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優王子KISS指令-下_小封S.jpg

有時候在想,如果這城市下起雪來,會是什麼樣子呢?
    會比現在還浪漫嗎?

 

墨禹遙滑著手機,「祝遙遙白色情人節Happy」在三月十四日這天,經紀公司替他成立的社群網站上充滿這句祝福的留言。他一手插入口袋,一手滾動著底下的留言。

以前,他對這種節慶沒有特別留意,但自從和花愛音交往後,他變得很注意每天的日期,交往滿一個月、滿一年、花愛音的生日、聖誕節、西洋情人節、七夕情人節、新年、農曆新年,以前平淡度過的任何節日,現在他都會特別留意,想和花愛音一起度過浪漫又值得紀念的日子。

一想到這裡,墨禹遙便不自覺地揚起嘴角,但微笑的幅度越來越高,他覺得不對勁,往旁邊一看,某人正捏著他的臉頰。

「我快被你閃瞎了啦。」

「這樣也行?」墨禹遙側目待會也和他一起上舞台的金森泉,摸摸被對方無預警捏痛得臉頰。

金森泉拉開椅子,一派輕鬆地享用桌上的美食,拆開筷子,將小籠包送入口中。如此輕鬆面對舞台,是因為他只是被邀請來替墨禹遙站台的「聲優界好友」。就因為他和墨禹遙在學生時期接下BL廣播劇的工作,他們就成了業界「公認」的聲優好友,只要有漫畫裡受到讀者們熱愛的二創配對,或是真正的BL漫畫的角色都會邀他們一同飾演。

即使他們並非是同間經紀公司,也因為粉絲的推從而一同主持廣播,說起來,真多虧了製作BL廣播劇系列的「芙蘭」企劃小組,讓他們在眾多的聲優新人中脫穎而出。

「花愛音今天也在工作嗎?」金森泉用筷子將燒賣切成兩半,就在雜誌採訪記者的關注下,餵了墨禹遙一口。

墨禹遙也坐了下來,「嗯,他跟黑鷹一起。」

「啊、咳!這麼特別的日子她跟黑鷹一起?你不會吃醋嗎?」金森泉激動差點噎到,墨禹遙將水瓶遞給他。

「不會啊,她會很開心,而且工作嘛,也沒辦法。」

「……你還真是大愛。」

墨禹遙注視著咖啡裡的倒影,他從認識花愛音開始,就知道花愛音很喜歡黑鷹,說不吃醋是騙人的,但他很喜歡看花愛音為了追上黑鷹而努力、而悲傷或是開懷大笑的模樣,只要能待在他身邊就好了,他沒什麼要求。

「那這個你也同意嗎?」金森泉快速點著鍵盤,將論壇的文章拿給墨禹遙看,金森泉將手機遞過去。

「『身為PRO VOiCE RANK排行第一的黑鷹王子,女友居然是她?!』留言有粉絲在街上偷拍到的照片,照片裡的是黑鷹和花愛音吧?」墨禹遙接過金森泉的手機,注視被放大而模糊的照片,這是不久前的照片。

「嗯,是他們。」

「你的反應就這麼冷淡?」

「當然,他們本來就有可能一起去逛街。」墨禹遙說完,金森泉的手機忽然響了輕快的旋律,似乎是為了來訊的人特別設定的音效。

金森泉放下手中的筷子,把手機給搶了回來,第一時間打開那則訊息,「你啊,到底有沒有喜歡花愛音啊?喜歡一個人,不是想要對方把自己當作最特別、最重要的人嗎?」

金森泉快速回著訊息,墨禹遙想著,方才來訊的宮于奈對金森泉來說也是最重要的人嗎?

他跟花愛音的相處模式錯了嗎?他搞不懂。

 

白色情人節這天,是墨禹遙首發個人單曲的重大日子,他以前只想著要成為聲優,從沒想過會以歌手身份出片。

唱片公司是看準他最近配了動畫電影,而緊急趁勢替他出片。不過他有自知之明,音準並沒有黑鷹這麼好,加上製作時間又倉促,單曲的歌唱部份只有一首,其他三首都是朗讀。

這麼一來,三月十四日這天就不能單純用白色情人節來和花愛音度過了。

墨禹遙結束了一整天的行程,回到離經紀公司不遠的電梯大樓住所,才轉開大門,砰、砰兩聲,繽紛的彩帶在他眼前飄散,原本疲憊的心情轉為驚訝,一直壟罩在灰色的情緒瞬間如彩帶般綻放色彩。

