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小時後,尚天堂摸著被凍傷的臉皮,才吃完五支便牙痛到不行。

「欸,沒吃完不准回家喔。」

他趁老爸不在,分給每個人十支冰棒。都已經吃了一小時,還沒發現寫上攻略的冰棒,要是老爸看見他把庫存的冰棒全吃光怎麼辦?比起收保護費,老爸更重視冰店的收入。

他把重責大任交給福氣堂的弟兄還有他那群邊看A片邊吃冰的跟班們。

伴著片中女人的嬌喘聲,尚天堂將雙手交錯在腦後,身體沉入沙發椅背。以前看片可能會和酒肉朋友一樣興奮,可現在他為了復活必須要攻略到夏千律,腦裡只能有夏千律,他不想花心在其他女人的身上,便在片中角色快要高潮時轉回電視頻道。

哀號聲四起,「大哥,你怎麼可以剝奪我們的性致!」

「你看都縮回去了。」

尚天堂點開幼幼台,「閉嘴,這裡的女生也很漂亮,你們就邊吃冰邊看吧。」

他拿起其中一位不知道名字的跟班帶來的潤滑劑,偷偷藏進口袋裡上樓,「我半小時後下來,你們如果吃膩了就回家吧。」

以為尚天堂在激將他們,每個人都以「達成大哥的任務便能入堂」的鬥志繼續啃食,即使大哥已經進到二樓房內還把門鎖上,他們仍忠心地替大哥找到冰棒上有寫字的。可惜一直都只看見「再來一根」或「哈哈沒中」。

尚天堂帶著潤滑液走進房間。怎麼可以破不了關就急著想找密技呢?雖這麼想,他也不願把時間浪費在尋找攻略上,那個屁孩天使說把手指插進去戳起下就可以給他攻略,與其勉強吃冰不如照著得到密技比較快。

他將潤滑液倒入手中。曾聽兄弟們聊起按摩前列腺的店,聽說靠前列腺高潮比前面爽快,不過那麼髒的地方怎可能有快感?那可是把食物全吃進去,把營養吸收之後,剩餘垃圾會通過的地方耶!

看著手中黏稠的潤滑液猶豫了三秒。

「算了算了,去慢跑,回來再想辦法!」

尚天堂把手洗乾淨,潤滑液擺回床頭櫃,換了件白條深藍運動服便衝出家門慢跑去。

戴上藍芽耳機,尚天堂在充滿正要通勤回家的人群中漫跑,既然是用來調適心情的慢跑之旅,尚天堂便繞到以往不常去的街區——離家路程約一小時的補習班街。那裡有家雞排店肉比臉還大,銅板價還有找。秉持想買到便宜又好吃的宵夜,尚天堂便乘著夜風加快速度。

接近晚間九點,補習班街陸續湧出剛下課的學生,聽見有人說「欸,那是尚天堂吧,小心別跟他對上眼。」

他連挪動眼珠都懶,他和那些學生就好比芥末和咖喱粉,很難搭在一起。

他忽然煞車,停在補習班門口。

等等!會來補習班的都是以升學為目標的「優等生」吧?那、那夏千律會不會也在這群人當中!除了車禍前瞥過的那一眼,他不曾正眼或近距離看過夏千律,在他深到快見底的腦海裡,對夏千律的外表只有模糊印象,除非有人剛好喊著「夏千律,再見」之類的,他才能找到攻略對象了。

尚天堂的目光所到之處,學生們個個往後退縮,彷彿他的目光具有攻擊性,以他為中心的半徑一公尺內沒半個人敢接近。

看來,靠別人還不如靠自己。

「夏千律,你給我出來——」啊!糟糕,不小心用討債時的殺氣喊出這名字,對方可是攸關他能不能完全復活的重要攻略對象耶,自己就不能溫柔一點嗎!在心裡痛毆自己一拳。

自責的同時,出補習班的學生們全朝從電梯剛踏出一樓大廳的某位男學生看去,在白色制服襯衫外搭了一件黑色運動外套,和尚天堂差不多高的身型配上改良版合身黑色制服褲,對比喜歡穿垮褲的尚天堂,對方的雙腿顯得更為修長,重要的是,那張臉根本就是能出現在螢光幕前的偶像級巴掌臉,可惡,但又不得不靠近對方。

