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回到過去吧,回到那些我錯過的、與你的時光──

「星淋、星淋!午休結束了。」

低沉熟悉的聲音在他耳邊喚著,他緩緩睜開眼,那人背著光,刺眼的光芒讓他看不清對方的臉。

「你說過物理課遲到要到走廊罰站很丟臉。」對方支著下巴思索著,「不過你也說過站在外面蹺課很方便,你想蹺課?」

星淋揉揉雙眼,背光的身影逐漸清晰,俐落的黑髮、沒有情緒起伏的五官,然後是……

「蛤!高中制服?」星淋低頭看著自己的衣服,「天啊!為什麼我也穿高中制服!」

「那你想穿什麼衣服?」

「等等,你先別跟我說話!」星淋伸手摀住阿辰的嘴,然後四處張望,沒什麼特別的校園景色,廣場中央樹立了美化三千的校長雕像,雖然有種櫻花樹,高一那年卻完全沒開花,然後在平視阿辰那身藍色調的制服外套,「這不就是我的高中嗎?」

他扯著自己的頭髮,他記得高中染了金髮,還硬把太過柔軟的髮質塗了很多髮膠讓尾端外翹,手裡的黏膩感還真上了不少髮膠,他再摸向為了叛逆穿的耳洞,真的有耳環。

他出社會後就拔掉了,現在怎麼還有?

他冷靜地站起身,用生平最宏亮的聲音喊著,「幹!」

他回到過去了?!

 

※※※

 

想像心中住著二十四歲面臨社會殘酷面的大人靈魂,外表卻是什麼都敢衝、正值青春期的十五歲身體。

「饒了我吧!」星淋扛著一大疊作業,踏著沈重的步伐邁向走廊盡頭,才說外表青春,現在卻像老頭走得很慢,這也沒辦法啊!二十四歲的他醒來後穿著高中制服,怎麼想整人節目也不可能花這麼多錢找全校學生當臨演。

那答案雖然很明顯,但他一點也不想承認──他穿越時空回到高中時期,而且還是高一上學期!

誰會相信向流星許願就能回到過去,這該不會是夢吧?

他一手抱住大量的作業本,勉強抬手捏向前方高大的身影。

「怎麼了?」明明捏得很大力,阿辰還是面無表情地回眸著他。

「我說你啊,一點痛覺也沒有嗎?你是外星人嗎?」

阿辰注視著他,然後將目光擺在星淋的耳環,空出的手伸向星淋,指尖才剛碰觸到耳垂,就被星淋給拍開。

慘了,反應太大,都怪阿辰在電話中向他告白!星淋趕緊圓場而提高音量,「摸一次一百元喔!」

沒想到阿辰還真從口袋掏出一百元鈔票,放在星淋捧著的作業本上,「耳洞還有發炎嗎?」

星淋趕緊用下巴壓住那白白得到的鈔票,心想,還真的給錢,到底把他當什麼了,「應該沒了吧,不痛了。」

「那就好。」說完,阿辰轉身繼續往前進。

星淋停下腳步,午後的陽光斜映在兩人逐漸拉開的距離上,揚起的灰塵在光線照射下,竟如星辰般在他面前飄移。

我想重新來過,回到有你的時光……

這不是謊言,他真的很喜歡有阿辰陪伴的學生時代。

如果這不是夢,那應該是神給他的機會吧?讓他再次回到學生時代,擁有阿辰陪伴的時光,或是讓他改變阿辰的過去,讓阿辰的未來不會像現在那樣,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

被太陽照射的右臉逐漸感到灼熱,喚回了星淋的意識,此時阿辰已經離他很遠,他抬起腿,快步跟上阿辰。

——因為我愛你。

——我愛你,所以更不能參加你的結婚典禮。

星淋抿緊脣角暫忘這些話,跟著阿辰進到一年六班,他記得高一有段時間常來這個班級,可當時在做什麼呢?也不過是九年前的事而已,但他對高中時代的印象就只有打架、玩樂和交女友而已,平常上什麼課、做什麼事一點印象也沒有。