「恭喜我們的大歌手終於出片了!」

「呼——呼——偶像!請幫我簽名!」前者是剛從國外飛回來的黑鷹,後者拿著十片CD搶在前頭跟他要簽名的人則是花愛音。

墨禹遙冷靜望著客廳桌上擺滿的火鍋料理,他脫下帆布鞋,接著花愛音手中的十片單曲。

「你們擅自進到我家煮火鍋……」

「當然是要給你驚喜呀!」

黑鷹替墨禹遙拿了包包,花愛音則推著墨禹遙進到客廳矮桌,望著兩人的碗中的蝦殼,花愛音趕緊解釋,「因為等待的時間太久,忍不住就吃了十隻蝦子,就十隻。」

「我只吃了五隻喔!」黑鷹補了依據。

墨禹遙拿起貼心替他準備好的溼紙巾擦拭雙手,也不給他去廁所洗手的時間,花愛音和黑鷹大概餓到極限了,想想也是,都已經晚間十點。

滾燙冒泡的湯汁溢出新鮮食材特有的鮮甜香味,原先已經吃了一些湯包,墨禹遙又再度被勾起了食慾,他拿著花愛音替他盛好的湯料,看著黑鷹雙手合十,他也很有默契的一起說出「開動囉」的話。

和小時候一樣,花愛音的母親因獨自撐起整個家計而工作繁忙,時常將花愛音寄放在他和黑鷹的家,他們三人總是一起說開動,一起吃飯,一起寫作業。

「不好意思喔,是你們要一起度過的節日,我來亂入。」黑鷹撥著蝦殼,把蝦肉放到墨禹遙碗裡,墨禹遙望著房內的行李,看來黑鷹一回國就來他家替他慶祝。

「不會,也好久沒有三人聚在一起了。」

黑鷹忽然起身,很順手從墨禹遙冰箱裡拿出他珍藏的酒,砰的一聲放在桌上,「就等你說這句!我們今天不醉不歸!」

花愛音拿著酒杯,「今晚就睡在這裡,墨禹遙的床就是我的床!」

「你們不要擅自作主,我明天早上還有配音工作,黑鷹你也是吧?」

「喝一杯就好。」

就這樣三人回到小時候一樣,聚在一起聊著聲優界的八卦,互相吐苦水。

才過不到一小時,墨禹遙身旁就多了兩名醉鬼。墨禹遙將黑鷹抬上長型沙發,替他蓋上毛毯,再側目攤倒在男友家中的花愛音。

真是的,一點防備心也沒有。

墨禹遙輕易就抱起花愛音,將她帶到先前口中說的那張床。心想之後花愛音會不會說出「墨禹遙的錢就是她的錢」。

他將花愛音放入溫暖的被窩中,注視她那張好久不見的睡臉,悄悄地彎身,輕吻了她的臉頰。

他將客廳收拾乾淨,梳洗了一番,從浴室走出,注視花愛音思考了一會兒,將東西放在床頭櫃,坐到床邊背對她,擦乾溼漉的髮絲。

想到他回家前花愛音和黑鷹是共處一室的狀態,這就讓他變得無法理性思考,說不吃醋根本是騙人的。

索性,他掀開棉被,躺了進去外加伸手把花愛音給摟進懷中,就當作是讓他吃醋的補償!

 

然而此時,花愛音正如「躺」針氈,她其實在墨禹遙進浴室鎖門的瞬間就驚醒,現在只能繼續假裝睡下去。

這種時候就特別在意覆在臉上的頭髮,好癢、好癢!

她小力地吹著,想把瀏海給吹開,墨禹遙一個動作,她又趕緊像木乃伊一樣,一動也不動。

誰知,對方躺正,把抱入懷中的她也抱到身上。

花愛音只能趁勢埋進對方胸膛猛臉紅,討厭啦,都怪她聽了N百次墨禹遙的BL R18配音,害她現在耳邊充斥著那些叫聲啊,什麼效果音的,金森泉這個壞蛋,怎麼可以壓他男友呢!雖然就只是配音而已,還是會吃醋啊!

「白色情人節有沒有想送給我的東西?」

「……呼……呼……」花愛音心想,白色情人節應該是男生要回送吧?不過她有準備!「你怎麼知道我裝睡。」

「沒有打呼應該是醒來了。」

花愛音一股勁坐起身,「什麼,我平常都有打呼嗎?天啊!那以前睡覺不就像阿公在打呼嗎?我怎麼會這樣!」

「放心吧,除了我之外應該沒有人曾經睡過妳旁邊。」墨禹遙伸手捧著花愛音的臉,摸了摸搓了搓。

「……」

「妳沉默,難道說真的有我以外的人!」

「不不不!沒有沒有,我真的沒有!」除了小時候可能有一起跟黑鷹或是墨禹遙睡午覺之外,根本不可能有男生敢接近她這個曾經擁有阿公聲音的女生啊!她之所以會沉默是因為在微亮的燈光俯視墨禹遙,居然有一種優越感和幸福感,現在她就是攻方了!

