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46932_1108989412505447_3075721035169627261_n.jpg

※此篇番外的時間點座落在:

正篇>購入特典小冊>網路獨家番外>「七夕番外」

 

//////////////////

「七夕要跟女友去哪玩?」

被組長這麼一問,星淋收回緊盯著螢幕修圖而伸長的脖子,側目雜誌截稿前夕還閒著沒事作的組長,「你是老年失智嗎?是你抽到我七夕加班的耶!」

組長用扇骨敲響著掌心,「哎呀,你是要留守公司的唯一那位呀?辛苦囉。還有,別忘了是我打年終績效分數,對我說話客氣點!」組長說完便逃之夭夭。

星淋收回視線,依舊快速修正攝影檔案。

想起前陣子阿辰的樣子有些奇怪,去溫泉二日遊的時候沒問到理由,回來又剛好碰上客戶更換模特兒的緊急狀態,在他接連熬夜加班的那幾天,阿辰辭去教職工作,說什麼補習班老師比較好賺,這種成績至上的社會,怎麼可能有人報名補習美術嗎?就算有,那真的是阿辰想作的工作嗎?

他重回過去改變未來後過得很幸福,但他沒忘記最初接到阿辰電話,那時阿辰即將開辦畫展。被他改變的未來,阿辰活著,他們過得很幸福,但這樣對阿辰就夠了嗎?

因前陣子連續加班而過勞昏倒,還夢見了阿辰出車禍的景象,只是在夢裡,他卻已痛到差點醒不來,他不想讓阿辰再次嚐到這份痛,更不希望阿辰為了屈就他而隨便找工作過活。

「星淋,客戶剛打來說顏色要再亮眼一點,他說要有金屬閃亮的感覺。」客服女職員還在話語中附註「布淋布淋」的狀聲詞。

「都調了好幾次眼睛都要爛,彩度太高很俗耶。」

客服女職員聳著肩,「沒辦法,他們是我們的衣食父母,退件修改的部份希望在下午兩點給我喔。」

「現在已經十二點了耶。」星淋嘖著一聲,將那退件先插進來做。

他快速地疊了幾個圖層特效,做出自己不滿意的顏色,菜鳥時期他曾試著花時間與客戶溝通,到最後不但被客訴,還在網路上看見稱讚那俗到不行的廣告的留言,讓他一度懷疑起自己的審美觀。這就是所謂的即使沒營養,速食銷量卻很驚人嗎?無法接受啊。

正中午,公司職員用同情卻不打算幫忙的眼神在門口注視他,「沒良心的傢伙,幫我帶午餐回來啦。」

「知道了,帶超級辣的泡菜鍋給你。」

「燒肉拌飯!」

星淋埋頭工作不知過了多久,感受到後頸隱隱作疼,他便靠回椅背喝杯水,以為沒人的辦公室,視線範圍內卻突然出現了一位女職員,嚇得被水嗆到。

「咳、咳咳。」

對方一見到他發現,立刻起身,「需要我幫忙嗎?」

對方是比他晚進公司的女職員,和他不同組,從進公司以來就時常看著他,視線就像現這樣,如果他沒發現也不打算出聲打擾,「那就幫我泡杯咖啡。」

女職員知道自己能幫上忙,略帶喜悅地衝到茶水間替星淋泡茶,起初星淋認為對方是會主動幫忙的熱心職員。女職員端給他咖啡時刻意的靠近,雙手的觸碰以及殷切的目光,都讓他再再感受到對方對他的好感。

「謝謝。」雖然想喝,但還是刻意忍著,等對方走了在停下工作。

見星淋仍沒停下滑鼠,女職員也不好意思妨礙他做事。擺在螢幕前的手機振動了兩聲,他仍壓抑住去點開訊息的衝動,女職員在走之前,還是扔出了話題,「是女朋友的訊息嗎?」

如果這是個能大聲宣稱「是男朋友」的社會,他就不需要充滿罪惡感的回答這種話題。「是啊,『她』早中晚都想聽見我的聲音,真拿她沒辦法。」

「你不會生氣嗎?」

「怎麼會生氣,我也喜歡『她』,也想聽『她』的聲音。」說完起身,對女職員點個頭示意要到辦公室外頭講電話。手突然被女職員拉住,指頭還壓在通話的按鈕,對方以拉住他作為支撐,踮起腳尖,湊近吻了他。