星淋用鞋尖推開教室門,「媽的,連作業也要別班來送!這裡的同學都是廢渣嗎?」

阿辰沒說話,只是認命地將作業擺妥在講台上,對那位動不動就發脾氣的物理科老師來說,上課遲到只罰勞動送作業已經算不錯了。

星淋才剛把作業放到講台,一道身影飛快撲向星淋,她緊擁住星淋不放,那傲人的上圍緊貼著星淋,「星淋!你是來看我的嗎?」豔麗的女學生主動投懷送抱,「社團結束我會去美術教室找你喔!說好今天放學要一起逛街你可別忘了!」

星淋將目光從上至下打量對方,印象中在高中交往的女生,胸部有D罩杯以上的好像只有兩個,「妳是小鈴嗎?」

「當然啊!星淋你是怎麼了?失憶了嗎?」

好險猜對了,「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是小鈴的話,就乖乖等到放學後再來黏我。」

「……遵命。」小鈴聽話地讓位先讓阿辰經過,星淋站在原地,訝異那道身影居然沒等他就離開?

「那我也先走了,這些作業本交給妳分了,待會見!」

「星淋拜拜!愛你喔!」

星淋小跑步地跟上阿辰,等兩人都出教室後,女學生才慢慢靠近小鈴,「小鈴,你真的在跟朱星淋交往喔?朱星淋不是傳說中交往不超過一個月,最短還只有三天而已,說是吃乾抹淨就會甩人。」

「而且他還常常找西中的學生打架,聽說他常蹺課跑到頂樓,糾察隊還在那裡找到煙蒂耶!」

小鈴斜睨著那些說星淋壞話的女學生,「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啊!再說星淋就是長得帥,重點就是他很帥!有多少女人想跟星淋交往啊!我好不容易排到成為正式女友,就別忌妒我好嗎。」

「是是是!哪天被甩了可別哭著找我們。」那群女學生不歡而散,離開時小聲地送了最後一句,「還不是因為罩杯才跟妳交往。」

小鈴吐舌對她們扮張鬼臉,聽男友的話發送作業本給班上同學。

這話傳到還沒完全離開的星淋耳中,他並不在意這些流言,反正這些人天性就愛嚼舌根講八卦,不過和他只差一兩秒走出教室的阿辰卻已不見蹤影,就像拔腿就跑似的想趕快離開六班。

「喂!你是怎樣!在炫耀比我高這件事嗎?」宏亮的嗓音卻沒能喚住阿辰,星淋只好拿出高中絕活,飛野似地衝了過去。

他大力推了一把阿辰,跑到阿辰的面前,那衝力讓阿辰硬是往前了好幾步。

被推而彎身的阿辰從星淋那雙高筒帆布鞋往上看至星淋那時尚帶了點騷包的臉蛋,見星淋手伸來搭住他的肩膀,踮腳把他拉低了些,「幹麼?六班有你討厭的人嗎?早說我就自己拿過去啦!」

「這樣你也好嗎?」

作勢在說悄悄話的星淋聽不太懂這話的含意,「蛤?火星話我聽不懂喔!」

「我說,這樣好嗎?跟只喜歡你外表的女學生交往,而且最長的紀錄還真只有一個月。」

「為什麼不行啊?」星淋收回手,站回原來面對阿辰的位置,雖他已經二十四歲了,但戀愛的價值觀從沒改變過,「人的第一印象本來就是外表啊,要是哪天有人告訴我『因為我的個性而喜歡上我』,我倒想問問他有多了解我呢!感覺說這種話的人很假。」

連我都不了解的自己,怎麼可能有人會真的了解我?更別說因為個性喜歡我了!星淋沒把後面的話說出口。

阿辰欲言又止,這時,從兩人後頭傳來嘻笑的吵鬧聲,「唉額?是星淋耶!還以為今天你也蹺課咧!怎樣,不是說要集滿七天換學務主任的勞動?」

「靠北,我又不是被虐狂,滾啦你們。」

四班和五班的男同學聚到星淋與阿辰的身邊,他們雖與星淋打鬧調侃,但對於沈默寡言的阿辰只敢點頭或用眼神打招呼。

「喔!我知道啦!你今天來是因為放學要跟D罩杯的女友約會吧!上次你有提。」

「是喔?我是這樣說的嗎?」

男同學對看了一眼,不約而同地搭著星淋的肩膀,「吃了嗎?」

「好吃嗎?」

「吃什麼啦!」被男同學壓下而彎身的星淋,視野裡那雙熟悉的白球鞋先是後退,然後轉個彎,走進一旁的三班教室。

阿辰?

