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千律朝導師辦公室的方向前進。邊走他邊往走廊旁的窗台往外看去,炎熱的氣流模糊了操場的景象,已無蟬鳴的氣候還留有夏末的餘韻,想著校方規定換季的時機稍嫌過早了,一面將白色袖口往軸心捲起。
他討厭炎熱的天氣,卻不捨夏天已離去,夏季對他來說有某種特殊的含意。
西曬的窗台透進夕陽柔和的光線,在他烏黑的髮尾上染了一層淡淡橙光,高挺的鼻樑襯著總是在思考什麼的睿智目光,即使穿著和其他學生一樣的制服,那比同年齡平均身高還高的身型與姣好的外貌讓他的存在格外顯著,與他擦身而過的女學生不由得回眸他幾眼,他卻沒察覺到這些投射過來的熱情,只顧著想盡早結束值日生的工作。
「夏千律,你來的正好,可以幫我把這個放回音樂教室。」
夏千律才剛踏進教室辦公室便被音樂老師給攔住,他原先是來拿班上的週記本,然而手裡卻被音樂老師應塞了節拍器,音樂老師連讓他見到導師與週記本都沒有,就搭著他的肩膀,將他的身體轉向,帶他出去辦公室外頭。
音樂老師說下午有事請假才將課調到上午,為何現在又出現了?
音樂老師察覺到夏千律正懷疑著他,心想這孩子不是尚天堂,果然會懷疑他的真偽呀。
事實上,出現在夏千律眼前的音樂老師正是給予尚天堂攻略、被尚天堂稱之為屁孩天使所變。
他得在夏千律提出疑慮前將這孩子送進音樂教室,他推著夏千律,不讓對方猶豫,兩人走至樓梯間,他又往那背用力推了一把,催促對方趕緊上樓。
「那就麻煩你囉,夏千律。」
「我知道了。」夏千律說完便上了樓。
樓梯間還留有音樂老師的提醒:「請你溫柔對待他囉。」
夏千律低頭看著手中的節拍器,雙手都好好捧住了,不太理解要怎麼更溫柔的對待一個節拍器。
他走進敞開大門的音樂教室,映入眼簾的是未關妥的窗前悠然飄動的窗簾,他將節拍器擺在鋼琴上,俯視琴蓋被掀開且沒鋪上紅布的鍵盤。
佇立在鋼琴前的他仔細觀察室內四周,這裡只有他,先前是誰匆忙離去呢?
他將被推開的鋼琴椅拉近自己,下意識地坐在鋼琴前,無人的音樂教室打壞了他想急著把週記本發還給班上同學,想早早結束班會趕往補習班的計畫。
沒有旋律,夏千律只是靜靜地坐在鋼琴前,望著黑白鍵,他的身周飄起細微的閃光,他的存在會讓人一度忘了那只是塵埃與夕陽造成的反光。
衝去男廁把臉給洗乾淨的尚天堂回到音樂教室,在門口看見了這一幕,尚天堂不知道自己為何會被這一幕震撼而遲遲無法向前,兩人距離只差幾步,他卻停住了。
對方和那教他半吊子鋼琴的糟糕大人完全不同類型,與其說對方很適合彈鋼琴,不如說對方像是鋼琴的真人化吧。那種獨數一格,別的樂器需要他的伴奏,自己也能獨奏演出的感覺。
灰塵的確能反射光線而變得耀眼,但永遠也比不是鑽石,眼前的人就像後者,他真能攻略到手嗎?
尚天堂瞧著對方有心事似的垂著頭,現在可是自我介紹的大好機會,他重振士氣地大步向前,擅自坐在鋼琴椅,一屁股把對方撞到旁邊一點。
夏千律驚訝地還來不及說些什麼,他就已經用力壓著鍵盤。
「不就是要彈琴?用看得怎麼會有聲音?」尚天堂單手彈著小星星,得意的再補充:「別看我這樣,我單指也能彈。」
他用單指開始彈琴,他想過,要跟文人交流就是以文會友,既然在音樂教室,那就用鋼琴來交流。雖然他喜歡速戰速決,但錯過攻略一的他還是穩紮穩打好。
他單指彈完了「小星星」,側目著夏千律,夏千律接收到目光立刻為他拍手。
「彈得真好呢!」
「……你把我當白痴嗎?這叫彈得好嗎?」
尚天堂收回手,瞪向笑容虛假的對方,「我彈完了,接下來輪到你了,可別告訴我你不會用單指彈喔?要是你想拿出絕活彈琴我也會洗耳恭聽。」
夏千律尷尬地看著琴鍵,撇開視線。
「不,我不會彈鋼琴。」
「那我教你!」
尚天堂拉住想逃離鋼琴而起身的夏千律,他不想難為對方,但實在想不到還有什麼方法能留住對方,因此把那糟糕大人教他的那首《踩到貓》教授給夏千律。
上課鈴聲響起,夏千律終於逮到機會能離開音樂教室了,再度起身,卻又被尚天堂拉住。
「我叫尚天堂。」
夏千律知道對方的名字,應該說,全校沒有人不知道尚天堂這號人物,他沒想過對方會如此親切,自己也沒理由不自我介紹,可對方卻搶在他之前開了口。
「夏千律,我能跟你當朋友嗎?」
尚天堂尷尬的低著頭,向來都是用拳頭打贏對方後,對方成為他的小弟兼朋友,他可從沒主動自我介紹和主動要求這件事,臉頰比想像中還要燒燙,心跳聲還越來越大,不想讓對方察覺,他因此低了頭。
答、答、答……原以為是心跳聲,尚天堂猛地抬頭一看,節拍器居然動了,他的身體也不知怎麼搞的,居然轉向了夏千律,那隻手、手還捧住對方的臉,對方的五官離自己越來越近,更正,是自己竟變態地接近對方。
他傾著臉龐,逐漸靠近夏千律的雙唇。
停啊!是哪個人在操作他的身體!為什麼這節拍器一響起他的身體就不正常了!
