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松中時舊校舍一片漆黑,他撐膝喘了幾口氣後,失望地站在走廊上,眼前是熄燈的美術教室,想想也是,都快十點了,社員早就回家了吧?他甩頭離開,想直接衝去阿辰家找人,但走沒幾步又停了下來。

也許是想見卻見不到阿辰而產生的幻覺,眼前浮現出阿辰用那修長的指尖握住畫筆,勾勒出色彩的身影。

他好想看阿辰的畫作!雙腿轉回美術教室,幸運的是,美術社居然沒鎖上門,他便推門進入,手不由自主按下開關,教室內的日光燈閃爍了幾下後打亮室內所有的畫作。

星淋因體力透支而泛紅的雙頰變得更為紅潤,他一步步接近阿辰今日完成的作品,伸手摸向水彩紙凹凸的觸感,指腹劃過畫上安穩熟睡的人物,這就是阿辰眼中的他嗎?比放學時看到得更為細緻,作品更透出了阿辰特有的空氣感,指尖一路滑到右下角阿辰的簽名,半小時或是一小時前阿辰就站在這裡畫著他嗎?

他從沒看過也沒辦法看到自己睡著的模樣,所以看到圖中如此放心熟睡的自己,身體也跟著害羞而發燙。

……別對我這麼好。

許多說不出口的話,這瞬間好像全都可以脫口而出!星淋急忙拿出手機,見好幾通未接來電,他急忙撥了回去。電話正在響,心跳也跟著急速跳動。

@我好想你、想見你、想聽你說話、想聽你再說一次……我愛你。@

「喂?星淋你怎麼一直不接電話啊?下班了嗎?」

聽見阿辰的聲音,星淋低下頭,抿緊脣角。

那些快溢出喉嚨的渴望卻卡住沒說出口,因為阿辰的聲音讓他閃過了個念頭,要讓二十四歲的阿辰別發生意外其實很簡單,只要阿辰不要向他告白,不讓阿辰喜歡上他,未來就不會發生那些事。

「……」為什麼要讓他在第二次回到高中時,找到從未發現過、那些阿辰對他的好,讓他逐漸在意起阿辰卻又不能喜歡上對方呢?

「星淋你沒事吧?」

「……我沒事,想說那麼多通未知來電,是想請我吃飯嗎?」

「我回家時繞去那間便利商店找你,可沒看到你,想說你是不是下班回家了。」

星淋咬牙,把那些在便利商店遇到的噁爛事情吞了下去,「……你忘了我試用期不用上那麼久嗎?嘖,沒事別搞得像發生什麼大事一樣,害我白擔心。」

「你會擔心我嗎?」

「當然啊!我們不是……最好的朋友嗎?」說出這句話時,星淋緊閉著雙眼,被擠落的淚水像代替他心裡真正想說的話,流了出去。

「嗯,早點睡吧!你還沒回家對吧?明天有化學小考你可別忘了。」

「很嘮叨耶!你越來越像我爸了,晚安我要掛電話了。」

「晚安。」

星淋按下通話結束鍵,不知為何,他覺得好冷,全身像麻木一樣沒有任何感覺了。他關上美術教室的燈,離開美術社。

 

※※※

 

十二月二十四日,是聖誕夜也是松中的校慶,面對有聖誕節卻無法跟戀人獨處一整天的學生,聖誕夜前夕的此刻,班上瀰漫著怨念,發出釘木頭的聲響──他們正在做校慶攤位的佈景。

朱星淋輕輕一扯,懸掛在天花板的聖誕燈立刻掉落,「哀怨個屁啊!你們給我認真貼!校慶結束才是聖誕夜吧?」

在朱星淋負責人集權統治下,二年三班這次男生負責攤位的擺設製作,女生則負責採買食材和研發菜單,以至於美好的周六午後,教室裡清一色都是男性,「星淋,六日還要來學校太殘忍了吧!女生還可以出外逛街順便採買食材,我們卻只能待在星期一到五都得在的班上。」

