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亮色的身影出現在婚紗店的玄關處,他那修長的指尖滑開了手機通話鍵。

「收到了吧?」他邊說邊將稍長的髮絲撩往耳後。眉清目秀,五官標緻,他的出現吸引身旁不少目光。

即使不用擴音,對方興奮的語調也讓在玄關等待的顧客聽得一清二楚,「這紅色炸彈真是嚇死我了,這麼花心還敢結婚?到底是哪個女人心胸這麼寬廣要嫁你啊!告訴你,這次我包給你的紅包,下次你要加倍奉還。」

男人瞇起雙眼,那雙帶了水氣的杏眼被擠成彎月狀而更加迷濛,「那也要等你娶得到老婆才行。」明明在通話中,手機仍微微震動著,他將手機挪離,注視插播的名單,嘴角比方才更為上揚。

「不說了!我先忙,婚禮再好好招待你!」

男人與未婚妻點頭示意後離開婚紗店,他想跟好久不見的朋友多聊些,畢竟二十四個年頭裡,那傢伙就佔了他人生的十八年,從幼稚園開始,直到大學畢業後才分開。

他接通插播的來電,「阿辰!怎麼樣啊?有沒有被我嚇到。」

電話那頭傳來像是刮紙的聲音,沉默了一會兒,「……有,我被嚇到了。」

「我就說嘛!大家都會被我嚇到,你們真的很差耶,都不信我會這麼早婚!」

刮板的聲音停了,對方輕笑了幾聲,「是你太花心了,真的沒猜到你會這麼快就定下來。」

「那倒是!」男人一出婚紗店門口,來往的女性都被這張清新脫俗的俊帥外表吸引,尤其是現在語氣看似生氣,臉上卻戴滿溫柔的笑容。

男人仰望逐漸染紅的天空,「真的好久不見了,自從大學畢業後我們就各分東西,一開始我真的好寂寞喔,不過想想,也因為熬過那段孤獨,我們才有各自的成就。對了,恭喜你即將開畫展,等我結婚這件大事辦完,就幫你辦個盛大畫展晚會如何?順便邀請高中和大學的同學?」

電話那頭又開始傳來刮紙的聲音,男人猜得出來,對方應該還在畫油畫,也許正用畫刀在版子上混色,可他怎麼記得畫展在不久後就要開展,現在還在畫來得及展覽嗎?

男人等了對方許久,都沒有聽到任何回應,他將手機拿離,仍在通話中的字眼更令他疑惑,這等待時間久得詭異,「你現在在忙吧!幹麼打給我啊!」

「星淋,我沒辦法參加你的結婚典禮。」

名為「星淋」的男人身體震了一下,所有的喜樂就像被人用力一敲就破的玻璃,灑落在夕陽探入的街道,「……是喔,這次畫展還有很多畫沒趕完嗎?」

他原以為會聽到對方一句「恭喜」,結果卻是這樣。

「畫展的作品我去年就完成。」

星淋抿緊不停顫抖的嘴角,不知是什麼開關被打開了,也不知為何而開啟,他皺緊眉頭,憤怒斥責著對方,「那你為什麼不能來!明知道我一生就這麼一次婚禮,就算天大的事情,你也該選擇參加我的婚禮吧!」

對方又停頓許久,星淋正憤怒拿離手機,想直接掛斷電話,話筒又傳來沙啞低沉的嗓音。

「……因為我愛你。」

星淋那原本氣到發紅的臉失措地頓了一下,「你說什麼?」

「因為我一直都很喜歡你,所以你的結婚典禮我更不能去!」

「你白痴啊!都這種時候了你在開什麼玩笑?以為整我好玩嗎!」

對方那頭靜悄悄地,就和星淋現在的感受一樣,就算站在鬧區街頭,他也聽不見其他聲音,被對方擾亂的心跳聲逐漸佔據他的聽覺。他在等,等著對方破口大笑,說他真傻居然相信這種鬼話,然後再跟他說「騙你的啦!我一定會去參加!」

「抱歉,到最後……我還是想說出真心話。」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都已經到這時候了,你為什麼要破壞我們的友情!你明明只要一輩子都不說,我們還能繼續當好朋友!」

「……對不起。」

不知為何,對方越道歉,星淋就更加火大,「去死吧!永遠都不要出現在我的面前!」

 

星淋不記得當時替未婚妻挑了哪幾件婚紗,阿辰那句「對不起」佔據了他整個腦袋,懸在他心頭,從沒想過竹馬之交的阿辰會喜歡上他,就算知道,他也不可能接受,身為他的好朋友應該更了解他啊,從中學到現在他不知交了多少女友換了多少床伴,他不可能接受同性,更不是同性戀!

