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潮呼嘯而過,殘燈影閃在陰暗的橋下,星淋的拳頭重擊向求饒的身影,微光讓血漬如星辰般閃爍,噴灑在星淋的身上。

「……我們……真的沒看到你說的戒指啊!」

星淋扯住對方的前髮,將被揍得瘀青的臉抬高,「他媽的不交出來是嗎?」他抬腿橫掃,對方被打倒在地,恐懼的蜷曲身體。

「真的沒有、我真的沒有拿走那戒指,也許、也許是老大拿走的,可我們什麼也不知道。」西中的混混被打到說話含糊不清,星淋蹲下,再度扯緊他的瀏海,強行把他的頭抬高。

「高一的時候受你們特別的照顧,今天我來感激你們,你們家老大那噁爛的東西被我咬斷了沒?」星淋的手往對方身上那最脆弱柔軟的地方用力一壓,那種痛已經不是被打那麼單純的痛感,對方趴倒在地,已無力回答任何的問題。

可惡,原本想報仇,偏偏沒抓到那個老大。

星淋在被打趴的西中學生間起身,側目夜空殘弱的月光,靜下心之後,才開始感覺到手也痛、腳也痛、頭也痛,他握緊了雙拳,什麼都痛為何心就是這麼冷血!

他彎身撿起松中的外套與書包,倒地的其中一人發出微弱的聲音,「你……你不是……不打架了嗎?為什麼……」

星淋舉手瞪向對方,對方旋即抱頭蜷縮身體,「我爽!問那麼多找死啊!」他作勢出拳,對方怕得往前爬行,口袋零錢掉滿地,狼狽逃跑的模樣讓他沒了打架的興致。

星淋頭也不回地離開橋下,就算他有打架的原因,也不會告訴手下敗將好嗎!

他獨自走在陰暗的對街,家裡附近的麵店已經拉下鐵門,餓……好餓喔,對了這麼說來,今天除了早上喝一杯牛奶外,就沒吃任何東西了。

他想起了今天在學校發生的事情,就一肚子火,扭頭走回家。

 

幾小時前──

「再怎麼說,浩亦辰成績這麼優秀,怎麼可能無緣無故打人,一定是招人指使,應該處罰指使者!」

「這還用說!一定都是朱星淋搞得鬼吧?聽同學說他們兩走很近,肯定是被朱星淋威脅才出拳打架。」

便利商店的目擊者將週末發生的打架事件一狀告到校方,阿辰因而受了停學一週與大過的處分。朱星淋站在校長室前,抬起的手停在半空中沒有敲下去。

「就說了朱星淋是候補進到這裡,又愛找西中學生打架鬧事,早就該讓他退學以免毀了松中名譽,還不是你們袒護他,說什麼可以改、可以教育,搞到最後,讓有機會考上前三志願的浩亦辰受到大過處分,將來他是要拿什麼去推甄申請?」

「學務主任你本末倒置了吧!這事本來就是浩亦辰出手,監視器大家都看過了,怎麼又把責任推給朱星淋,他雖然有不良的紀錄,但不是每件事都是他的錯啊!而且星淋的物理化學成績還不錯。」年過六十的班導師、幾位其他班導師與學務主任在校長面前爭辯著誰對誰錯,站在門外的星淋深吸了口氣,直接敲門。

「誰在外面?」校長終於出聲。

「抱歉,打擾了。我是二年三班的朱星淋。」

「進來吧。」

朱星淋一打開門,立刻與不對盤的學務主任四目相對,抿了抿嘴,雖不情願,但事情的緣由是他沒錯,他九十度鞠躬致歉,這還是他頭一次把頭擺這麼低,盯著新買的球鞋隱忍,「這一切都是我威脅浩亦辰,不幫我揍人我就揍他,這全是我的錯。」

「看吧!就是朱星淋搞得鬼吧。」

朱星淋感受到有人逼近,對他指指點點,他忍住想把對方指頭凹斷的衝動,咬牙維持低頭的狀態,「所以就處分我吧!這一切都跟浩亦辰無關!」

 

回憶完,朱星淋俯視腳上那沾了血漬的球鞋,「可惡,才剛買耶。」還好那些人本來就不想懲罰阿辰,現在有了理由,便很快就將處分擺在他身上。

星淋的腿用力一掃,把路邊的垃圾桶給踢凹,明明這是他要的結果,但只要想起學務主任的臉,不知為何心裡就一把火。

他漫無目的在家裡附近晃,走到阿辰家樓下,望著沒有亮燈的二樓,連他都覺得不可思議,高中時的他性格暴躁愛打架又愛換女友,說是人渣也不為過,為何阿辰這樣的人會跟他當朋友呢?是因為從小就認識的關係嗎?還是說……

他想起在結婚前夕,接到阿辰在電話裡的那句「因為我愛你」而停下腳步,推開常年都沒上鎖的公寓大門,走上二樓。

不按電鈴也沒有事先知會,用阿辰的母親給他的鑰匙,轉開阿辰的家門。

阿辰家裡沒有人,他也沒開燈,脫了鞋,經過餐廳,看了一眼空無一物的桌上。對了,阿辰的母親跟教會的朋友出國玩,這幾天阿辰都去外面吃飯吧?