「我們是在說上床了沒?」

「阿辰真是的,是不是男人啊!每次提到這話題就閃人。」

四班五班的色胚依舊不放過星淋討論這話題,老實說他也不記得到底有沒有,但就算有……

星淋使出打架的本領,腿一掃再用力肘擊,其一先是往後被扳倒,另一位則是腹痛不支倒地,「好不好吃都跟你們沒關,先走啦!掰。」

「媽的,臭小子不懂得手下留情啊,我們是好友吧。」兩位男同學苦命地扶牆回各自的教室。

星淋蹦跳地回到座位上,笑嘻嘻地向在走廊對他比中指的男學生歡喜揮手,等兩人身影離去後,他才收回笑容,轉向這時候還坐在靠走廊那排的阿辰。

記得這學期是他們座位離最遠的時期。

 

※※※

 

「阿希爾-克勞德•德布西」是深受印象派藝術影響的古典音樂家,什麼歷史都記不太起來的星淋卻記得這個人,這完全拜浩亦辰所賜。

阿辰作畫時習慣聽古典樂,藉由音樂賜予的靈感繪製印象派作品。即使不是社團時間,平日放學後阿辰也習慣到美術教室報到,在只有他這社員存在的教室中,將帶來的CD放入二手店裡買來的音響,當他的指尖輕壓下播放鍵的瞬間,脣角會微微地上揚。

手撐頭靠在長桌上的星淋目睹著阿辰作畫前的例行公事,霎時整間教室充滿了德布西的月光,柔美的旋律讓星淋打了個大哈欠,趴在從化學實驗室偷來的長桌上,在古典樂薰陶下意識漸漸被奪去,似乎只要閉上眼就能立即入睡。

迷濛的視野中,阿辰專心抹上斑斕的色彩,即使只是一張平面的畫布,卻能從大膽粗獷的筆觸中感受到時間的流逝,每次看都不禁想著阿辰的腦袋到底裝了些什麼,能讓一塊白白的畫布變得活潑繽紛。

「我眼前最陰暗的顏色,居然是你的頭髮,和你給人的氛圍。」星淋邊說又邊打了哈欠,阿辰回眸他一眼,又專注在未完成的畫作。

「雷諾瓦曾說,『生活中醜陋的東西已經夠多了,我們不該再雪上加霜』,所以我盡量把心裡最可愛的一面呈現在畫布上。」

「噗哈!可愛這形容詞最不適合你了。」

記得他們上大學時有了各自的交友圈,他變得很少陪阿辰畫畫,看見作品的機會也減少,加上現實的阿辰還躺在病床上,如今能看見活生生的阿辰與正被繪製的作品,星淋不禁起身,慢慢接近阿辰。

這一如往常的一切,都讓他的悸動不已。

以前從沒想過要好好欣賞阿辰的畫作,他總認為阿辰都在身邊,阿辰的事晚點再了解也無所謂。等到即將失去,才想起擁有時的美好。

「你的女朋友來了!」阿辰猛一回頭,發現星淋就站在身後。

看見阿辰驚訝的表情,星淋立刻伸長手,佯裝向外頭的小鈴揮手來解這尷尬的場面,「喔,我早就看到了,所以才起來走到這裡。」

星淋狼狽的抓起書包,唐突找了理由解釋行為,「先走了!掰啦!」

 

※※※

 

明明回到過去,是想再次擁有與阿辰相處的時光,為何卻狼狽逃開。

「你有在聽嗎?」

「嗯?」

「我是說,身上這件和剛剛那幾件洋裝哪個好看。」

星淋望著小鈴的穿著,一些回憶湧入腦海,他記得這天是小鈴的生日,他破例陪小鈴出去約會。

回想起以前的自己我行我素又個性超差,即使是女友,他也很討厭配合對方,但是高中這三年,女學生卻意外地配合他,大概是拜他自負的打架能力和外表所賜吧?只有少數幾個分手時會哭哭啼啼,像是眼前這位身材火辣,內心還滿純真的女孩。