尚天堂趕緊挪動腳步,他不認為自己的眼神很兇,但跟班老是稱讚他有雙能把對方吃掉的目光,想到這,他便隨手摘下身旁還搞不清狀況的小胖的眼鏡,將那正圓型眼鏡戴在自己臉上。

從出電梯夏千律就持續低著頭,在尚天堂喊他的時候還在電梯內,自然沒聽見這宛如討債的招呼聲。他從尚天堂身邊經過,對比周圍那些終於等到補習班下課而放鬆下來的學生,他嘆了長氣,明顯不想回家。

尚天堂觀察對女學生的殷切目光毫不在乎的夏千律,他將眼鏡還給在地上尋找失物的小胖,慢步跟在夏千律身後。

跟著對方回家,和對方一起上公車,在同站下車,自己正在做跟蹤狂的行徑,他仍停不下想跟上夏千律的腳步。他並沒有刻意保持距離,夏千律卻完全沒發現他在跟蹤。

注視對方進入位於大馬路上的高級大廈,他待在鐵門外,直到夏千律進到電梯後,在警衛的監視下他才沒再前進。

長得好看,功課也好,又住在高級地段,真是討人厭的攻略對象。雖然在心中腹誹著,尚天堂仍回頭望著高樓層的方向。

原本待在大廳與住戶打招呼的阿伯警衛靠近了他,對他咳了幾聲。

奇怪耶,他又沒做什麼,那臭警衛幹嘛瞪他。他也回敬對方兇惡的瞪眼。

回家找攻略吧。有了這想法,他便再度開啟慢跑模式,想一路衝回離這裡約有一小時半路程的家。

「啊靠——」

慘叫聲從那重心不穩的尚天堂嘴裡喊出,他被自己的腳絆倒,原因是為了避開一個莫名其妙出現的東西。不就是個娃娃嗎?為何他要閃過然後跌個狗吃屎。他憤得拿起很醜的白雞,翻到背面一看,居然繡上「夏千律」這名字。

 

疲倦的身影抵達十五樓的住處,拿出用了一個禮拜還不習慣的電子卡,輸入密碼嗶了一聲,厚重的大門自動解鎖。住在父親那裡是用傳統鑰匙解鎖,爺爺那邊則是忘了帶鑰匙也能翻牆進去。在別人的監視下通過大廳,拿出住戶卡才能按電梯樓層,嚴格控管隱私的高級住宅讓他不適應,要說最讓他失措的,應該就是……

「千律哥!你回來啦。」

像隻盼到主人回家而瘋狂搖尾巴的小型犬,那是小他一歲的堂妹「夏千娜」,只要伯父伯母不在家便會粘著他不放,基於被收養的身份,他無法發怒。

他側目望著堂妹那身繡有前三志願校徽的制服,是所能讓伯父伯母驕傲的學校。

「你還沒吃飯吧?我做給妳吃。」他輕聲說著,盡量不表現任何情緒,想藉由這理由回房間脫去背包與外套,暫時遠離小時候只見過幾次的堂妹。

他經過走廊,來到最盡頭也是最小坪數的房間,對方似乎沒想讓他有獨處的時間,跟著走進男人的房間。

「千律哥的房間什麼都沒貼耶,你沒有喜歡的偶像或是運動明星嗎?」

寄住在別人家怎麼可能會貼海報。不過,他曾想過把男性海報全貼滿牆壁,最好是只穿三角褲那種,這麼一來這纏人的女孩就會被嚇跑。

假裝沒聽見對方的問話,他將背包與運動外套披在椅背上,捲起袖子時身後的人突然擁住他,並不是第一次被對方突襲,他忍著全身起的雞皮疙疸,冷靜地回應。

「即使我們是親戚,妳也不能隨意抱住異性。」

他說完,環抱住他的那雙手更加施力,對方埋在他身後呢喃著,「我不介意千律哥對我怎麼樣喔。大家都很羨慕我,說我能跟你住在一起。」

他俯視擺在皮帶上的那雙手,才一個禮拜就主動投懷送抱,他無法理解女人都在想什麼,只要撒個嬌、主動將胸部貼往男人的身上,男人就會對她呵護有加。

他雖然不是真心討厭女性,但也十分忌妒女人天生的武器。

「爸爸媽媽今晚要應酬,那麼長的時間我們來玩點不一樣的吧?」

夏千娜蹭著他背後的衣物,解開他的皮帶,當皮帶的尾端從釦環被抽出,他終於忍無可忍,捉住那隻手。要是對方再踩他的底線,就算被趕出家門他也會向對方說明白!心中這股想法膨脹到爆發,他扯開夏千娜的雙手,憤怒地將比他矮了近二十公分的女孩壓到牆邊,雙手往牆邊用力一捶。