「我還不是跟你們一樣待在這裡!想早點回家的話就給我認真做!」

原本還在跟星淋抱怨的男學生,表情突然一轉,向走廊方向傻笑揮手。

「好噁喔你們。」到底是什麼人讓他們態度轉這麼多?星淋頭一轉,發現走廊上站了一位清秀的女學生,她是高一的學妹,也是本年度男學生私下票選的冠軍,被譽為校花。

學妹雙手提了重物進到高二學長姊的教室「大家辛苦了!」,一見到有機會英雄救美,男生們全湧上前幫學妹提飲料。

「學妹不但人正心地又好,飲料是請我們的嗎?」

學妹羞澀地看著留在原地的星淋,「我聽星淋學長是班上的負責人,所以……」

「吼,又是朱星淋!」

「朱星淋快把那張臉面具給我拿下,你這個禽獸!」

星淋揍了說這話的男學生,「現在誰才是色狼啊!」其實星淋有不想見到這學妹的理由,他並沒有跟其他男生一樣湊到學妹身邊。

學妹有意無意地接近星淋,「學長,待會……」

她正打算要開口約星淋,星淋的手機卻響起,「不好意思,我接個電話。」她看著星淋走出教室,難過地揪緊眉目。

她也是班上攤位的負責人,在校慶負責人會議中見到星淋學長就一見鍾情,原以為用外表優勢,對方即使不認識也會接受她的告白,可星淋學長卻狠狠地拒絕她。

為什麼跟傳聞說的不一樣呢,不是都說星淋學長因為家庭因素害怕寂寞,對告白幾乎來者不拒,分手也乾淨俐落。她聽說星淋學長已經單身幾週了,為何不接受她的告白?在那群女孩中她明明是最漂亮的!

「看這個表情,肯定又是阿辰吧!」把牆壁重新刷白的男學生討論起特意走到外頭講電話的星淋。

「說真的,我很少看浩亦辰說話耶,他一臉酷樣,一開始分班跟他對上眼,還以為會被他揍。」

「所以只有星淋能當上他的朋友吧!畢竟打架星淋也不會輸!」

「我聽說他們從小就認識,好像住很近。」

「學長們,請問你們在說哪位學長呢?」一見學妹提問,男學生立刻放下手邊工作,開始說起對浩亦辰的印象。

簡單來說就是一個很酷的帥哥,不太跟同學打交道,是朱星淋最好的知己,學妹統整出學長說的重點。

星淋講完手機後回到教室,先是瞪向放下手邊工作只顧聊天的色胚,再瞄一眼學妹後瞥開,「出租服裝那邊出了點狀況,我去看一下,待會就回來。」

有校花學妹在,此時男學生們恨不得把朱星淋給送走,可學妹卻向前拉住星淋的外套衣角,「我也跟去好不好,我可以幫學長的忙!」

如果是當初的十七歲,星淋會毫不猶豫答應,可現在……「不了,妳也有班上的事要忙吧?早點做好早點回家。」星淋抽回自己手,轉身離去。

被留下來的學妹望著星淋離去的背影,現在留下來也沒意義了,星淋走沒多久,她也跟著離開。

 

※※※

 

出租服裝的店家就在捷運站斜對面,星淋走出捷運站,立刻搜尋到扛了兩大包衣服站在店門口的阿辰,他顧不得還未綠燈就衝向對面。

搞什麼啊,都已經處理好了還叫他來,是不知道班上還有很多沒佈置完的地方嗎?

刺耳的喇叭聲使他走速減慢,側邊刺眼的車燈讓他的雙腿甚至停了下來,停在馬路中央。

他的視野裡浮縣阿辰出車禍的幻影,車鳴聲越來越大,周圍的空氣急速凝結,全身肌肉過於緊繃反而變得不知所措而站在原地。

阿辰肯定是被巨大衝力撞上才會重傷到昏迷不醒。

一想到這些,皮膚和內臟都跟著痛了起來。

「喂!星淋!」阿辰放下手邊的衣物,衝向還呆站在馬路中央的星淋。

被星淋擋住的駕駛大罵三字經,星淋仍失神停在原地,直到一雙溫暖的手握緊他,把他拉到安全的人行道,「你在做什麼啊!突然停在馬路中央很危險耶!」

星淋低著頭,喃喃自語地擠出聲音,「阿辰還不是一樣,所以才會出車禍。」

「我什麼時候跟你一樣了!」

星淋突然雙手握住阿辰,「那麼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可以像我一樣衝到馬路中央給車撞。」

