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幾何時,我只是被時間推動著,一步步踏在這條彷彿早已注定好的道路。

「蓮,這位是維亞納音樂學院的理事長,是媽媽以前的恩師。」

藉著維也納愛樂的巡迴表演,我禮貌地向他鞠躬。

我心裡明白。

這也將會是我要走的路,要學好音樂就必須到古典樂的來源,歐洲,維也納。

我只在意音樂、喜歡音樂,興趣也是音樂。

「月森,恭喜你,你被選為音樂比賽的參賽者呢!」

這是理所當然的。

我佇立在布告欄前方,這一切彷彿是註定好的,似乎沒有什麼能讓我感到驚訝的事情。

我以為如此。

「我叫月森蓮,和妳一樣是拉小提琴的。」

從這句話開始的我,似乎變得和以往不同。

火原學長和土浦的音色從一開始比賽到現在也漸漸改變。

柚木學長也是…

曾幾何時,我開始仰慕了那樣的演奏。

妳的琴音…

不需要言語的默契。

 

 

「我回來了─!」日野的聲音打斷了月森的思緒,將撐著頭的手放下,這時他才注意到牆上的時鐘,離衛藤離開這裡已經過了一個多小時。

「竟然坐在這裡發呆…」

「月森!你怎麼在這哩!應該要回房間休息吧!」日野歡喜又驚訝地跑到月森身旁,確定了額頭的退燒後,開始有些雞婆的叮嚀。

「就算在睡覺,也會被你剛剛的聲音吵醒吧?」月森苦笑了一下,但難掩他微笑的神情,

「說的也是─!」日野不免害羞地對方才的大聲趕到不好意思。

月森撐著頭,側臉地注視著日野,嘴角不禁微笑。

日野放下搔著後腦勺的手,嘴巴微微地張開著,「月森,你剛剛是不是笑了!」

「啊?」

「麻煩你再笑一次好嗎?」日野雙手合十,歪著頭地看著月森,這次她不想看漏一秒。

「日野,妳把我想成甚麼了,我是普通人當然會笑呀!」

「說到這個!月森上次遲到也嚇到我了!我以為月森是個一到時間就會睜開眼睛,準備就緒早早出門的人耶!」

月森將雙手盤在胸前,「我也是人好嘛!」

「哈、哈!我開玩笑的嘛─!」日野索性拉開了椅子,作在月森的身旁,靈敏的鼻子似乎嗅到甚麼味道,拼命地往空中聞著。

也許是燒才剛退,看著月森有些不穩的起身,從廚房裡頭拿出了兩盤疊了滿滿的甜點,姑且不論周圍的擺飾是衛藤幫忙的。

他竟然為了要一較高下小提琴,而主動幫忙做甜點…

這是奇怪的傢伙…

月森輕輕地將盤子擺在日野面前,輕輕地…

淋上了熱騰騰的香橙,法式消草卡式達蛋捲…月森竟然能夠成功的做出這道料理,也許是現在的他不是平常的他,是發燒過後有點遲鈍的月森。

「好香唷!這是…月森做得?」日野不可思議地看著身旁的月森,看著他與以往不同的笑容。

「這是為了妳作的。」

月森知道,就快沒時間為日野作些甚麼了。

就要分開了。

去維也納。

到那裏的時差是多少,七小時嗎?

起床的時間就是日野正要就寢的時間。

就算在同一個時間點上,空氣、周遭的人、事物都不同。

我真的…可以放下一切,全心全意的去維也納嗎?

我捨得嗎?

「那…香穗子。」

聽著月森叫著自己的名字,日野來不及的反應瞬間紅潤了臉頰,臉頰就這麼被月森溫暖的手撫著。

「可以吻妳嗎?」

創作者介紹

夏天晴☆天狼星

夏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