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這麼多次痛苦的歲月,原因全出自於你!」璐平將米歐壓倒在身下,高舉匕首,「我的出現是為剷除未來的鬼牌國國王,就是你,恩帝米歐!」

璐平施展重力魔法,眨眼間,米歐就像被千斤重的東西壓住而喘不過氣,直到重量壓垮身下的床架,才趁機從璐平的掌控中逃出。

巨響傳出的瞬間,璐平劃下強力結界,不讓聲音與振動傳達到寢室外頭,他可不想讓其他雜碎打擾自己執行任務。

面對大口吸氣且措手不及的米歐,他手一伸,由風魔法凝成的鎖鍊牢牢綑住米歐的頸部。

「璐平,你……你怎麼了?」米歐狼狽地被璐平拖過去,痛苦得僅能擠出細微的聲音。西洋劍還放在行李旁,剛洗完澡,紙牌也不在身邊,他現在被迫只能使用初階的魔法,以及「那個魔法」了。

龍型態的電流從米歐掌心奔馳而出,圍繞鎖鍊,直逼璐平,尾端瞬間往四周爆開,炸裂的電光劃破米歐的雙頰,魔法咒文急速纏住他的身軀,靈魂像被強大磁力扭曲而極度痛苦,一口鮮血從嘴裡吐了出來。

每次釋放出超載電流都讓他身心痛苦不已,但這也是唯一不會傷害對手的魔法。

萬事萬物彷彿暫停一般,他的時間減速了。他知道,現在一刻都不能浪費,可他仍多停留好幾秒凝視著璐平,從璐平那雙紅瞳中映出的自己,是多麼的無助。

他無力地挪動雙腳,拖著步伐往寢室艙門走去。

他想逃離這裡,想逃開那背叛的視線,他伸手準備按下開門的按鈕。

可是逃避又能如何?要是他就這麼離開,那他和璐平的關係會變成怎樣?璐平成了追殺他的敵人,這騷動很有可能讓校方和同層樓的其他學生知道,事情只會變得更複雜。

米歐扶著牆面,拿起西洋劍,這是希普諾斯替他調整過的西洋劍,比最初使用時的機動性更高,也能更快速施展魔法。

呵,希普諾斯說得沒錯,沒有等級五,在學院根本混不下去,誰也不知道身邊的朋友什麼時候會背叛自己。

冷汗流下,米歐將電流釋放至寢室內所有能挪動的物品,接著將時間恢復正常。剎那間,他機警地替自己設下結界,鏘的幾聲巨響,擋下急速射來的箭矢。

威力比以往的更強,這段時間,璐平想必也提昇不少等級吧?

只見璐平毫不猶豫地再度拉弓,數十支夾帶綠光的魔法箭矢架在弓上,眼神與米歐貼緊的艙門一樣,冰冷得讓人發顫。

米歐抽起西洋劍揮擊,砍出的拋物線與箭群閃出多道火光,劍尖溢出的特異電磁波,不但將射來的箭扭曲變形,還干擾周圍帶有電場的物品。璐平被電場包圍,頓時像身陷牢籠般,困在原地無法動彈。

再給璐平一擊,打暈他之後捆綁,然後逼問他究竟怎麼回事好了。要是璐平真背叛他,再下殺手也不遲。

但是,沒有璐平的他,今後該如何是好?

這些問題還是等到他躲過璐平的這波攻擊,活下去之後再來煩惱吧!

米歐差點因為思考而耽誤結界的設置,他緊張地貼緊艙門,璐平施展的龍捲風魔法,差點就破壞他所布下的結界。

叩,叩。

米歐無暇去管敲門聲,反正艙門是認寢室卡和紙牌主人,只要不是他與璐平,就不可能開得了門。

「米歐,你睡了嗎?我買宵夜回來了,有熱騰騰的肉包唷!」門外的人邊說邊將艙門解鎖,米歐忽然沒了依靠,直接往後倒入對方的懷中。

他不可置信地看著門後的人,說話的居然是璐平,還一臉無辜,大大咬了口肉包。

數十支箭矢再度射向兩人,璐平趕緊扶住米歐並設下結界,但對方的等級皆在米歐與璐平之上,兩人被魔法推飛好幾尺,雙雙撞上走廊的落地窗,威力甚至震破一整排窗戶。

米歐呆坐在碎玻璃堆中,比起不知道是誰的那個敵人,眼前的那張臉,依然是他認識的那個璐平,慶幸比恐懼還多。

鬆了口氣,戰鬥敏銳度也跟著下降,璐平忙拉著米歐轉身,讓他靠緊牆壁,用身軀抵擋住攻擊。

「璐平!」米歐望著表情相當痛苦的璐平,終於回神,面對裡頭的敵人。

落地窗從兩人的位置一路碎裂至走廊盡頭,巨響引起同樓學生的注意,紛紛被騷動引出寢室。

已經在睡美容覺的蒂娜也上著髮捲,不情願地踏出門,原本想臭罵一頓是哪個白痴弄破玻璃,不想打開門的瞬間,立刻聽見幽靈的尖銳叫聲。

和在費爾城牆上聽到的一模一樣,只有鬼牌國獨有,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

她眼珠立刻往隔壁房瞄去,難道連這裡也被鬼牌國入侵了?