完全預料之外的舉動讓星淋睜大眼不知該說什麼,電話卻也剛好播通。

「如果這樣,她會生氣嗎?」

星淋鎖緊眉頭,不想聽對方還在說些什麼,想盡快遠離而走到逃生門外的樓梯間,那錯愕感帶來的失神,逐漸被電話另一頭的聲音喚回意識,隨之,內心的罪惡感油然而生。

宛如劈腿的感覺讓他說話含糊不清,想趕快把情緒給壓抑下來,他卻害怕被阿辰發現而心跳加速,明明不是他主動,好好說清楚阿辰一定能了解,現在他卻變得想太多而不敢坦率。

「星淋?」

他將瀏海往後撥,解開擾人的領帶,靠在牆面仔細聽著阿辰的聲音,「剛剛插了一個急件進來,抱歉沒聽清楚你剛剛說什麼?」

「不,也沒什麼重要的事。」

「你就說吧,我已經走到樓梯間講電話了,那插件再十分鐘就可以完成。」

「回來再說,你先忙吧。」

阿辰總是很客氣地應對他,這點讓他認為阿辰和他有莫名的距離,就是小小的而已。「嗯,那你要記得吃午餐,我先回辦公室了。」

阿辰在學校任職時不像現在打的這麼勤,星淋有試著想過如果是自己,一個人的時間變多了肯定也會如此,這麼想,他就把心底那些不好的預感給徹底消除。

切斷電話,原本要推開逃生們,手卻擺在門把沒使力,一想到回辦公室又要與女職員獨處,他無法確定自己不會罵出難聽的話。他想珍視的感情,不想被任何小事破壞。開始懷疑學生時代那種來者不拒去者不留的人真的是他嗎?

回到辦公室,同事們似乎是怕他餓,買了午餐回來大家一起在辦公室吃,不用和女職員獨處,心也稍微鬆懈下來。

趕在兩點前修完退件,確認沒問題已經是下午三點的事,這期間他不斷和印刷廠溝通,一度想拿錢包鑰匙直接衝到廠商那裡校對顏色,但如果他走了,手上的東西就真沒人能做了,這時就得怪當初為了從事有關攝影的設計工作,不管規模大小只要在設立在這個城市他全都投履歷,於是就在這間職員人數不到二十人的公司待到現在了。

公司將職員分為二組,各負責單月號與雙月號的雜誌,一旦不須處理雜誌的月份,就得執行其他公司的委託外包,大到拍攝電視廣告、百貨公司當季視覺看板,小到連全家福也會接呢……

目前另一組人馬會修圖的全都出勤拍攝廣告,沒人能接手他的工作。

他將與印刷廠溝通的事交給同組值得信任的女職員,就是方才替他接退件電話,身兼客服的小姐。

而他埋頭趕工,連是誰替他又再泡了新的咖啡,自己喝了幾杯都沒印象,只知道抬頭一看時間,已經晚上十點了,給從外面回來的組長再次確認沒問題,上傳到印刷廠專屬的ftp是快十一點的事。

「辛苦了呀,你真幫了大忙。」

星淋趕緊將隨身物品收進後背包,忙到昏頭的大腦想起阿辰說有事要等他回家再說,捷運行駛到十二點,可阿辰明早似乎要跟新工作的夥伴見面,他可不想拖到對方睡覺的時間。

連有沒有跟組長道別都沒印象,他背著後背包從公司衝向捷運,時間晚了,車廂有許多空位,他便找了個鄰近車門的位子坐下休息,直到忙碌全都告一段落,意外被女職員親的景象才被大腦喚回。要說他「不小心被親」感覺又太失男人面子,那種輕輕使力就可以推開,再機警一點就能注意到的事,說是「意外」感覺像在找藉口。可是那真的是措手不及的意外啊,他打從心底就不認為對方是已經知道他有「女友」還會作出這種事的女人,是他自己太蠢,以為看起來乖巧的女生內心也會善良。

這讓他想起和他大學同班的宇潔,可宇潔不會像那女職員一樣做出讓他困擾的事。星淋整個攤在椅背,稍微小睡一下讓腦袋冷靜點,從捷運走到家的那段期間再來思考如何跟阿辰說好了。

一閉上眼的下場就是睡過站,好在只超過一站,心想又多了一站的距離能夠思考,卻又擔心阿辰太晚睡,腳步走得很踉蹌。走回公寓樓層,推開門底還透出亮光的大門,緊張而表現不自然的行為,在看見坐在地板上,頭輕靠在沙發椅墊的阿辰後,整個不快的心情完全都消失乾淨。