「都不錯。」

「吼,你挑一個啦!我都試穿這麼久了。」

「那就這件吧!因為裙子長度比較短,哈哈。」又來了,說這種沒營養的話,星淋自知自己總是沒先思考就開口,還好對方不在意。

這麼說起來,下禮拜他就會跟阿辰冷戰,原因是他忘了阿辰的生日,而且還是在下學期他生日時才發現這點。

既然都出來逛街了,也幫阿辰挑一個禮物吧!

趁小鈴進試衣間把衣服換掉,星淋尋看服裝店滿牆的吊飾。阿辰家是虔誠的基督教徒,已經有十字架項鍊,所以送項鍊不妥,這麼想著他便走進最裡頭,把目光放在裝飾櫃裡的戒指。

「要幫女朋友買戒指嗎?」

被店員這麼一問,星淋突然漲紅了臉,「呃,不是,我只是看看而已。」

「女用的在這邊唷!還是說你想買對戒?這邊也有喔!而且這戒圍是活動型的,任何尺寸都適用。」

星淋看著簡約款式的銀戒,腦海裡浮現了阿辰勾勒畫作的身影,如果那雙拿畫筆、骨節分明的手指戴上這枚戒指,應該滿好看的!他接過店員給的對戒,戒指內側一枚寫上「forever」、一枚寫著「Love」,如果可以forever,他真的很希望阿辰能永遠待在他身邊。

他握緊這兩枚戒指,「那我買這組對戒,包裝就不用了,我直接給你錢。」他將戒指放入口袋,拿出錢包,發現錢包裡放了不少大鈔,努力勾回記憶,這段期間母親大概是待在國外,才會留給他這麼多生活費。

一努力回想過去,他便也想起小鈴的生日後隔週他們就分手了,不記得真正的原因,印象中是因為跟阿辰冷戰,沒心管小鈴,最後鬧到分手。

「對了,她最後換上的那件衣服,我也一起結帳好了。」

「哎呀,你對女朋友真好呢!害我有點羨慕妳女朋友!」和星淋的母親差不多年紀的店員趕緊替星淋結帳,一件五千多的洋裝,對學生來說確實不便宜,可為了彌補過去,這點錢不算什麼,反正全是母親給他的,他根本沒付出什麼。

換裝完頭髮有些凌亂的小鈴從試衣間走出,瞄到星淋正替她結帳,她開心地一面梳順髮絲,衝到星淋身邊,抱著他的手,「你要買給我嗎?」

「嗯,妳的生日禮物!」

「太好了,人家最喜歡星淋了,星淋要人家做什麼都可以喔!」

以前聽到這種話,待會就會帶小鈴回家吃乾抹淨了吧?不過現在的他只覺得這女孩真單純,擔心她會被壞男人騙,例如以前的朱星淋。

星淋溫柔地摸著小鈴,綻開的笑容讓小鈴看傻了眼,她呆呆地眨眨眼,「星淋,你今天很不一樣耶!」

星淋拿了購物袋,走出服裝店。

「謝謝光臨。」

他俯視著面露蠢樣的小鈴,曲著食指與拇指,用力彈了對方的額頭。

「好痛!」小鈴摀著立刻泛紅的額角。

「現在就一樣了吧?」

「真的很痛耶!也讓我彈你一下!」

星淋拔腿往前狂奔,想起以前他總是這樣跑著。不讓教官抓到而逃跑、趕搭公車上班而加快腳步、為了見重要的客戶而往前衝刺,以及接到阿辰的惡耗而衝向醫院,他雖然沒有什麼夢想卻一直在跑呢!