「我不會做這種傻事。」

「是嗎……那就好……」他在幹麼啊,在還沒釐清肇事原因是駕駛還是阿辰之前,他怎麼會以為阿辰是被拒絕心情不好才被撞,搞不好阿辰也只是隨口告白,並沒有這麼喜歡他啊,搞不好之後阿辰就跟班長交往,然後……然後未來就不會發生那些事。

星淋不懂自己究竟在想什麼,他用力抓住阿辰,「那如果是被我傷害呢?假使以後都不能見到我呢?你會做傻事嗎?」

在人來人往的鬧區街頭,阿辰愣住了,他從沒想過這樣的事情,也從沒猜想星淋會這樣問,低沉的嗓音脫口而出,「那我會留在原地等你。」

阿辰溫柔地撥開星淋的手,「出租店那邊說當初點錯數量,能借我們的數量比原本說的少一件,所以免費借我們一套玩偶裝當做賠償,說是盜版的懶懶熊裝扮。」

校慶的話題將星淋從負面思緒拉回現實,「喔,玩偶裝啊,那也好,就男生輪流穿玩偶裝拉生意。

「嗯。」

阿辰側目著星淋那張苦惱的表情,心裡也有自己的堅持,他繼續換了話題,「其實我打給你,是想讓你出來透個氣。」阿辰指著出租店的巷弄,「在等店家開門前我有繞去附近看看,有間甜品看起來不錯吃,要吃嗎?」

星淋猛一抬眸,眼神略帶責備的意味。

「怎麼了嗎?不想吃?」阿辰無辜地搔著頭,星淋卻快步走向出租店門口,撞了一下阿辰,把阿辰丟下的兩袋服裝拿在手裡。

「肚子餓當然要吃吃到飽啊!我請你吃!」說完,星淋雙手拿著大袋,走向299燒肉吃到飽。

兩人花了一小時半吃燒肉吃到飽,晃到下午四點才搭捷運回到學校附近。

「嗝,好撐喔。」星淋摸著凸出來的肚子,感嘆著十幾歲的身體真好,就算吃再多也會拉……消化完畢。年紀越大新陳代謝就會變低,加上工作又得應酬喝酒,他低頭摸著腹部,會不會到四十幾歲的就會有啤酒肚?

呸呸呸!別想這種高中生不該煩惱的事!

「這些租來的衣服都有燒肉味了。」阿辰瞄著自己手上與星淋手上的那兩袋服裝。

「管他的!煩惱的時候,就是要大吃大喝啊!這樣血全會跑到胃裡,腦袋就可以放空。」

「有什麼煩惱要說來聽聽嗎?」

星淋停下腳步,感受阿辰的目光緊抓住自己不放。

「……我待會兒要去跟店長拿離職的東西,可以先繞去我打工的便利商店嗎?」

「好啊,那有什麼問題。」見星淋的神色凝重,阿辰也跟著皺眉,「便利商店那邊發生什麼事了嗎?」

「不,沒什麼。」星淋低下頭,「我只是覺得負責校慶又得打工太累了。我過去講一聲就離開!」

「校慶的工作只是短暫的吧?」

「我就是不想打工了啦!不想說原因!」說完,星淋把大袋的服裝留給阿辰,不想把理由說出口,只能拔腿衝往巷口的那間便利商店。

「喂!怎麼一個人衝過去!」阿辰提起兩大袋服裝,跟著過去。

先前狼狽的逃離現場,星淋已經有一個多禮拜沒回便利商店那裡,雖然都有電話請假,但離職時還是得把員工資料銷毀比較安心,避免變態前輩來家門口堵人。

自動門的叮咚聲讓他越來越不安,他打電話問過店長的班表,記得這時段變態前輩不在,是應該不在才對,然而那爽朗的笑容就出現在收銀台前,和女顧客有說有笑的身影讓他怯步了,可在同時又發現自己不該停下腳步,此時的自動門因他的停留而叮咚了好幾聲,反倒吸引收銀台員工的注意。