他將背包脫在玄關處,衝到阿辰面前緊抱住睡著的對方,將臉埋進阿辰的懷中充電。阿辰眼皮抽動幾下後睜開,雙手回應地摟住他,耳邊輕輕一聲「辛苦了」卻讓星淋變得哽咽,他在阿辰懷中蹭著,「那個,阿辰你聽我說喔。」

將今天的事全都告訴阿辰,明明是個蜻蜓點水的吻罷了,沒想到他會害怕這點事影響到他與阿辰的關係,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高中時都在阿辰面前跟女友卿卿我我的他,如今這麼彆扭,明明先前言封的事件比這誇張,但他心底了解原因出在哪。他曾經跟女人交往過,他是個女生也可以作愛的人,他擔心阿辰會以為他要回去找女人。

最後,他補上一句「是我太不小心,對不起。」

不敢看與不敢聽阿辰的情緒,他躲在阿辰的懷中死面抱著對方。如果阿辰叫他離職怎麼辦?會嗎?阿辰是會吃醋的人嗎?為了阿辰他可以什麼都不要。

後髮被阿辰撩起又鬆開,持續了幾次,阿辰便將他壓在地板,緩緩抽開擺在他後腦勺的手,阿辰什麼也沒說,彼此的雙唇交疊,炙熱的舌肉撬開他的唇,主動纏繞著他自責而顯得被動的舌瓣,給了他十足情色的深吻,「我會繼續吻到讓你覆蓋掉不快的記憶,直到你喊停,好嗎?」

星淋將嘴抿成一直線,這樣說法太詐了,他環住阿辰的頸後,又再度雙唇貼合,連身子也緊貼在一起,明明累到一倒就睡,他依然回應著阿辰,被對方撫弄而激起的體溫成了慾火的燃料。

凌晨三點,是星淋真正躺在床上的時間,在他想起阿辰似乎有事想跟他說的時,疲憊加上腰痛,眼皮怎麼也撐不開了。

 

隔天,他上午跑了一趟印刷廠,確認了雜誌的狀況有如期印製中,他便趁出勤時去了一趟美術材料行訂購客戶要求附贈的相框,好在相框不大,能裝進提袋裡。出了店外,他手拿提袋望向馬路對面的大學,那是他和阿辰讀的學校,學生時代的事好像昨天才剛發生,好的壞的難過或開心的事歷歷在目,視線尋著林蔭大道一路延伸到巷尾,星淋發現了一間新開的3C行,心想剛好想換新背帶和買張記憶卡,便順道繞去購買。

綜合很多原廠與副廠商家的賣場可以提供價格做比較,星淋卻仍走到原廠攤位購買,他看上展示櫃裡的卡其色背帶,想請店員替他拿新的,與店員對上眼之後,他立刻轉身,直直走向自動門。

「喂喂,太不留情了。」

身後熟悉的聲音讓他心底亂吐髒話,莫非定律,昨晚才想到言封這名字就看到對方,「你還沒死喔?」他回頭不留情地打了招呼,從便利商店離職,第二次遇見言封就在學校附近的3C賣場。

「你還是長得跟高中生一樣幼稚,講話也像屁孩。」

「對不起喔,你還對這麼幼稚的人出手過,想到就覺得作噁。」

星淋與他保持大段距離,言封便示意叫他等一下,將展示用的拆給他,「我知道跟你道歉也彌補不了過去的錯誤,不過還是讓我說一下吧。」言封對他九十度鞠躬,道歉的同時,也將展示用的遞給他,「就當作是賠禮吧,給你。」

星淋瞪著那沒有外盒裝的展示品,「要道歉就拿新的給我吧。」

「這款很暢銷,公司沒庫存了。」

星淋將背帶搶了過來,喜歡全新,不過他相機背帶已經有明顯裂痕,免費的展示品不用白不用,拿著的同時,他發現言封左手的無名指被戒指給套住,「天哪,是哪個不要命的傢伙,居然給你戒指?」