米歐與璐平同時驚訝地望著寢室裡的敵人,對方已變成米歐的模樣,除了五官改變,身著的衣服與配戴的武器皆進化不少,光手上冒著黑霧的鐮刀與身穿的盔甲、紅披風,就算蒂娜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大小姐,這我來就行了。」

「我要看看那聲音究竟是誰製造出來的。」

蒂娜慢慢步向隔壁寢室,正打算瞧個究竟,腳邊卻滾來被對方擊倒的璐平,她鎮定地抬腿一踩,止住璐平的翻滾。

璐平仰視著穿蕾絲睡衣的蒂娜,這角度看上去,實在有失紳士風格。

蒂娜卻不在意,雙眼直盯前方,只關心寢室裡的那個人究竟是誰,抬腳跨過。反倒是她身後的奧托為大小姐的底褲被看光,狠瞪璐平好幾眼。

蒂娜走到米歐身邊,手往旁邊伸出,奧托便機靈地將大小姐的長劍交到她手中。

「沒想到論壇上流傳的宿舍傳說是真的,那傢伙應該就是『照心魔』,會變成對手最害怕的東西。看來你的蠢夥伴很怕你變得太強,或是說……」蒂娜扭頭瞪著臉頰被刮出好幾道傷痕的米歐,「是你害怕自己變成這樣?」

不等米歐回答,她抽出長劍,快速格擋住照心魔施展過來的電魔法,擦出好幾道刺眼的火光,每一砍都足以震破牆面,火焰抵抗住雷電,「對了,你可千萬不要做任何反抗,同樣都是電魔法,你用的魔法,只會讓對方的魔力變得更強。」

璐平趁蒂娜與照心魔正在交火,將左手伸前,憑空抓住金屬片組態而成的大弓,右手輕輕一拉,魔法鎖鍊立刻成形。

蒂娜側目璐平一眼,雖然她對弱者沒什麼興趣,但璐平拉弓的動作,讓她想起她的宮廷導師拉海爾。雖然使用風魔法的人大多選擇弓箭當武器,拉弓的動作也差不多,但不知為何,她會將拉海爾的身影與璐平重疊。

魔法鎖鍊筆直射出,抵達對方面前時立刻變形成巨大的鳥籠,將對方完全鎖在裡頭。

照心魔被控制行動後,法力也同時消退,變回黑霧般的惡夢普通型態。

「能把風魔法和變形魔法串連,看來你也超過等級五了吧?」蒂娜伸出空著的手,在璐平製造的鳥籠上施加火焰,藉由風,使火變得更加燄烈,在寢室內熊熊燃燒。

但想要完全消滅惡夢,就必須將那顆玻璃般的心臟摧毀。

璐平再度拉弓,卻很難將準心對準持續飄移的惡夢,何況是必須正中玻璃心的位置。

忽然,一個清脆的破裂聲響,對方原本還在反抗的電流瞬間像沙粒般瓦解,連蒂娜施展的火焰魔法也縮成如燭火般無害的程度。

紅色辮子順著詭異的氣流往上飄動,突然出現在寢室內的男人露出尖銳的牙齒,一笑,眼角邊的菱形符號被擠壓變形,在燈光被破壞後顯得昏暗的室內,猶如魔鬼般令人恐懼。

男人完全不怕惡夢的腐蝕性,爪般的手穿入惡夢體內,將那顆心直接拔出來。玻璃心脫離後,惡夢彷彿沒有骨架往下傾洩,融化成腐蝕性液體往外擴散,直到流至蒂娜腳邊,被璐平設下的結界阻擋。

寢室內的男人望著無重力而浮在掌心上的玻璃心。每種惡夢都有不同的心臟形狀,與如銀河般的繽紛色彩。雖然外型是個惡夢,心臟卻美得夢幻。

想想,做著惡夢,醒來後慶幸只是一場夢,遠比做著美夢,醒來後全都落空還來得美好,不是嗎?

男人自嘆竟有如此哲學般的思維,沉醉在自我讚賞的同時,另一人從走廊盡頭大步走來,是方塔蘇斯。他無言望著瞬移到米歐寢室,不等指揮就擅自剷除惡夢的摩爾甫斯,心中暗罵,等回寢室後再來教訓他!