看著變態前輩臉上的粗框眼鏡,星淋認為自己大概好一陣子都不想買這類無鏡片的粗框眼鏡了。

「又!好久不見了,今天有班嗎?對了,我都忘了你已經提離職了。」

星淋呼了口氣,故作泰然的走向收銀台。「店長今天沒來嗎?」

前輩正替顧客結帳,似乎是想結完桌上這堆飲料才回話。

「你從沒叫過我的名字耶?我叫言封,叫我阿封就行了,可別在內心稱我變態前輩。」

當顧客結完帳離開,星淋立刻扯住阿封的衣領,「媽的,你對我做那種行為,不稱你變態稱什麼?」

阿封態度輕浮地冷哼著,「只不過是被我壓聽我告白而已,這樣就算變態?你鄙視同性戀囉?」

「還不都是你說那些噁爛的話!而且我並沒有鄙視同性戀,可如果對象是我,我還是覺得噁心啊!」尤其對象又是你這種人!星淋沒把話說完就握緊拳頭,預備朝阿封的臉揮擊,自動門再度發出叮咚的聲音,他趕緊鬆手,就怕顧客發現而檢舉他們,只不過一回頭,阿辰就提了兩袋衣服站在那裡,彷彿就像方才的他一樣,遲遲不進到店內。

阿封察覺到星淋面有難色,猜想了兩人的關係,然後再度掛回爽朗的笑容,「歡迎光臨!」

星淋小聲地把想說的話趕緊說完,「你自己說跟女人玩膩了所以想跟男生交往看看,你也只不過是玩玩,別把自己說得像是沒人理解的同性戀!」

阿封從後方櫃子拿出店長交待要還給星淋的資料,起身的同時,他感受到站在自動門前的那個人,就像星淋的保鏢一樣無時不刻盯著這裡的一舉一動,被這眼神注視還挺令人直打寒顫,「你啊,真是不懂同性戀愛上直男的心情,不是每個人都能一直守在你身邊,默默等你首肯。」

「啥,你在講什麼?」

「拿去吧,這些是你的員工資料,原本想用碎紙機銷毀,不過以你的個性,會擔心我拿去做什麼吧?直接交給你比較快。啊!歡迎光臨!」以便利商店員工的專業度來說,阿封前輩相當敬業,但在交友與性方面就……

「你的朋友在等你吧?快走吧!」等顧客經過收銀台,阿封才收起笑容,「雖然對你說了那些話,不過我還是歡迎你回來便利商店,或是想通了男人比女人好玩時,隨時回來找我。」

「前輩……你……」星淋難過地揪緊眉目,卻在瞬間變臉,「媽的,你講得一副好像是我做錯了什麼,你才是最好別讓我再見到你,每看一次我就揍你一次!」

星淋看阿封忙著替顧客結帳微波,反正都拿妥資料,打算閃人,阿封卻在他離開前刻意提高分貝,「星淋,那天的事情對不起唷,是我太激動抱了你,對你做了那麼多讓你困擾的事,我會好好檢討,希望你別把我設成黑名單。」

不管是委託微波的客人還是站在門邊的阿辰都聽見了這番話,客人尷尬地瞥過頭,假裝去看其他商品。

反正不幹了,星淋也不把他的話當一回事,但臨走前,阿辰卻不肯離開門口。

「喂,走了啦?你待在這裡要作什麼?」

阿辰直瞪著收銀台的員工,「你離職是因為那傢伙嗎?」

「蛤?他才沒這麼偉大。」

「是因為他嗎?」

「阿辰,你怎麼了?」

星淋被阿辰硬塞了兩袋服裝,雙手頓時沒有空閒能捉住阿辰,「喂,你要幹麼啊!」他回頭一看,阿辰就當著顧客的面前,揍向阿封的臉。

伴著顧客的尖叫聲,那粗框眼鏡被打落地面反彈了幾次,阿封被阿辰打倒在地,他抹去嘴角血絲冷哼,態度依然輕浮,「聽見『噁心』這兩字就把怒氣牽扯到我身上,你還真是心胸狹隘的男人。」

阿辰雙手揪住阿封的衣領,把他拉起後,雙眼充滿殺氣地再揍了一拳。

「阿辰,別打了!」星淋顧不得什麼出租衣服,立刻向前拉住阿辰,阿辰的雙手握得快爆筋,凸出的關節就像要滲出鮮血一樣緊繃。

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阿辰揍人。

眼看目擊的民眾正撥打手機報警,星淋立刻伸手緊抱住失控的阿辰,即使對方是欠揍的傢伙,他也不希望阿辰和他一樣,被貼上不良的標籤。

「阿辰,求你別打了,別為了這種人毀了前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天晴 的頭像
夏天晴

夏天晴☆天狼星

夏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