言封挪動視線,看往星淋的身後,這令星淋不由得也轉過頭。

「學長——你為什麼不接我電話!」

出現在星淋面前的人是他大學同班同學的慕曉岳,人還沒跑到,星淋便揪住言封的衣領,「靠,你居然對我同學出手!?」

「咦!這不是朱星淋嗎?畢業之後的聚會你都沒來,嗯?你們兩人為何要打架?」慕曉岳剪了清爽的短髮,但身型仍瘦弱得像女孩一樣,星淋起初很擔心對方這紙片人的身型會不會背風吹走或走一走暈倒,實際上慕曉岳的食量很大,偶爾會當他吃不下的廚餘桶。

言封趁機向星淋介紹了一下,「我有喜歡的人了,不會再對你做任何事。」

星淋瞪著像在宣告自己已有妻小不會再偷吃的言封,看回很黏言封的慕曉岳,「如果幸福就好啦,反正你的事跟我無關,可是曉岳是我同學,希望你好好對待他。」

慕曉岳聽到這句,眼眶戲劇化的泛紅,他沒想到星淋會替他說話,以前都是他纏著星淋選修同門課,午餐也抱著星淋的手強迫對方一起用餐的!

「就這樣,我還要回去工作。」星淋走到自動門前,還是不忘回頭,「掰啦!」跟兩位新人揮手道別。

沒想到敘舊的心情會延燒到午餐過後,星淋在外面吃了鍋貼填飽肚子,繞回他與阿辰的高中,既然從阿辰口中無法得質離開教職工作的真正原因,就從老愛記過的學務主任問起好了。

雜誌交稿後的隔天,星淋除了確認有無突發狀況,其實一整天沒有案子可以接,他便利用這個空檔,回到松中,表明了校友身份,與學務處通過電話確認無誤,他就在學生暑輔時間進到松中。

當他來到教師辦公室,老師們幾乎都離開上課,進門首先便看到吃著泡麵,坐在開放式辦公室最前頭的學務主任,主任一看到他,表情比起懷念的敘舊感,更像欲言又止的感覺。

「怎麼了嗎?遇到我一點也不開心嗎?」

學務主任吸著麵條,不發一語,直到把口中麵仔細咀嚼後吞下,「你剛在電話中說要問我阿辰的事情?」

「阿辰為什麼要離職?」

經過好一陣子的沈澱,學務主任也接受了阿辰與星淋的關係,不過要開口很怕自己會以古板傳統的思想去責備星淋,以至於他要思索怎麼回答星淋比較恰當,而延誤了回答的時間。

「他沒說,照理講,我也不該跟你談起,可我就氣你不管學生時代還是畢業後都給我惹麻煩,得跟你說清楚。」

「到底是什麼呀?是跟我有關嗎?」星淋湊近看著學務主任開啟的mail,螢幕顯示的是學生家長的投訴內容,附件檔案上的照片是他和阿辰在外頭親暱牽手以及親吻的照片,原本震驚的情緒逐漸轉為憤怒,他鎖緊眉頭,「都這時代了,我和阿辰這些照片對阿辰的專業有什麼影響嗎?難道主任你也看不起我們?」

「當然沒有看不起,只是在教職領域,年長且傳統的老師過半數,加上學生家長也有相當年紀,不可能馬上就能接受開放的觀念,我也保不了阿辰。」

騙人,因為這兩張照片就把阿辰革職了嗎?阿辰什麼也沒跟他說。

原以為星淋還想據理力爭,但星淋卻突然安靜地接受,默默的離開,這讓學務主任心裡也不好受,他有想過要彌補阿辰替對方找些出路,把抄寫上聯絡資料的便條紙拿給星淋,「這些資料幫我轉交給浩亦辰試試,是我校風較為開放的學校。」

發出嗯的聲音,星淋拿了便條紙,垂頭喪氣地走出辦公室。

心彷彿被人高高舉起又用力扔下,一直以來他只想著要阿辰活下去、要和阿辰在一起,卻沒想到兩人的關係會影響到阿辰的工作。當初得到母校任職的聘書,阿辰有多開心啊,可現在他又能為阿辰做些什麼?帶著沈重的心情離開,不禁懷疑起自己做得這一切,究竟是對阿辰好還是不好呢?