「少開玩笑了!」如果想嘗試性經驗,就隨便在班上找一個,別來煩我!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夏千律後面的話全被門鈴聲蓋過,見著被困在牆邊正怯懦發抖的女孩,他咬牙瞥過頭,前去玄關應門。

對方連續按了四次門鈴,不知有何急事,他接起話筒一面扣回皮帶,注視對講機上的監視螢幕,發出的聲音不是伯父伯母,也不是管理員。

「你這臭老頭,我就跟你說我是夏千律的朋友,讓我上去找他會死喔。」

「這裡是大廳請你保持安靜,我要先確認再放你進去。您好,這裡是管理室,請問您有一位叫做『尚天堂』的網友嗎?」

「那是我的本名,我們是同學!不是網路認識的啦!」

話筒裡除了管理員之外的那聲音對他來說很陌生,自我介紹是「尚天堂」的男人,是在校門口發生車禍的不良少年吧?當時他在樓頂目睹了事故,替對方撥打救護車電話,原以為就算送醫也回天乏術,沒想到竟復原得如此神速。

夏千律的耳邊不時聽見在他房間大哭大鬧的聲音,彷彿要他趕緊來關心自己的誇張哭聲,也因此……

「是我同學,麻煩您讓他上來吧。」

他說了和尚天堂認識的回答,希望完全沒說過話的同學能陪他短暫留在這空間,他只剩下這裡能暫時寄住了,他不想要因為這件事,不小心失控發飆最後淪落到被趕出家門。

學校將放牛班安排在最高樓層的教室,這兩年來他從未經過他們的教室,卻也耳聞過尚天堂的驚人事蹟,他認為自己的力量在同年齡的男學生之上,卻不敢保障自己能擋住尚天堂的攻擊。在不確定對方前來的意圖,他拿起平底鍋,在門前等待尚天堂。

走出電梯的不只一位,管理員也跟著尚天堂前往夏千律的住處。管理員發現夏千律手中拿了平底鍋,立刻捉住尚天堂的衣領,「你是不是威脅人家『不幫你開門就開揍』。」

「我才沒這麼沒品。臭老頭,放開我啦!」

「他真的是我同學,我沒有被威脅。」

為了不讓管理原再接近這裡,夏千律把平底鍋擺在鞋櫃,喬裝真的跟尚天堂很熟的樣子。

管理員被這住處的主人交待要多加關照夏千律,因此留意了室內的動靜。

「請問發生什麼事了嗎?有需要幫忙嗎?」管理員似乎察覺到房內有人在哭,夏千律說對方考試失常,隨意編了謊趕走多事的管理員。

最後,門口只剩下對夏千律來說相當陌生的不良少年。身高一樣高,就像在看鏡子中與自己完全相反的類型,注視對方那身運動裝扮和耳邊的藍芽耳機,他以為不良少年就是抽煙喝酒兼打架,沒料到對方也是會運動的類型。

尚天堂咳了一聲,這才讓他收回觀察的視線。

尚天堂尷尬地把耳機拆下收回口袋,拿出在路上撿到的東西。

「這是你的吧,掉在路上了。」

夏千律看著他手中的白色小雞,許久後才意識到這是他掛在背包上的吊飾,可能是畢業時某位同學給他的吧?不過他會看不清楚,是因為對方不知為何手一直在抖。

「喂,快拿走啦!」

吼聲讓夏千律頓時停止思考,發出「喔」的聲音接下吊飾娃娃,應該沒理由留住尚天堂,可一聽到房內的哭聲,他便預想接下來的幾小時他都得應付千娜,他不想在這個家留下不好印象。

