人。」店長想著,就算是他的菜,也不許對方動天堂一根寒毛。

「嗯,那我要點黑糖珍珠奶茶」

對方很乾脆地將重點轉到飲料上,但店長已經有先入為主的偏見,動作粗魯,製作中不時發出金屬的碰撞噪音,並一臉兇惡地遞出飲料,男學生卻沒被曾經混過幫派的他給嚇到。

男學生說不上是微笑,但那張臉沒有一絲的不悅。難道說,天堂有不是混混的朋友?

「謝謝。」

「你叫什麼名字,如果有遇到那位你說的『尚天堂』,我幫你轉達看看。」

男學生秀著胸口上的名字,店長從櫃台前傾身注視,叫做「夏千律」呀,尚、夏,嗯?

夏千律拿了飲料轉身離開,他經過的地方,女學生們像是過度在意對方而縮緊肩膀,店長已經離開學生時代多年了,原來自己和這時期的女生一樣都喜歡秀氣又乾淨的男性啊?他以為有男人味又有肌肉的才受歡迎。

獨自接了幾位客人的點餐,店長總算是等到尚天堂出來,但他沒時間懲罰對方,緊接著,打來的電話是一筆龐大數量的訂單,兩人一刻也沒閒著,不但要消耗店內的排隊人潮,還得製作週末加班的上班族訂單,店長因此還臨時調來了外送人員。

直到簡單打掃完店內,拉下鐵門,從六點打工到晚間十點,尚天堂總算能坐在鐵椅上喘口氣。

「我說,天堂啊,剛剛休息你是去大號嗎?」

「休息?」尚天堂自認為今天工作很認真,要說休息僅有唯一的那次,他打給小胖跟對方借攻略本那次,「我在打很重要的電話。」

「是喔,好吧,下次要休息那麼久先跟我說一聲喔。」店長繼續對帳,都過了一小時半才想起某件要告訴尚天堂的事情,「對了,你認識一位叫做夏千律的人嗎?」

砰的一聲,尚天堂激動起身,還撞倒了自己坐的那張椅。

「哎呀,是很重要的人嗎?該不會天堂你也要到我這圈子來了?」

「不是……以後再跟你解釋啦。是說你為何要提他?」

「在你去休息時他來找你。」

店長寫下今天的營業金額,果然有天堂在就能突破業績,才剛勾出最後一個數字,尚天堂便脫下圍裙,急急忙忙出了櫃台,「店長,那我先走囉。」

「喔,慢走喔!小心不要隨便揍別人喔,還有別撞壞車子喔。」

尚天堂揮別後,朝夏千律住的地方邁步。

創作者介紹

夏天晴☆天狼星

夏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