無意看向穿堂上的公佈欄,是社會人士與學生組的攝影比賽資訊,從來沒想過要參加比賽,更沒想過要替攝影的照片辦展覽,現在的星淋卻忽然想到什麼,折返回學務處。

「主任,六日我可以回學校攝影嗎?」

「樓梯間會上鎖,要攝影平常得填申請表。」主任猶豫著,畢竟他愧對星淋與阿辰,便快速打了張A4文字,在上頭簽個名遞給星淋,「你可千萬不要再惹事喔!」

「拜託,我都已經二十六歲了好嗎?」星淋拿走那張紙,興奮地奔出辦公室。

「走廊不能奔跑!這個老小孩!」

 

七夕這天以前他都忙著各處拍照,早上沒有自覺要和阿辰度過短暫的七夕情人節便衝去公司上班。七夕明年還有,可是這個計畫他想要趕快進行。是說他們公司也奇怪,七夕這天並非國定假日,可從他進公司以來都會放假,聽說是老闆的生日,總之,這天是優待員工的免費領薪日,但他仍被抽中要在公司留守。

時常委託工作的客戶都知道這天公司放假,待在公司留守mail和電話根本沒有任何委託,這也是他急著來公司的目的,他不想先讓阿辰知道這件事,趁公司沒人便來修改最近拍攝的照片。

午前,通訊行打了電話過來,他前陣子去店裡詢問是否能買到舊款手機的電源,店家替他詢問到二手電源,他便趁著外出午餐時間買下那顆電源,重新打開了他高中時使用的手機。

按著十年前的折疊手機,螢幕呈現一張張解析度不高的照片,「好懷念。」一些遺忘的記憶再度湧入腦海,他找尋在美術社等阿辰下課時拍的照片,他對某一張印象深刻,記得是這時期拍的……有拍到阿辰正在畫畫的模樣。

啊,有了有了,不過他印象中的那張怎麼不在手機裡?搓下巴努力想著,是不是用照相機拍的,可能把照片洗出來,擺在他的舊家。

「唉,我有沒有很好,帶了烤雞過來。」某道高大的身影推門而入。

「組長,你有認識的畫廊,可以展示作品的那種,像做畢業展的?」

「居然不驚訝也不感動。」組長戴著炸雞與飲料來探班,可惜星淋已經吃過便被擱在一旁,他只好自個兒坐在八張辦公桌拼湊的長型會議桌啃著炸雞,「畫廊的租借費,員工價只打九折喔。」

「組長,你今天好帥,七折拜託。」

「臭小子,別以為稱讚我這個事實我就會幫你忙,不過,你要詢價幹嘛?公司做的東西可不能當作品展覽喔,約聘時就簽過保密協約。」

「嘻,我想要跟戀人一起辦展覽。」

組長將剛吸的可樂噴得滿桌都是,「你很髒耶。」星淋無奈拿了不知是誰擺在桌上的抹布,丟給組長。

「我不否認你的才能,但請不要發出『嘻』的這種笑聲,我眼睛要瞎了。」

「我又沒有真的放閃給你看,不過到時你要來看喔。」

組長歪嘴笑著,「我早就想看了,究竟是哪位美女能讓你這外表王子內心台客的人那麼專情。」

「要稱讚就稱讚到底,誰台客啊。」

「還說呢,你不是對新職員出手嗎?」為了避免星淋誤會,組長趕緊補上一句,「狠狠拒絕她了不是嗎?真是罪孽深重的男人,眼中釘,我應該釦你薪水。」

「組長,今天是七夕,我不該把時間浪費在跟你聊天,既然你都來了,我想提早走。」

組長一隻雞腿都還沒吃完,星淋就把東西泉扔進背包,電腦也迅速關好機,「組長,畫廊的事情記得幫我問喔,我會免費給你入場卷當報酬。」

「……我還沒答應要去看。」喀嚓一聲,星淋衝了出去,辦公室大門被關上。

組長看著眼前的八塊雞,他究竟是來幹嘛?慰勞員工卻變成得加班的人?看看也沒有新訂單,便將電話轉為假日語音模式,也提早回家和老婆、女兒度過七夕情人節。

 

星淋回到舊家,那是他母親留給他的兩層樓別墅,現在一樓招租給花店使用,他和租客打過招呼,上到自己位於二樓的房間,打開房間鎖,母親似乎有定期找人來打掃,他的東西沒被動過,桌面也沒半點灰塵。

「朱星淋先生,其實我們在前陣子收到一封給你的信,不過聯絡不上你。」

租客小心翼翼地上到二樓,由於沒有租二樓的部份,他們也不好意思介入房東的隱私,但星淋卻不在意,拿了屬於自己的信便和租客點個頭示意謝謝。

這封信表面都泛黃了,而且信封是自己的筆跡,他一面走回房間一面拆開信封,坐在床邊仔細閱讀信上的內容,這是十年前流行的未來郵件,想起當時高三考試壓力大,全班起鬨說要寄給未來的自己,他也拉阿辰一起湊熱鬧寄給了自己,沒想到郵局還真能保留到現在啊!