只能靠眼前這男人的幫忙。

夏千律敞開大門,「既然來了,要不要進來吃晚餐再走?雖然我做的可能不比你家的好吃。」

說完,眼前的男人嘴巴微張,露出十分期待的表情,又更新了夏千律對尚天堂的第一印象。

「……我真的可以進去吃飯嗎?」

「當然,進來吧。」

成功將尚天堂引進家裡,他就藉由照顧同學,不再理會那位製造哭聲的女孩。

可一般來說聽見哭聲應該會好奇詢問,尚天堂卻自顧自地環視著他家的客廳,還擅自拿起相框看了裡頭的照片。

「為什麼都沒有你的照片?」尚天堂注視一對夫妻正抱著剛上小學的小女孩。

夏千律從冰箱裡拿出昨晚切好的蒜末和蔥,猶豫了一會兒才說出實情。

「……我最近才寄住在這裡,不是這家人的小孩。」

「喔。」

夏千律背對完全不客氣地亂翻主人私物的尚天堂,對方沒再追問讓他著實鬆了口氣,原以為要解釋自己為何會被收養,爺爺和父母又是怎麼去世的,眼前這不良少年顯然不會八卦他人,也或許是他根本不重要吧。

他一面煮湯麵,一面攪著蛋黃,打算用蔥蛋和昨晚伯母燉煮的肉來當湯麵的配料。

「你這種寄住的傢伙憑什麼對我大吼——」

尚天堂因女人的聲音而轉身,女孩將水杯潑向夏千律,接著不斷捶打夏千律。

尚天堂完全沒注意到家裡有女生在,為了彌補錯過的第一個攻略,他壓抑緊張的情緒擅自進到攻略對象的家,還亂翻東西來掩飾自己的情緒。比起這女人是誰?他更想知道夏千律為何被女孩捶打還沒有任何想阻止或開罵的回應。

尚天堂走上前,一把捉住要把人打到瘀青才罷手的女人,將對方甩到一旁。

「好痛,你是誰呀,誰准你進到我家。」女孩瞪著尚天堂。

完全不怕他的那模樣,似乎是從小被寵壞,沒遇過壞人的公主病末期患者。

尚天堂才懶得管那女人想幹嘛,顧著從客廳拿走面紙盒,抽幾張遞給被潑濕的夏千律。對方瞪著地板,沒伸手接他的好意,用嘴巴呼吸,握緊雙拳的手不停顫抖。那模樣他也曾有過,是即將爆發前的寧靜。

見狀,尚天堂趕緊抽幾張面紙替夏千律擦乾臉上的水。

「不敢快換掉衣服會著涼喔。」他替夏千律擦乾臉上的水,將夏千律拉離這女人身旁。

夏千律雖然氣憤,心裡卻有一絲對尚天堂的體貼感到懷疑,順著被推前的力量他經過了夏千娜,走回自己房間。

直到房門關上,尚天堂才將心思擺在女孩身上,「這世上怎會充滿這麼多像你這種肖查某,今天就遇到兩個。」

「你居然敢罵我!我一定要跟爸爸說,說千律哥跟不良少年交朋友!」

尚天堂雙手盤胸,俯視著對方,「哼,你先感謝你爸媽把妳生成女人吧,不然我早就把妳揍飛了。」說著,他彎身更靠近這只敢發吼沒有能力反抗的女人,「我警告你,別想動夏千律一根寒毛,他是我很重要的人,如果被我知道,下次我不會因為你是女人而放過你。」

女孩果然被他的殺氣震到不敢回話,她退開,想逃回自己房間,卻被尚天堂給拉住。

「妳想躲起來等妳父母回來打小報告嗎?再提醒你一次,要是敢對妳父母加油添醋,我會去妳學校堵你。」他輕撩開女孩的制服外套,注視胸上的學號。女孩驚覺自己的名字和學號都被尚天堂記住,不敢再輕舉妄動。

「去餐桌那邊坐,等夏千律回來,妳給我正式道歉。」

女孩聽話的坐回餐桌,但像在對誰抱怨似的拼命對手機打著訊息。

恐嚇對方似乎沒啥屁用,但至少現在耳根清靜。尚天堂擅自當和事佬,接手煮菜工作,重新開火,大火快炒蔥蛋,實在看不出是第一次到家裡作客的客人。

夏千律換穿上乾淨的T恤長褲,擦乾濕漉漉的髮絲,同時望向在廚房煮飯的尚天堂。

他是尚天堂重要的人?為什麼?

