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望向窗外灰濛的世界。

在九人座的保母車內,阿光曲著雙腿踩上椅墊,硬是靠在帝的身邊滑手機,不過從剛剛側臀的地方就有奇怪的觸感,他往下一摸,是一隻持續在振動的手機。

「討厭,我還以為是誰的按摩器沒關掉。帝,你的手機響很久了。」

帝連頭也沒轉,任由放在長大衣口袋中的手機振動。

阿光瞧著坐在前頭拿掌機看影片的空,既然沒人管他,他便從帝的口袋中拿出手機。原先是想幫帝掛斷電話,不過拿在手中的時候,通話已經結束。

這樣的話,那他趁機來偷看帝的祕密好了!他興奮地滑開,果不其然,需要輸入四個數字密碼。

「帝,密碼幾號啊!」

帝持續看著外頭,阿光心想,怎麼可能隨意得到密碼嘛!

0314 。」

「喔。」阿光將手機解鎖,成功進入了iOS系統。「等等,帝竟然把密碼給我知道!我是特別的人。」

空抽掉耳機線,回眸後座的兩人,「我也知道密碼,別高興太早。」

「讓我高興一下會死喔。」阿光滑動著最新的手機型號,裡頭居然只有基本功能,連個小算盤或是APP遊戲都沒裝,阿光無趣地只能點天氣APP,上頭顯示今日下雨機率達百分之二十,預報一點都不準啊……

空注視著帝看往遠方的側臉,他知道帝一直使用尤熙的生日當作手機密碼,沒想到換了新手機還是如此。帝無法從悲傷中走出,卻因此創作出受聽眾歡迎的好歌,這對帝來說一定很殘忍吧?

帝扭頭看向若有所思的空,「又怎麼了?」

「你怎麼又拒絕演唱?剛剛不是說要鍛鍊阿光的膽量。」

忽然被點名的阿光趕緊將雙腳放下,正襟危坐了起來邊說:「啥?為何是我?啊,手機又響了。」

這回阿光二話不說地替帝接起了電話,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相當微小,幾乎被大雨的聲音掩蓋過,「喂?誰?你是哪位?」

阿光捂著另一邊耳朵,但還是聽不到對方的聲音,他以為是惡作劇電話就掛斷了。

才剛切斷電話,帝就把手機給抽回去。他注視著螢幕上的手機號碼,注視了好一會兒,而前座的空則是等待帝的決定,持續看著帝。

被夾在中間的阿光自覺很不自在。

「你們一起沉默,我卻看不懂,意思是只有我沒默契嗎?誰來翻譯給我聽?小將你在哪!為何我們的經紀人臨時要去支援別的廢物樂團!」

「因為對方的演唱會場能容納的觀眾數比我們多了五倍。」

「幹嘛把事實說出來。」阿光瞪著空,身旁的人忽然有動作了,帝拿起手機,播回那隻號碼。

響了一聲電話那頭立刻接起,發出與尤熙完全不同的嗓音。

「請問是Galaxy 9的經紀人嗎?您好,我這邊是T中的學生會成員,想請問Galaxy 9為何臨時拒絕演出呢?」雖然聲音很微小,但是帝仍聽見了尤響的聲音。

帝深吸了口氣,嘴角悄悄上揚,「雨太大去不了,如果你能讓雨停,Galaxy 9就去演出。」

「……雨、雨停嗎?這怎麼可能。」

「那麼,就當作Galaxy 9是個會食言的樂團吧!」帝將手機挪離,電話那頭忽地發出尖叫聲,然後聲音又忽然變遠。

阿光和空同時盯著那發出詭異聲音的手機,帝無言地把手機擺回耳邊,雨聲比方才更明顯,聲音離手機很遠且更加微弱,「抱、抱歉,剛剛不小心摔了一跤。」

帝把方才的噪音做聯想,是雨天路滑,摔倒又把手機給踢飛吧?

「……那個,能不能改變心意來校慶演唱呢?我今天沒帶多少錢,如果覺得演唱費用不夠,我可以下個月再給你們嗎?還是說要延後時間,我們都可以配合。」

帝嗤笑了一聲,他根本不需要他那一千兩千的費用,他只不過是不想再接觸和「尤熙」有關的任何一切,即使還不確定對方是否有關係。

「這樣吧,如果你願意跟我睡一晚,我們就去演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天晴 的頭像
夏天晴

夏天晴☆天狼星

夏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