他只能挪動唯一自由的眼珠,瞪著窗框上若隱若現的身影,努力拍打翅膀也想貼著窗戶玻璃偷窺的人不就是給他攻略的臭屁孩天使嗎!
媽的,那有人才剛說可不可以當朋友就吻對方的!要是對方反而疏遠他怎麼辦!
原以為會很粗糙的觸感,實際雙唇交疊後,柔軟得讓尚天堂停下心中咒罵天使的三字經字語,不僅是驚訝自己不討厭跟同性親吻,而且,夏千律也沒有閃躲。
難道對方也對同性有興趣嗎?
——跟他國中同校的人不是說他拒絕所有的告白嗎?搞不好是同性戀才拒絕妳呢。
尚天堂根本沒在乎過陌生人說的話,但此時卻想起走廊邊那群批評夏千律的女學生所說的話。
輕碰了幾次後,尚天堂直驅而入那張沒有拒絕他的嘴。他不是沒交過女友,但感受到強勁回應的舌吻卻是頭一次。夏千律非但沒有抵抗他,反而在不知不覺中奪去了主導權,他的臉被強迫抬起,任由起身卻也彎身的對方攪亂了思緒。
舌尖刺激了交往過的女友不曾刺激過的口腔內膜,他張嘴想避開那刺激,對方卻一腳跪上鋼琴椅,膝蓋抵著他的褲檔,含住了他張開的雙唇。
這是怎麼回事!他的立場好像反過來了。
他拼命發出嗚咽聲想做抵抗,夏千律緩緩地離開他的唇,用以上望下的冰冷眼神瞪著他。
「懲罰遊戲這樣就可以吧?應該不會要求更深入的碰觸吧?」
尚天堂聽完還沒搞懂這話的意思,他可沒跟人打賭,怎麼會有懲罰遊戲?
夏千律收回腿,往旁邊退離了幾步,方才替尚天堂鼓掌並展露笑容的人像是別人似的,那惡狠的眼光令尚天堂感到心虛。
他並非是打賭輸了才吻夏千律,但吻夏千律的大半原因是為了復活,相比之下也沒差多少。
「建議你要打賭的對象不要選我,我並不是零號。」
夏千律留下這句便快步離開音樂教室,留下跨坐在鋼琴椅上的尚天堂。
他呆愣望著窗外,原先那方向有拿著望遠鏡偷窺的屁孩天使,如今卻只剩下他一人,耳邊也沒有傳來節拍器的聲音了。
搞什麼啊,夏千律自己說不是零號,就代表夏千律能接受同性吧?這麼一來他的攻略不就更容易達成了嗎?
原本糟糕的攻略一節尾似乎有了一線生機,思索的同時,口袋裡的手機接連三次嗡嗡的振動聲,他在第五次的振動時不耐煩地抽起手機,到底是哪個欠揍的傢伙打擾他思索攻略的聰明時間!一輩子可能就這麼一次絞盡腦汁思考了!
首頁出現的全是回覆要參加吃冰大會的跟班們,有些人是被他打敗後自願當跟班,有些則是從小就認識、兄弟們的小孩。
「大哥,聚會終於想起我了,我會帶電動過去玩喔!(´・ω・`)」
「我帶兄弟先去租片子(´・ω・`)」
媽的,居然都用同個表情符號!他全都回覆「去死」。
與其在這裡思考,不如趕快回去好好吃冰,找下一個攻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天晴 的頭像
夏天晴

夏天晴☆天狼星

夏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