 

結果,在攻略對象家裡打擾了一小時,回到家才發現自己沒有正式自我介紹。該死,都怪太緊張,連社群網站帳號、手機、喜歡吃什麼、平日興趣都沒調查到。得到的收穫是吃了一頓自己煮的蔥蛋燉肉拉麵。

尚天堂叩的一聲,額頭敲響了已經拉下一半的鐵門,徒手將鐵門直接拉到最底,在從後門回家。

冰店位於一樓前半部,後半空間則是他家的客廳與廚房。才從廚房進到客廳,他便發現替他吃冰的兄弟們全數陣亡,還有人不停敲著使用中的廁所門,看對方這麼難受,他趕緊打開冰箱,尋找有無上次腸胃炎留下來的藥。

「大哥,對不起……實在胃冷到吃不下了。」

「煩耶,不是你們的錯啦,我拿藥給你們吃。」

冰箱旁的水槽邊擺了一堆吃不完融化的冰棒,好在袋子沒打開,再冰回去塑型一下應該還能吃吧?手拿著木棒部份,他正要把吃不完的冰進去冷凍庫,握起的木棒在糖水中清晰可見上頭寫的文字,這支是「邊緣人嗎?只好送你一支了。」

幹,他怎麼沒想到,等冰融化一個個看木棒寫什麼就好啦!

他把上個月前留下來的腸胃藥全分給替他吃冰的弟兄們,自己則回到廚房從融化的冰袋中尋找有寫攻略的木棒。

許久後,他終於找到一根寫著「每天準時上學,不准早退」的木棒。就在他想發怒,花這麼多時間居然找到沒啥重點的攻略內容時,木棒的背面寫著「請阻止夏千律賣某樣東西」。

眼前冒出了一團白霧,不一會兒,穿著吊帶褲的小天使坐在流理台前綻開笑容。

尚天堂瞪著裸上半身穿只吊帶褲的屁孩天使,摘下對方的反光墨鏡。

「我已經不想吐嘈你的穿著品味。」他把寫上攻略的冰棒打開,將那沾有糖水的木棒丟在對方的臉上,「這種乖寶寶標語居然是攻略,你可不可以先去遊戲公司實習一下再寫攻略。」

「討厭,人家棒子後面才是重點啦。」天使這回抓住尚天堂的手,用天堂身上的衣物擦拭臉上被波及到的糖水,擦乾後還是黏黏的只好作罷。為了趕快下班,他半瞇著雙眼,就像每天做著一樣的事而毫無熱情的眼神注視尚天堂,應付應付地對著尚天堂拉砲,拉出彩帶之後,就把殘餘在手中的垃圾丟進洗水槽裡。

尚天堂也露出同他那般厭世的表情,將灑在頭髮上的細短彩帶丟到他的面前。

天使從底褲拿出兩罐不明的液體,「這是達成找到攻略二的任務獎勵,給你天堂世界特製的爽歪歪潤滑液,不用謝我。」

「我不要這個!你給我武器還是金錢我比較開心!」瓶身外頭印有兩隻狗正在做那檔事,重要部位還打了聖光!

「之後每找到一個攻略都會給你獎勵,請期待吧。第三個攻略會在你達成後出現,在這之前,你就認命早起,乖乖唸書。」

屁孩天使的身影逐漸消失,這次不是用飛的,居然是淡化的特效!媽呀,尚天堂目睹了洗水槽邊的靈異現象,渾身顫抖了一下。人雖然比鬼還可怕,但人可以揍,鬼可摸不到啊!

「汪汪!」

一隻米克斯老犬咬著牽繩在尚天堂的腳邊蹭著,一看到老福,尚天堂忍不住擁住那毛茸茸的孩子。

「你可不要像罐子外的那兩隻狗一樣,嗚。」

——攻略二,每天準時上學不能早退,要阻止夏千律賣某樣東西。

創作者介紹

夏天晴☆天狼星

夏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