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從七點用到十二點,整整五個小時都忘了起身,凌曉愛扶著隱隱作疼的腰,聽話先把燈給關了。

她從行李箱拿出更換的睡衣,抱著衣服走在涼爽的廊上。

老實說,她鬆了一口氣,看來她住的地方有著落了。

原本煩惱她臨時插進宿舍,就算有空床,室友肯收留她嗎?她那帶衰的體質,深怕入住第一天冷氣機就會被她帶衰而開不了機,然後室友們想叫個外送冰品來降溫,結果冰店店員還會送錯寢室,或是就屬她的床底下會生出夏季盛產的昆蟲。一想到會連累室友,她就極度不願意住宿。

凌曉愛進到浴室,將身體埋進舒適的熱水,沒想到最後會寄住在司空同學家,真希望她的體質別影響到司空同學。不過明天要怎麼跟美琪解釋,說她跟司空同學正在同居中嗎?

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

凌曉愛在浴缸猛地站起身,不,現在她只是住在員工宿舍而已,跟司空是上司與下屬的關係!不要胡思亂想!

溫差讓她直打哆嗦,想著還是趕快回去睡覺好了。

凌曉愛穿好睡衣,很不安地踏出浴室。回想剛剛包紅線的工作進行得很順利,泡澡也沒出什麼意外,這麼順利竟讓她如此不安。

會不會是因為住在接近寺廟的關係呢?有神明保佑!

凌曉愛思及此便綻開輕鬆愉悅的笑容,肚皮卻發出哀號聲來潑冷水,摸著凹陷的肚子,今天晚餐看來是沒著落了,明天打工前要記得去買個御飯糰吃。

走回和室的途中,她不免望向中庭那顆漂亮的神木,然而卻在此時,她驚訝地捂住嘴。

她看見司空月身後的披帛彷彿沒有重力地漂浮著,緊接著是那身古裝以及變長的頭髮。

司空月將掌心貼往樹幹,映著滿月倒影的湖面發出陣陣漣漪,原本只長綠葉的樹木竟被染上了紅色,那艷紅底下的一切絕非凡人能能做到的事。

凌曉愛雙腿一軟,跪了下來,「……神、神神明大人。」她的膝蓋不爭氣地製造聲響,這讓司空收了手,側看聲音來源。

中庭就在一瞬間又恢復方才的綠意,連同司空同學的頭髮也回到以往的模樣,這種伸縮自如的髮長,絕不是人類可以辦到的!

「糟糕了月下君,被凡人看見了!」

「這下不得了,要拿什麼糕點來賄賂凡人?紅龜粿和發粿都過期了。」

在司空同學身旁的一黑一白的貓竟會說人話?而且還兩腳站立!如果沒記錯,說出性感磁性嗓音的黑貓是方才那隻冬天不吃也不會餓死的黑肥貓。在腦袋一片渾沌的狀態下,凌曉愛忽然握拳打在另一隻掌心上,她懂了,現在只要假睡,相信夢很快就醒了。

她一秒側倒睡,連忙製造打呼聲。

「月下君怎麼辦,她好像以為我們是熊,在假睡耶。」

其中比較容易緊張的白貓,雙腳緩慢地靠近曉愛,但移動速度依舊被司空月比下去,他走向趴倒在長廊假睡的凌曉愛面前,伸手一把捏住她的鼻子。

「摀、摀摀摀摀。」

凌曉愛突感窒息而睜大雙眼,映入眼簾的光景,竟又是有一頭月光色長髮的司空月。對方正彎身緊盯她瞧,距離近到能感受彼此的吐息,這讓好不容易重獲氧氣的她不敢輕易呼吸。撇除司空月不在話下的顏值,現在一頭長髮又穿著古裝,身後潔白的披帛又像是被他散發出的法力氣流推送飄動,這種神奇畫面,讓她不禁想起……

「司空同學,你被星探相中要演古裝戲了嗎?現在修仙古裝很夯喔!」

司空倒抽一口氣,身後跟來的小黑小白也停住了腳步。

忽地,司空月跪坐到她側臥的身上,彎身撫著她嚇到而蒼白的臉龐,司空那頭長髮順著她的臉龐滑落。

「那妳要當我的練習對象嗎?我正愁沒人陪我練吻戲呢。」

凌曉愛睜大雙眼,看著對方的臉逐漸逼近,明明是異性,對方卻沒有被她那戀愛絕緣體的體質給排斥,沒有盆栽也沒有忽然的雨勢,在沒有任何阻擾的情況下,意思是她十七年守護的初吻,即將要送出去了嗎?

凌曉愛緊閉著雙眼,雖然很想恢復正常人的體質,但她從沒親吻過,她不知道該怎麼辦!

司空見到此狀,將臉瞥到一邊,並沒有真的吻她,「我就是看準妳有戀愛絕緣體質才僱用你,對我來說,戀愛很麻煩。」

凌曉愛緩緩睜開雙眼,沒想到會從一個經營戀愛御守寺的當家口中聽到不想談戀愛這句話。

「月下君!神木的其中一個分枝,正、正在發黑,就快斷掉!」小白貓焦急地跳上比中庭還高一些的長廊,而小黑貓還待方才的位置,一同注視神木正發出像是警告訊號的紅光。

司空月咬牙瞪視著位於中庭的湖,湖面正顯像出的充滿怨念的男人身影,「去換件外出服,待會要帶你去外勤實習。」

創作者介紹

夏天晴☆天狼星

夏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