給 未來的自己:

這時候的我正為了和阿辰考上同所大學而努力,與其要給未來的自己一封信,不如給過去的我一個拳頭吧,要是早點發憤圖強,讀書就不用這麼苦了。

好吧,上面都是題外話,喂,你現在過得快樂嗎?雖然我從沒看過自己的父親,母親在國外工作也很少陪我,但我覺得自己算被人愛著,我很會打架,沒有人敢欺負我,成績不好,但長得帥一直都有女友喔!呵呵,你該不會已經長歪沒人要了吧?別這樣,我會很丟臉,以前的你可是很有人緣的。

對了,想問你一件事,現在的浩亦辰過得幸福嗎?如果你現在還沒有喜歡的人,要不要試著跟他一起生活看看?現在的我不知該怎麼做才好,我不想失去這麼好的朋友,但如果是未來思想成熟的我,或許有更正確的作法吧?

最後,送你一個禮物,沒忘記吧?

星淋拿出信封底下的照片,相片已經泛黃淡化,但相片是阿辰繪製畫作的身影,這正是他要找的照片,他將照片翻到背面。

「別人可以阻擋你的路,但無法折斷你背上的翅膀,盡情自由的飛翔吧,愛上阿辰並不是壞事。」

不斷地換女友,每段戀情都維持不久,他一直不想承認那正是因為他想隱藏喜歡上阿辰的心意,甚至到了結婚發喜帖的前夕,他都猶豫著要不要寄發給阿辰,正因為如此,才會在聽到阿辰對他的告白後發火。

星淋將頭靠在相片上,這些事他從來沒跟任何人說,一直隱藏在心底,一直一直都沒有承認也沒有忘記。

要是他沒有改變過去,跟女人結了婚後才收到這封信,他肯定會崩潰吧。

大口深呼吸而抬起頭,他望著房內裝飾成夜空的天花板,將阿辰的照片貼往胸口,現在要做的事,是不讓未來的自己後悔,希望未來的他,也能像現在的他覺得過去有做這些改變真是太好了。

嗡嗡的振動聲從口袋響起,目前使用的智慧型手機螢幕顯示了報價表,沒想到組長效率這麼高,每日的租金價格還算合理,不過得提案給畫廊,通過才能租到時間。

這些都等七夕過後再來處理,他現在迫不及待想見到阿辰,他趕緊撥了電話,將收藏在抽屜那一疊照片放進背包裡,鎖上房門邊與阿辰聯繫上。

阿辰也結束了新工作的會談,在高中時期擔任美術社社長的女學生開了藝術補習班,阿辰打算去她那裡教書,在沒有教課的時間,阿辰也預定加入他們的藝術計畫,一年至少展出一次畫展,這工作對想教書又想開展覽的阿辰來說是最好不過了。

他衝到在電話中與阿辰約好的捷運口,見到熟悉的身影從手扶梯上出現,他便不等對方抵達,拔腿衝向了對方,不避諱周圍的人潮,給了阿辰想念的擁抱。我真的好愛你、好愛你。

阿辰也沒顧慮周圍的人,雙手緊環住星淋,明明幾小時前才在家裡見過,兩人卻像是許久不見或是遠距離戀愛的戀人。

「吃過了嗎?」阿辰在他耳邊輕聲問著,他點著頭,午餐是吃過,不過跟阿辰再去吃個下午茶也不錯。

「這附近有家啤酒很好喝的美式餐廳,還沒到晚餐時間應該有位置,順道告訴我你先前想跟我說的話吧。」

阿辰微笑想了想,忘記當時想說什麼了,但現在的他還有新的話題想聊,思及此,他便主動牽起星淋的手,在這樣特別的日子,同性的擁抱、牽手頂多讓人多注視幾眼,不會引起騷動。

