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九度…!」日野看著溫度計的數字,難掩不捨的表情。

月森免強的坐了起來,「妳先去學校,我沒關係……哈、哈啾。」月森抿著鼻子,小聲的打了噴嚏。

日野將頭靠到了他的額頭上,「真的好燙喔…」這樣的舉動又增加了月森的高燒,他下意識的挪動了身子,退後了這麼一點。

「妳這樣也會被我傳染…趕快去學校吧。」

「可是…」

「別可是了,今天是你們班的抽考吧!快去吧…」

日野眨了眨眼,想了一會,「那…我盡快回家喔…你就好好得睡一天。」她推了月森一把,強迫他蓋上棉被好好的躺在床上。

「嗯…好。」

月森就這麼被當成小孩照顧,實在有些不適應,看著日野溫柔的微笑,果然與日野交往…是幸福的事情。

日野回頭擔憂了一會,便走出了房間,輕輕地闔上了門。

月森這時才咳出了聲音,深怕日野又回來擔心他,用棉被摀著自己的嘴,都要比賽了還得了感冒…。

他看著桌底下那堆紙袋,先睡一會,起來在處理這些食材吧…

「呼……呼。」月森喘著氣,高燒的額頭讓他難以入眠

不知道自己要花多少時間才能完成這道料理,如此擔憂的心情讓他更難睡了。

月森起了身,從甚麼時候開始,想讓日野開心已變成他最重要的事情了。

但…維亞納呀…他依然沒辦法放棄音樂,月森想著,如果為了日野放棄留學,日野一定不會開心的接受吧?

月森似乎覺得視線有些模糊,揉了揉眼珠,但牆上的行事曆卻看不太清楚。

「我的眼睛…是近視了嗎…?」

※※

「日野─!」天羽在遠方大力地揮舞著雙手,似乎是在替日野的長跑作加油。

原來除了物理抽考外,還有體育課的考試…日野早就忘得一乾二淨。

今天的體育課是二班與五班聯合上課,在一旁的土浦與加地不約而同的走向了即將要接受考的,正在暖身的日野。

「日野─!待會盡全力!」

「日野,我會在旁邊幫妳加油的」

就這麼同時發出了聲音,這讓日野聽得一頭霧水。

『喀擦─!』的一聲,「這是今日的對手宣言囉!」天羽除了要考跑步外,同時也正在為社團的報導做進一步的拍攝。

這就是取材。

她將錄音機拿給了日野,「請問,日野同學,妳對跑步在行嗎?跑步對學習小提琴有幫助嗎?說到小提琴,請問你最近和月森同學常常在練習室進進出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面對天羽一連串的問話,接著體育老師的哨聲響起,日野趕緊推辭的到跑道上集合,「天羽,不好意思!我先去跑步囉!」

「咦?日野!好不容易逮到機會可以問了…」天羽夾在土浦與加地中間,看這著兩人熱切的視線,就是眼前綁兩邊的女孩,她不禁竊笑了一下,便拍了兩人的肩膀。

「呼!不知道現在叫你們加油,是對還是錯。」

加地還不知道天羽的話是甚麼意思,卻同時觀察到土浦的表情,似乎知道甚麼。

日野忐忑不安的心,在邊跑邊喘的情況下仍然擔憂著,她抹平了皺起的眉間,「不能煩惱…」看起來確實有些不認真在考試上,身旁的女同學一個、兩個的跑過了她,她卻只掛心待在家裡的月森。

「日野─!」跑回了一圈時,土浦的聲音以及表情似乎正提醒著日野。

沒錯,要跑快一點,增加一些體力才能夠照顧月森。

日野打算全力衝刺,但是…

怎麼覺得好累!這也太累了吧!一千兩百公尺…最近的壓力以及練習根本沒有時間運動,就算是想跑…也跑不動。

「嗶─!嗶─!」

看著計時的老師搖搖頭,將計時器給了日野。

「八…八分!」這真是開學到現在的破紀錄,最慢的一次。

「咦?只有一次而已嘛~!下次加油就好了對吧?」加地溫柔地微笑著,在身旁的日野想起了之前那個擁抱,下意識地麻痺著身體,就像機器人般地轉頭向加地道謝。

「加、加地!待會也要加油唷…」

加地睜著那雙碧眼,眨了兩下,嘴巴突然開口然後自然地微笑,半跪著在日野的面前。

「是的!我的公主!」

土浦在身後放下了手,他原本也想來找日野,看著加地與日野的關係越來越好,自己又雞婆讓日野和月森走得很近,他這時候真覺得對自己太不好了。

就是一味的希望日野幸福,而忘記自己的幸福不是嗎…

不過,即便如此,站在這裡,能夠看見遠方的日野微笑著,這不就也是自己的幸福嗎?