「呿,肚子好餓。」星淋瞥了一眼後,直走進阿辰的房間,書包隨便一扔,疲憊感使他全身放鬆趴倒在阿辰的床,身體陷入柔軟的棉被中,他有回到家的感覺,枕頭殘留的洗髮精香味讓他放心,如果他能永遠停留在這時間,只窩在這裡什麼都不做該有多好。

浩亦辰喔,你這混帳到底有沒有喜歡我啊?

星淋躺下去沒多久就睡著了,昏昏沉沉的,似乎有人進了房間,推了他將他翻過身,抽起他壓在底下的棉被,再蓋到他身上。

耳邊有窗外規律的雨聲,棉被的溫暖讓他又有了睡意,微弱的意識再度沉入夢海中。

輕飄飄地就像浮在水面上,可奇怪了,他不覺得冷,心暖暖的,煩惱的事都順著漣漪往外散去。

似乎睡了很久,他微睜開雙眼,伸手一碰,碰觸只有他一人的床。

旁邊沒有人,觸上心頭的為何是失望呢,他到底想要的是什麼,是想要阿辰就睡在他身邊?還是希望阿辰別喜歡他?他呆坐在床上,看著門縫滲進來的光線,那迷濛的燈光就像罌粟催眠著他,他的雙腳一踏,觸著冰冷的磁磚,緩緩地步向房門,轉開門把,盡量不出任何聲音地走出房間。

看著客廳點了一盞微弱的桌燈,那道身影,那畫架、畫布、刺鼻的油畫顏料味,他明白了,阿辰是他黑暗的人生中唯一的光線,是他不想失去的唯一。

他不知何時走近阿辰,從後方緊緊抱住阿辰,他能感受到對方似乎僵住了,沒有即刻回頭或推開他。

「好耀眼。」

「燈光太亮了嗎?」

星淋貼在他的背,搖著頭,「越是看著你往前進的背影,我就越自卑。」

阿辰沉默不語,只是放下油畫工具,脫掉工作圍裙,溫柔地鬆開抱住自己的手然後轉身。

「那我不畫,也不走了好嗎?就停在這裡,停在這個十七歲,等你。」

星淋抬眸,盯著那沒什麼情緒的雙眼,明明是阿辰喜歡他,為何從不主動對他做任何事?

「我也沒要你停著不走……」

「這其實是我真的想做的事情,停在這個無憂慮的高中生活,看著你變得更好,那我也會很快樂。」阿辰盯著星淋的手,「你的手好冷,我去拿件衣服給你。」

眼看握住的手就要離開,星淋往前一抱。才怪呢,如果我結婚了,你還會快樂嗎?星淋只是抱著阿辰,可沒想到還是被阿辰推開,拿了件保暖的外套給他,「待會幫你擦完藥你再去睡吧,明天不是要上課?」

星淋穿上毛外套,「該去睡的人是你,明天你就恢復上課了。」

「恢復上課?什麼意思?喂,星淋!」星淋套上阿辰給的外套,側倒在沙發上,「至少讓我幫你擦個藥再睡吧!」

阿辰跪在他身邊,拿出沙發桌底下的醫藥箱,星淋閉著雙眼聽話轉到正面,「你明天正常去上課,我來這裡就是傳學校的話給你聽,嘶!」星淋到抽了氣,傷口被碘酒擦拭而灼熱刺痛,雖然今天全勝,自己也受了不少傷,「好痛喔,可以不要擦嗎?」

阿辰丟掉用過得棉花棒,「不行。」

星淋冷不防地被阿辰捲起了褲管,低頭一看,才發現腿上都是瘀青,大概是最後發洩踢了垃圾桶,自己受的報應。阿辰摸著他的小腿,上方有紅有紫,雙手抹了發涼藥膏,揉著他不長肉的小腿,揉完又捲起他的袖口,盯著手背到肩膀多處的傷痕,「不是說不打架了?被人找麻煩了?」

星淋瞥過頭,似乎是因為他沒有回答,所以阿辰就揉的更大力,「好痛喔,小力點啦!」

「會痛就不要找人打架,拳頭打在別人身上,自己也會痛吧?」

「就算會痛,我還是會打啦!就不爽啊!嗚……」星淋看向別的地方,不想把痛得揪緊五官的表情給別人看。

「你把我的錯攬在身上對吧?」星淋不說回答,阿辰就認定是默認了,「我會再跟校方解釋,那便利商店的事情,為何不跟我說?」

星淋氣得坐起身,「拜託!便利商店那這麼噁……」他盯著阿辰訝異的表情,大概是自己反應過大讓他驚訝了吧?噁心這個詞沒說出口,「我覺得那沒什麼,反正我太受歡迎了,男女通吃而已。」