星淋緊靠在阿辰身邊,另隻手也抱住了靠近自己的那隻手。

「今天特別撒嬌喔,想要什麼我買給你。」

阿辰拿走他手中的提袋,他順勢扯著阿辰的黑上衣,頭輕靠在他的肩上,「我想買你一輩子。」

「那要付出相對的酬勞喔。」

「啊?你不是說什麼都買給我!」

阿辰突然加重握住星淋的力道,另隻手遮在星淋的耳邊小聲說,「付出你的一輩子。」說完,他又附註,「一輩子只能跟我作愛。」

星淋從阿辰的衣領將對方扯近,咬住對方的雙脣,「……當然只能是你。」

阿辰摸著被咬痛的脣邊,不禁張開兩排牙齒露出清新的笑容,這好像是星淋第一次看見阿辰這麼爽朗的笑容,他用雙手捧住那張臉,再度含住那張嘴,不讓任何人看阿辰帥氣的模樣。

 

展覽的日子訂在阿辰的生日前夕,展期只有四天,開幕時間為週日。想起第一次穿越時空時就是在這段期間,不禁懷念起高中時的那段時光。

他約阿辰一起來展覽,但彼此並沒有透漏自己要展些什麼,佈展期間中央有隔著木板,彼此都想給對方驚喜。

直到開幕這天,星淋邀請大學時的幾位好友,其中畢業後就結婚的宇潔和慕曉岳都來參加他的展覽,他戴著親切笑容招待開幕的嘉賓,見到曉岳身邊的言封後,就直接跳過跑去阿辰身邊招待阿辰那邊的人。

言封在入口前拿起開幕式免費提供的白酒,要不是手中有酒可以喝,週日他只想在家裡睡覺補眠。

「學長,我們到那邊去看,星淋的在那邊。」曉岳勾著言封的手,可實際言封比較想看阿辰的作品,不過算了,反正都會看到,就依曉岳的順序來欣賞。趕緊乾一杯將空瓶交給入口工作人員。

阿辰走在言封的身後,進入使用木板與黑布隔出的通道,第一張是星淋家門前的道路,映著黎明的光線,輕透的空氣感如同日系的商品海報,一如往常是星淋的攝影風格。走在展覽所架設出的走道,彷彿跟著攝影作品進入星淋每天走過的街景,直到進入松中校門的照片,學生穿的制服已是現在入學生的樣式,他不知道星淋近期有去松中攝影,他順著佈置安排的走道,轉進被獨立隔出的空間,裡頭擺設類似學校教室,他站在被放大的攝影作品,這也是星淋展覽的主題——過去與過去十年後的你。

那是星淋在高中時拍他的照片,類比的相片被修成了清晰的數位版本再進行合成,他站在星淋的角度,抬頭看著十年前繪製畫作時的背影與十年後在出門前回眸星淋的照片重疊,合成過得照片經過調色變得如夢般鮮艷,與前面那些接近白與黑的照片相比,格外活潑。

他與走馬看花的言封組不一樣,他低頭瞧著作品名下方的小字——我感到人生最自由的時刻,是發現我愛著你。過去與過去十年後的我始終如一。

看過這幅畫的人此刻都知道星淋交往的對象是誰,就連被星淋拒絕的女職員以及組長都明白了星淋的心意,他們不約而同看向還佇立在照片前的阿辰,看著二十六歲的大男人紅著眼眶,緊鎖著眉頭,無聲流著眼淚。

很難想像平常看起來冷酷的人,竟為了一幅畫哭得像小孩一樣。組長忍不住打破這股感動的沉默,「星淋他平常是幼稚鬼,但看得出很愛你呢。」

阿辰頻頻點頭,為了壓抑眼淚而說不出話。

只能在星淋不在時才露出這種表情嗎?看來這小子也算很愛星淋嘛!組長也不想打擾阿辰整理思緒,便帶著職員們前進下一個作品。

此時,星淋也正在阿辰的區域看著每幅畫作,早就知道阿辰畫得很好,可明明是見過的圖,如今看到仍會覺得震撼。

前半部份是松中時展過的作品,他快步晃過那些圖。老實說,他本來就不怎麼喜歡看展,但身為辦展的人不慢慢看又說不過去,可他心急想去看阿辰帶給他的驚喜,於是快步前往沒看過得新作品。

他站在一張名為「愛與夢」的作品前,那是一條高兩米的狹長作品,滿夜星空下是車禍現場,破碎的玻璃中有枚戒指滾落在其中,戒指被畫面下方的人伸手撿走,主角便是星淋,畫面雖然是具有暴力感的車禍,但每一塊顏色都鮮艷得猶如水晶反射般耀眼,車體映著的影像,是一面左右鏡射的時鐘。