「土浦!」日野正巧向他大力地揮著手,「要加油唷!」她隔空喊著。

真拿她沒辦法…。

土浦插著口袋漫步地走向了他們,就在他帥氣跨出一步的同時,卻被身後的人拉了衣領。

「喂!土浦同學實在太明顯了唷!我要不要寫個八卦校刊!」天羽就這麼一拉土浦差點被她勒的嗆出來。

「咳、咳!喂!天羽…」土浦正想轉身罵一下她,但看著天羽有點擔憂的神情,他就這麼佇立在前方。

「妳怎麼了嗎?天羽?」

「嗯…其實是…」天羽欲言又止,本想拿出口袋裡的信,但又將它放回,便大力地拍著土浦的肩膀,「待會的兩千公尺!加油唷!要贏過加地知道沒!雖然他也很有人氣、長得又很帥功課又好啦!」

「喂、喂!妳到底想幫誰加油!」

天羽打開了相機鏡頭,向土浦拍了一張,「當然是幫那位在日野身旁最久的土浦囉!」喀擦的一聲,從相機的鏡頭清楚地看見土浦那無奈的笑容。

就算是最久…又能怎樣呢?

土浦轉了轉手上的護腕,昨日拼命地練琴,手腕有些扭到,他眼角撇向了在一旁加油的日野,看著她跳起來拼命地為他加油,如果還跑遭那就真的很丟臉了。

鳴槍的那一剎那,土浦與加地不相上下地並排著,加地原本打算輕鬆地考完這場耐力跑,但看著土浦專注的眼神,他似乎發現。

土浦似乎正打算用這場跑步增加自己的信心,加地收起了笑容,開始加緊腳步跑著。

「那兩個人真拼命對吧?日野。」天羽拍照片時不忘和日野聊天。

「真的好快喔─!」看著這兩人,日野覺得自己不加油不行,但土浦認真的神情她之前就看過,連加地也這麼努力,這還是第一次…。

不過她和加地也才見了幾天而已…應該是說和加地給人的感覺不同,他看起來是那種不需要努力就能夠得到好成績的人,竟然跟著土浦如此認真…就像是在比賽一樣。

「日野…妳真的決定和月森嗎?」

日野聽著天羽的話,不自覺的退後了好幾步,臉頰紅潤的不知所措「天、天羽…妳、妳怎麼知、知道。」

「我是新聞社,當然是知道呀!」天羽看了操場上的兩人,「我從音樂科的社團學弟那裏聽來,聽說月森之後就要出國…妳也無所謂嗎?」

日野看著身旁的天羽,這句話的確勾起了日野不好的預感,「天羽,謝謝妳…我果然很大神經,這些事情從來沒想過。」日野看著那有著烏雲卻又沒雨的的天空,「可能就是如此,我能很確定的知道,我喜歡月森不會因為任何事而改變。」

天羽放下了相機,看著身旁說出這句話的日野,停了一會便給了她信心的笑容,用手肘推了她一下,「哎唷!甜蜜的咧!」

爾後,她繼續拍著照片,而天羽的那句話,卻一直在縈繞在日野的腦海裡不去。

等到忙完音樂科的事情,就要趕快回家照顧月森了。

下午一到,那些找麻煩的學姐又丟給了日野工作,雖然表面上那友善的微笑,看著手上這一疊樂譜,怎麼想也不可能淪落到一位普通科學生來處理。

除非是音樂比賽看她不太順眼的人。

「得把這些放到三年級的教室。」

才一走上樓,長笛淒涼又孤寂地低鳴著,那在空氣中縈繞耳裡地,那迅速變換的音階,這個演奏者絕對是長笛的高手。

日野悄悄地拉開了門,面對著空蕩的教室,坐在窗前那紫色的長髮緩緩地飄逸著,彷彿與長笛的旋律搭配一般,看著他的眼神,那四目交接的瞳孔裡,彷彿正在述說著甚麼…

不想讓人看清得自己。

他放下了長笛,看著雙手握住的長笛,不一會,便帶著微笑,「日野?真稀奇…」他收起了惆悵的神情,轉眼間突然改了臉色,「妳也敢主動來找我…。」

日野趕緊放下了手上的講義,「這是明天學長們要用的,我就先放在這裡。」她本想快速地放好便離開這裡,深怕柚木學長又捉弄她。

但似乎不是這樣。

柚木學長繼續坐在原位,看著窗外的景色,微風隨著窗框的細縫吹入,他注視著廣場上的人,日野就這麼小心翼翼地偷瞄了一下。

是火原學長…?