「這種時候還能自嘲,就屬你了吧!」

「我是說真的啦,你看,你覺得貓很可愛,你會先確認牠的性別嗎?」

「不會。」

「就是說啊!所以同性會喜歡我,大概就跟喜歡貓一樣吧?」

阿辰放下揉好的手,又抹了些藥膏,這回直接捧著星淋的臉,冰涼的觸感讓星淋身體發顫,盯著離自己好近的阿辰,「一般異性戀的人都會覺得噁心,你倒是很會替別人著想。」

「其實被告白的當下,我多少也覺得不舒服,畢竟他不是我喜歡的人,還跟我同性,可回家後我想了很多,大概就是這種喜歡貓狗的感覺吧?這樣想我就不會覺得尷尬了。」

阿辰緩緩地抬起他的臉,指尖滑過他的傷痕,「可我並不是這樣想。」

星淋被阿辰揉著臉頰的瘀青,一邊感受對方的吐息,他不是什麼純情的人,也不是沒接吻上床過,可現在的他卻害臊的想躲起來,隨便縮在沙發裡都好,他不想被對方看透自己,看透自己眼底的緊張,「……那是怎麼想的?」虧自己還能在這種狀態問話。

阿辰看著星淋那雙映有他的眼眸,「就像你會跟女人上床一樣,男人也能跟男人上床,這點我就不覺得是像貓狗可愛那麼簡單的感情。」

星淋什麼成語都沒記,但此時他想起「自掘墳墓」這四個字,「呵,原來如此!」

他別過頭,阿辰卻把他給轉正,「換我有問題問你了。」

不會是要告白吧?還是問對他的感覺?拜託不要是這種問題,他現在還沒有整理好情緒!

「你覺得我該跟班長交往嗎?」

星淋停頓了三秒,「蛤?」鼓在身體裡的緊張氣氛全都洩了,「班長?我連她名字都不記得。」可看阿辰認真的表情,他也不好再用開玩笑的口氣回答,「這種事幹麼問我,你自己決定啊!我交往的時候有問過你嗎?」

「你一次也沒有。」阿辰壓低嗓音,眼神也略帶無奈,「那如果我答應,你會怎麼想?」

「我就、就頂多沒人陪我吃午餐也沒人陪我吃晚餐,來你家找你,可能會撞見你跟女友嗯嗯啊啊的畫面吧?」臉上的藥膏開始起了作用,星淋覺得臉皮有些麻有些痛,他把痛這樣解釋著,「嗯,這樣我還挺寂寞的。」

「那我拒絕,你會怎麼做?」

星淋不明白阿辰為何把問題丟給他,但為了不讓阿辰喜歡上他,他得說些什麼才行,「不要拒絕,就接受吧!這樣你就不用老是跟我行動,兩個男人常常一起出現,別的同學會誤會我們有什麼關係呢!」

「你對我,就真的沒有一點可惜嗎?」

星淋聽著阿辰用低沉的嗓音說完,還來不及作任何反應,炙熱的雙脣就落在星淋的脣上,這實在太突然了,他完全不認為阿辰是那種沒思考就行動的人,他想張嘴反駁,卻讓對方有機可趁,溼潤的舌尖探入他的口中,將他殘餘的理性攪和掉,酥麻的刺激感讓過多的唾液在口中發出曖昧的水聲,快感讓星淋有一瞬間想這麼沉淪下去。

但他還是肘擊撞開了阿辰,揍了他一拳,緊扯住阿辰的衣領,「你到底想幹嘛!」

「他親過你嗎?」

「你說誰?

「便利商店的。」

「怎麼可能啊!如果真的這樣,我怎會讓他活著回去!」

「那你也不讓我活下去嗎?」

星淋氣得只能緊抓住阿辰的衣領,盯著被他揍紅的那張臉,「你今天是那根筋不對,一直問一直問很煩耶,我幹麼要去回答那些不願去想的問題!」

阿辰開口,卻沒發出聲,「我想今晚我真的不正常,對不起,吻了你。」

「如果你要道歉,那就跟別人交往,不要再來煩我了!」星淋推開了阿辰,把阿辰給的外套丟還給阿辰,逃出阿辰的家。

 

 

試閱已結束,喜歡的話歡迎前往

新書介紹

金石堂

博客來

SPP官網

or   回到第一篇試閱     ①24 years old回到與你共有的時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天晴 的頭像
夏天晴

夏天晴☆天狼星

夏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