星淋懊惱地連午飯都吃不下,趴在桌面小睡一會兒,桌面突然震動,他恍惚地將臉挪離桌面,看著震動了好一會兒的手機,那是一通陌生來電,出社會後訓練出的職業本能,不管是推銷或是打錯電話,為了不漏接主管來電通通都得接起,星淋集忙滑開通話,「喂?請問哪裡找?」

接聽之後他立刻臉色大變抓了西裝外套就衝出公司,不等還停留在高樓層的電梯,直接推開逃生門,奔出公司大廳,招了計程車緊急抵達對方說的地點。

醫院……

車禍、加護病房……

開完刀?

不會吧!

抵達醫院後,星淋立刻扯開擾人的領帶,以人生最快的跑速,飛奔到那間有阿辰存在的病房。

「呼……呼……」星淋愧疚地站在位於等候區哭泣的女士面前,他趕緊抹掉自己不爭氣溢出的淚水,蹲了下來,女士一見到星淋,她更是止不住地拼命流淚。

「小星,你說,阿辰他是不是永遠醒不來了?」

阿辰的母起比他印象中的還老,記得高中時他老愛去阿辰家討晚餐吃,比起親生母親,阿辰的母親更像他的媽媽。

「放心,阿辰一定會醒來,小時候他不是受過重傷,後來也安然無事不是嗎?」星淋強忍著負面想法,盡可能地展露笑容。

「對,那次也進加護病房,最後他還是活蹦亂跳的活下來了!」

「我先帶您回去,您一定一整夜都沒睡吧?如果不帶您回去休息,阿辰醒來後會罵死我的,走吧,我扶您,待會換我來照顧阿辰。」

星淋成功說服伯母,將伯母送回阿辰家後又返回醫院,這當中不知接了多少通應酬電話,包括上司、未婚妻以及預定在下班前確認婚宴菜色的飯店。

晚間八點,醫生向他說明阿辰的病情,他換上隔離衣,小心翼翼地轉開房門。

映入眼簾的是戴著氧氣罩、多處插管的阿辰。一年不見了,阿辰的那張臉並沒有太大改變,俐落的黑短髮,運動型的體態,卻藏有非凡的美術才華,沉穩可靠,就像現在,待在他身邊,心會變得安定許多。

在只有阿辰一人的加護病房,星淋偷偷關起燈,儀器的亮燈投射在病房四周,此時就像星辰一樣保護著阿辰。

星淋走到阿辰身邊,盯著那張闔上眼的臉,如果沒有掀開他的上衣,看見那些手術縫合過的傷口,他肯定以為阿辰只是睡著了。

他慢慢地伸手,手在握向對方前停在半空,那句「我愛你」讓他遲疑了一會兒,最後還是用力握住阿辰,將阿辰的手緊緊握在雙手中,俯身,額邊輕靠在那雙偏冷的手。

「我不懂你對我的愛是什麼,但我想聽到你的聲音,想看你畫的畫。」

星淋抬頭望向窗外,眼角滲出的淚水,與夜空突劃過的流星同時出現。

「讓我回到過去吧,回到那些我錯過的、與你的時光。」

星淋向流星許願,忽然感到一陣暈眩,不知是不是這幾天沒睡好,或是方才太過焦急奔波兩地,他痛苦地緊閉雙眼,僅存的體力已無法支撐意識,依稀感受到白光將他吞噬。

他趴倒在病床暈了過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天晴 的頭像
夏天晴

夏天晴☆天狼星

夏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