日野藉著整理講義的名義,偷偷地觀察著柚木,小心翼翼地,就連掉下鉛筆視線也不離開柚木學長身上。

「妳好像沒有當偵探的本事喔?」柚木嗤笑了一聲,便轉向了日野。

日野雖然想反駁,但卻又覺得柚木說的有理,「柚木學長…發生甚麼事了嗎?」

看著柚木的眼神朝著下方,拿著星奏的書包,將收好的樂器箱拿在手上,「今天,我就不捉弄妳了。」他敏捷地轉身,那長髮飄在空中。

連柚木學長也變得怪怪的了…。

日野心中又多了一項掛心的事情,是和火原學長有關的事嗎?

※※

「咳、咳!」眼前這位少年正上演著挑戰爐火大作戰,他雙手大力地揮著這股煙,這不是感冒所引起的咳嗽,是那焦味…燒焦的東西正在爐子裡持續燃燒著。

「不是小火熬煮嗎?」月森似乎把大火與小火搞錯了,但轉到小火有時候會讓火熄滅,這不能怪他。

從出身到現在,他不曾對音樂以外的事情關心,即便是每日都要吃的晚餐,父母不在就是泡麵或外食。

泡麵機率不多,應該是麵包店的食物比較多。

他看著餐桌上的東西,他似乎有些得意,畢竟第一次做就有個東西成功。

「明天,就要好好練習小提琴了。」

畢竟比賽就在周末,這關係到他留學的成績,他所報名的維亞納音樂學院裡知名的小提琴教授,這周末也會到日本來擔任嘉賓評審。

如果表現得好,擔任他的指導學生機率就會變高。

他一邊想著,一邊攪著鍋裡的東西,甜甜的香草味…

那是他認為美味的甜點。

看著牆上的時鐘,也差不多是這時候了。

『叮咚─!』月森熄了火,這比他預計的還早,但不管如何可以見到日野多早也無所謂。

月森不可思議自己竟然有這種想法,這或許就像莫札特的音樂一樣吧!

他還未脫下圍裙,就這麼開了門。

看著眼前那位掛著耳機的少年,他將門再度關上。

「…喂!沒禮貌!」少年也不發聲就這麼站在門外,

月森又再度開門,「你有甚麼事嗎?」看著眼前這位比他小兩歲的少年,有聽說過他是國際比賽得獎的人,但實際還沒聽過他的小提琴。

先別談實力好不好,面對月森想給日野驚喜的日子,他根本不想理這個人。

月森又想在度關上門,衛藤不顧自己的手會不會受傷,就這麼稱在門檻上,這也讓月森趕緊停下動作。

「我有事要告訴你啦!煩耶!幹嘛一直關門,你不是想去維亞納念書嘛!」

月森敞開了大門,衛藤就這麼大方地走進了他家,「你家也滿大的嘛!」

「所以呢…」

衛藤看著餐桌上燒焦的東西,突然有點反胃的捏著鼻子,「那老師早就內定學生了,你去比賽也沒用…而且我發現,你的手還沒康復吧!」衛藤就順勢拿著燒焦的鍋子,也不曉得是家事做太多還是怎樣,竟然就幫起月森刷鍋子來。

「你也太不會做家事了吧…是白癡嗎…」衛藤小聲的說著,但月森將這一切拋到腦後,繼續問著衛藤。

「為何你會知道這些?」

「因為那個老師我本來也想請他指導我的。」

月森走向了廚房,「這些都只是謠言,我還是會參加比賽的。」

「喔…你參加我是無所謂啦!你知道有一種參賽者叫做危險參賽者嗎?」衛藤順勢地幫忙月森邊攪著鍋裡的甜湯,這果然是家事做太多的後遺症,「用運動員來比喻,就是那種會故意犯規讓對方受傷的參賽者,天音學園有位學生就是如此的人,這次也會和你參加同場比賽。」

衛藤看著自己握住鏟子的手,他開始懷疑自己為何要雞婆幫助敵人,「我是聽見你的小提琴還滿不錯的,才勉強告訴你這件事情,我曾經有位學長就是這樣永遠無法拉小提琴。」

月森的心開始有些動搖,看著眼前這位總是阻礙他的衛藤,卻又覺得他說的話有些真實。

創作者介紹

夏天晴☆天狼星

夏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