他不時回眸本來就跑不快的小鈴,然後再得意的往前加速。

在夜幕下光暈閃爍的街道,星淋一路跑進公車站,他撐膝彎身喘口氣,回頭看遠處被拉開距離的小鈴,直到小鈴拖著疲憊逼近,他大笑地調侃著,「妳的腿還真短耶。」

「一般都會讓一下女朋友吧!你還真的一路跑回公車站,真沒格調。」

送小鈴到了公車站,星淋看一下手機,時間剛好九點整,「吶!拿去吧!祝妳生日快樂!」

「什麼呀,感覺好像完成一個任務交差了事一樣。」小鈴雖抱怨,但接過購物袋時,臉上戴滿笑容,她抬頭,在公車即將進站而閃出的車燈下,踮起腳尖,熟練地摟住星淋,像是他們回家前都會的例行公事,吻向星淋,算準公車進站的那刻,踏上公車,「那麼明天見囉!星淋!今年是我最開心的生日!」她高舉著購物袋,「謝謝你的禮物唷!下次約會我會穿這件!」

星淋愣在公車站,下意識地向在公車裡對他揮手的女孩微笑,等公車一過,他才低頭。

柔軟又充滿香氣,這是女生的吻。

重來一次的高中生活讓他發現,小鈴是個好女孩,這樣的女孩,他卻在交往還不到一個月就輕易甩掉。

他從口袋裡拿出對戒,其實怎麼想,他都不可能跟阿辰一對,這種戒指應該送給像小鈴那樣的女孩,他是男人,阿辰也是,男人跟男人怎麼可能在一起?

就算他真的喜歡上阿辰,同性在一起必須要面對更多殘酷的現實面,不是愛就能解決得了吧?

這麼想著,戒指忽地從他的手中掉落,他因為身體逐漸透明化,一時緊張而沒抓好戒指。

他趕緊用左手撿起掉落的戒指。

奇怪,怎麼會?他的右手逐漸消失,驚恐加上抵抗,讓他變得不知所措地往後退,他趕緊逃離公車站,過到對街,逃到人少的地方。

他一路往前跑,拼命地往前奔跑,四站的車站距離,他不記得自己用了多快的速度抵達目的地。他抵達老舊公寓的二樓,氣喘吁吁地按了電鈴,看見了那個人,他的慌張情緒到達極點。

「星淋?怎麼這時間會來?難道你又沒吃……」阿辰才剛開門,星淋就慌張地抱住了他。

「不行,我現在還不能消失!」

突然擁過來的力量,讓阿辰往後跌坐在地,但即便如此,星淋坐在他腿上,緊擁住他,臉埋在他的肩上,「我還有重要的事情沒完成,不能消失!」

阿辰悄悄抬起雙手,溫柔地回抱住他,維持兩人的平衡。

「為何你會消失?」

星淋過於害怕接受事實,只能從阿辰的懷中緩緩抬頭,目光再慢慢挪向右手,瞇成狹窄的視野裡右手已經恢復正常,星淋立刻將左手覆在右手上,「太好了,是正常的!」

「你到底怎麼了?」沉穩帶了些沙啞的嗓音再度佔據星淋的注意,離他不到十公分距離的阿辰,那雙眼眸映有倉皇失神的他,從沒想過他會這麼不想從阿辰身邊消失。

為了不表現害羞,星淋低下頭,重心往後挪,雙腿使力站起身,

「我好餓,快餓死了,家裡有飯吃嗎?」

阿辰往後看著陰暗的廚房方向,他的母親今晚去社區大學上課沒煮飯,而他又已經在外頭吃過了,「我幫你煮?」

「你做得能吃嗎?」

「比把泡麵拿去微波的人好多了。」

「嘖!好吧,我就勉為其難當你的試吃者吧!」

阿辰被撞倒得莫名、被抱得也挺莫名,但他卻沒多問什麼,星淋就是喜歡阿辰這樣理性沉穩的態度,所以不管打架鬧事、與女友吵架分手他都把阿辰身旁的那個位置當作避風港。

「好吧!勉強你囉!把鞋子脫好,不然我媽會生氣。」

阿辰離去,星淋才背對蹲下來拖鞋,那張臉也越發紅燙,脫下才剛買不久卻沾了泥濘高筒帆布鞋,繼續進行討吃要飯的任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天晴 的頭像
夏天晴

夏天晴☆天狼星

夏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