方塔蘇斯以學生會長的身份進行安排,「不好意思,驚動到其他新生的睡眠時間,除了這間寢室的學生,請其他新生全回寢室就寢,明早會將此次事件的詳細說明,傳訊至紙牌首頁。」

新生們紛紛入房休息,他順道數著撞見此事件的人數。十個以內,他能在今晚進入他們的夢境消除記憶。

蒂娜嘖了一聲,無趣地轉身回房。奧托注意到持續盯著他瞧的方塔蘇斯,關上艙門。

方塔蘇斯剛踏進寢室,立刻捶了摩爾甫斯一拳,這一打,摩爾甫斯身上所有的殺氣全消退了,索性淚眼婆娑地回望夥伴,「打我沒關係,但這顆心臟給我研究好不好?伊克洛斯會答應我的!」

方塔蘇斯瞧著那顆心臟,不斷變換多種色彩的心臟,等級應該不低,「暫時讓你保管一個晚上,明早看伊克洛斯怎麼處置再說。」

「耶!太好了,阿蘇最帥了,愛你!」摩爾甫斯比了個愛心手勢,但顯然被方塔蘇斯無視。

方塔蘇斯施展出他被魔法局相中的特殊技能──「時間倒流」的夢組魔法。這項魔法堪稱是夢組最高階技能,這招數的佼佼者為梅花國的女王紫生,她不僅能像方塔蘇斯一樣讓「物體」時間倒流,更能將法術施展在「有生命的物種」上,恢復其生命。

米歐與璐平的寢室內部和走廊的落地窗全回到一小時前的模樣。

「不好意思,以後提供寢室之前我會多做檢查,把留有惡夢的寢室封印。今天你們先暫住這間,稍待我向上級呈報這件事,再替你們安排新的寢室,抱歉了。」

相較於摩爾甫斯的孩子氣,搭檔方塔蘇斯就相當成熟可靠。

米歐和璐平也不耽誤學長的睡眠時間,先行回到寢室,後續交給學長們處理便是。

剛剛蒂娜說的話,讓米歐仍無法平靜下來。

那像終極魔王一樣的穿著,還手持與希普諾斯的鐮刀相似的武器,璐平害怕他變成這樣?

「嗚嗚。」璐平垂頭看著手中的紙袋,剛剛學長不小心也把那肉包變成一小時前的樣子,根本沒有熟,「宵夜泡湯了。」

「你還有心思管宵夜喔?不覺得剛剛那惡夢很詭異嗎?」居然變成了彼此。

「只要不是鬼,我就不會怕。」

「那種東西跟鬼不是很像嗎?剛剛變成我的時候,周圍還發出一堆幽靈的尖叫聲。」

璐平進入寢室後,第一時間走向小冰箱,把沒熟的包子冷藏在裡頭,「可是惡夢能夠剷除,鬼不行,還會陰魂不散地纏著喔,像這樣!」他忽然轉身衝向米歐,作勢要索命。原以為會得到米歐的一巴掌,對方卻縮著身體,後腳跟不小心絆倒,往後跌入自己的床。

兩人距離甚遠,僅只是作勢要衝過去,米歐就害怕成這樣?璐平心想,方才照心魔一定做了什麼過份的事吧?

「對不起喔。」

躺在床上的米歐一聽到璐平如此道歉,趕緊坐起身,縮緊眉頭瞪著他,「你沒有背叛我,為何要道歉?」邊說邊替自己過於慌張的行徑感到害臊,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因而遲遲沒有看見對方愧疚的眼神。

璐平那雙紅色的眼眸閃爍著奇特的金光,眼睛色澤就快被金色取代,「以後我再也不會留你一個人在寢室了。」不會再讓彼此失去對方。

「你有這麼關心我嗎?」米歐露出狐疑的表情。

這讓璐平有些受傷,只能失措地傻笑,「當然啊,我們是朋友,互相幫助是應該的。」

那麼開學前的那四個月,為何不曾來見他?如果關心他,為何不把他留在身邊?米歐想著這些話,卻只是凝視璐平,「也是,只是這次實在失策,我沒想到會被騙。」

他沒說,之所以會被騙得徹底,大概心底有一絲覺得璐平會背叛他,璐平這個人,謎團實在太多了。

米歐低頭沉默著。

璐平緩步走向他,輕輕拍著他的頭頂,「我一定會好好保護你的。」

看著米歐露出的後頸,璐平忍不住彎身,無法壓抑擁抱對方的衝動,沒想到,米歐卻忽然挺直身,撞上他的下巴。

「好痛!」兩人同時呼喊,一個摸後腦,一個摸下巴。

「你幹嘛有事沒事嚇人?還離我這麼近。」米歐率先罵出聲。

被撞疼而退後的璐平卻輕笑,笑聲越來越大,悅耳的笑聲讓米歐不知所措。

「開學前就經歷這麼危險的事,想必明天的開學一定很有趣吧。」璐平微瞇著眼,半垂下的眼簾中,全是米歐的臉。

「是啊,快睡吧,明天我要早起。」

「咦?你早起要做什麼?」

璐平話還沒說完,米歐已經倒入溫暖的被窩中,把身體包覆得緊緊的。行李什麼的,還是等明天放學後再整理好了,現在任何話都進不去他那困頓的腦袋裡。

看著米歐被棉被完全包裹住的狀態,璐平揮動手指,輕輕畫了個花瓣的符號。那是在米歐洗澡時無意間設定的快速鍵符號,霎時,室內轉變為睡眠模式,六面牆變成夜空,星光微微閃爍著,並透出淡淡的薰衣草香。

「祝你有個好夢,米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天晴 的頭像
夏天晴

夏天晴☆天狼星

夏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