「妳怎麼了?」

「快打我。」

「為何突然?」

「快揍我一拳讓我從妄想中醒來,我深怕會做出無法挽回的事情來!」

花愛音知道,墨禹遙是個忍耐力超強的男人,只要她沒點頭,墨禹遙絕對不會對她做親吻以上的事情,但是墨禹遙忘了嗎?眼前這位可是收集各種二創CP薄本和R18廣播劇在床底下的女人啊!

墨禹遙牽起她的手,然而不是照她的意思打在她臉上,炙熱的吻從她的曲著的手指化開,遙遙居然吻了她的手!

這個一觸即發的吻讓花愛音突然腦袋當機,揪住遙遙的衣領,彎身親了墨禹遙。

在她閉眼前,似乎看到遙遙驚訝的睜大雙眼,她頗得意地深吻墨禹遙,從聲優學院畢業,接觸業界至今,她跟遙遙交往超過五年以上了,老實說,她真的不曉得在遙遙心裡她有多重要,也很擔心交往時間一久,工作又忙,感情就會淡掉或是昇華成家人而分開。

「黑鷹在外面,妳這樣我會控制不了。」花愛音被墨禹遙拉住,視線從地板轉了半圈變成天花板,一瞬間就被對方壓在身下。

果然被壓在下面比較羞恥!墨禹遙的雙手撐在她的左右,那雙冷靜的眼僅盯著她,臉紅羞澀什麼的全被對方看光光了!

墨禹遙的唇覆上了她的,碰觸的瞬間彷彿散出了光芒,在陰暗的室內裡充滿著粉紅色的光芒。

「我一直在等單曲活動結束後給妳禮物,雖然打開門看到不只是妳一人時有些失望,但和黑鷹、和妳一起吃飯真的很快樂,讓我想起以前的時光,那是無可取代也無法抹滅的回憶,所以對於你和黑鷹私下會出去逛街的事,我也接受,不過……」

墨禹遙從床頭櫃上拿出準備好的東西,「我還是想把妳綁在我身邊。」

墨禹遙打開女前輩們推薦的款式,那是經典款女戒,「作我的妻子吧,花愛音。」

花愛音沒想到自己會平躺在床上被人求婚,這種狀態,她什麼也不想的就伸出手來,將那早就預留好的位置,交給墨禹遙戴上。

墨禹遙看著戒指和花愛音的手指吻合,不自覺微笑。剛剛好,還好有趁機量過戒圍。

「所以說……我現在是……一線、一線、一線」花愛音亮著手中的戒指,「我是一線聲優的未婚妻!」雖然她也是配音員,但還稱不上一線。

「嗯,那麼就這樣。」墨禹遙躺到花愛音的旁邊,「晚安了,明早還要工作。」說完,側身背對花愛音,把棉被蓋僅僅。

咦咦咦咦咦咦——就這樣!花愛音瞪著墨禹遙的後腦勺,現在有種「好不容易即將到收視率最高的地方,電視居然壞掉」的這種感覺?

「愛音,不好意思,如果電燈泡不在的話,我就不會忍了。」墨禹遙側過頭,「所以別考驗我的忍耐力。」

花愛音從身後緊抱著他,「白色情人節快樂、發片快樂、以及求婚快樂。」花愛音在他身後小聲地說,蹭著他的背後,他便摸著花愛音的手,一起睡著。

 

隔天,才發現黑鷹早就悄悄離開他的家,還把酒全都帶走,早知道就不要忍了!墨禹遙撿起遺留在桌上的禮物,這是黑鷹給他的歌手出道的禮物。

那東西沒有任何包裝,就只是放在精緻的禮袋中,他打開一看,裡面竟是花愛音小時候的照片,而且還放滿六十張!

這應該是他收到最棒的白色情人節禮物!僅次於花愛音給的吻和巧克力就是了。

 

 

 

////////////////////////////////////////////////////////////////////////////////////////////////
這是粉絲團舉辦白色情人節票選,為了得票最多的「墨禹遙」所寫的新番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天晴 的頭像
夏天晴

夏天晴☆天狼星

夏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