他看往作品下方的註解——我一直想不透為何時常做這場夢,在與你相戀後才知道,是你拯救了我。

星淋站在阿辰的畫作前開懷大笑,將對阿辰的愛卑鄙的隱藏在心底的他,能幸福都是阿辰拯救了他,怎麼會是反過來呢?終於明白,回到過去只是讓他重新正視這份感情而已。

「齁,閃瞎我了。」組長在他背後打破沉默,「叫一個死會的老人去看你們怎麼相愛的過程,我瞎了。」

職員們在社長身旁偷笑,「看展之後覺得浩亦辰真是老公人選,畢竟都『那樣』了嘛!你不好好珍惜,我們就去搶喔!」跟星淋在公司算最要好的客服女職員居然說出情敵宣言,星淋瞪著她,明明就有男友了還刻意說這種話。

「哪樣啊?」

一直默默與老公跟在後面的宇潔補了一句,「阿辰在你那幅過去十年後的作品前。」

組長渾身起雞皮疙疸了起來,「總覺得你辦展只是要宣告世人不可以搶走浩亦辰。」

「居然被你第一個發現了,我一點也不高興。」星淋小跑步地走離阿辰的展區,反正都差不多看完阿辰的作品,把阿辰帶在身邊再重新看過一遍吧!

他走到自己的展區,大家說阿辰「那樣」到底是哪樣?

他拉開黑布,睜大眼看著圍出的空間裡頭,沒有阿辰的身影,阿辰已經離開這裡了嗎?他注視著角落,阿辰彷彿在幾分鐘前還站在那裡,他順著觀賞路線尋找阿辰,從快步走,變得小跑步,甚至是跑出了畫廊。

他跑到阿辰有可能會去的便利商店,站在十字路口眺望附近的人,都沒有他熟識的身影,緊急煞車所發出的強烈噪音讓他有了不好的預感,他加快腳步在畫廊的四周尋找阿辰的身影,直到開幕即將結束前,他都未找到阿辰的身影。

他坐在畫廊前的階梯等著阿辰回來,也先讓公司職員先到預定好的餐廳用餐,他持續注視來往的路人,不想看漏任何一人。阿辰的電話有響沒接,也沒聽到電話鈴聲,大概是離開畫廊了,但阿辰會去哪裡。

不會他雞婆替阿辰辦了展覽之後,阿辰就消失了吧?

直到一台計程車停在畫廊門口,見到對方一下車,星淋立刻跑下階梯,但長時間坐在階梯上,他雙腳麻得只能放慢腳步用跳的接近對方,「你跑去哪了?我還以為、以為你消失了。」他懊惱地看著地板,阿辰趕緊扶著他的身,想責備阿辰拋下他,卻又不想製造會吵架的話題。

在這種氣氛下,阿辰居然又露出爽朗的笑容,「我剛剛本來想讓某位學生家長來看展,不過被拒絕得很徹底。」

「你是說讓你革職的學生家長。」

阿辰訝異著,「你知道啊?」

「啊,就……我逼學務主任告訴我的。」

「我親自到他家去,希望他能來看我們的展覽,不過對方還是無法接受我,後來我就去看了一下場地。」

「什麼場地?」

阿辰遞給他餐廳菜單,「先前不是說要見雙方家長?我媽那邊搞定了,等你母親回國確定哪天有空,就可以宴客了。」他瞇起雙眼,表情相當期待著這天的到來。「這樣,我們就能成為一家人。」

「不用特別宴客我們也可以在一起啊。」

阿辰牽起星淋的手,決定用徒步的前往慶功宴的餐廳,「那可不行,就算你的母親待在你身邊的時間不長,學費和生活費也都是母親出的吧?我想感謝養育你長大的母親,感謝她生下你,讓我認識你,進而愛上你。」這也是十年前的自己寫給自己的話,感謝星淋誕生在這世上。

阿辰一邊說,一邊握緊星淋的手,「即使有些人看不慣,但至少家人支持我們,這就是對我們最好的祝福。」

「不過要是能結婚,我想當帥氣的新郎。」

阿辰笑著,「你要當什麼都可以,只要待在我身邊就好。」

他們牽著手走進一家充滿歡笑聲的居酒屋,坐在彼此身邊,吃著平常愛吃的料理,喝著稍微烈的燒酒,被身旁喝醉的人邊罵邊祝福著,過著既平凡不過的幸福時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天晴 的頭像
夏天晴

夏天晴☆天狼星

夏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