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 天 晴 の 公 告

聲 優 控 , 小 說 家 , 乙 女 向

✦ 2 0 1 7 - 2 0 1 8 商 業 出 版 預 定 ✦

《戀愛御守月下君》全二冊/台灣角川

《來自天堂的攻略》

✦ 2 0 1 0 - 2 0 1 7 商 業 出 版 已 完 結 ✦

《噬夢師》全3冊/普天文化出版

《星辰告白》BL全冊/尖端出版

《聲優王子KISS指令》系列全兩冊/尖端

《星光對決》系列全三冊/尖端

《羅曼貝多芬》系列全一冊/普天文化出版

《紅茶與妖精》系列全四冊/普天文化出版

《我愛蕭邦》系列全六冊/鮮歡文化

等到月森驚覺時間不早時,已是學校即將關門的時候,他想盡速離開,畢竟從中午到現在他都沒見著日野,對於中午那件事情,日野並沒有主動告知他被別人擁抱的事情…他想了很久,也許她有苦衷,也許她根本來不及反應。

一直想著這些事情根本無法專心於練習上,且左手的傷需要適當的休息,他正闔上練習的窗戶,想趕緊回去見到日野。

但怎麼搞得,至從日野寄住在他家之後,心裡老是覺得有著奇怪的視線,原本想以比賽為重不打算理會這些詭異的直覺,至從昨日與日野正式交往後…

未來將有更多需要保護的東西,總覺得門外有些聲音,他想從窗戶探頭出去,但手卻不小心打翻了桌上的便當盒,那是日野幫他準備的,於是月森先撿起地上的盒子。

「砰─!砰───!!」一陣巨響墜落到地上,接著是一連串金屬敲擊到地板的聲音,月森抬起了頭,從樓上丟下來的東西正巧與他開窗的時間吻合,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要不是剛好打翻桌上的便當盒…

這東西不就會正巧打在他的頭,他的直覺開始認為這一切很不對勁,這不是平常的月森會做的事情,似乎就是因為戀愛…

戀愛會使人改變,他隨意放下小提琴便急忙地跑出了練習室,原本想跑到屋頂一看,卻被樓梯旁從練習室出來的人拉了一把。

「月森,你怎麼了?這麼急。」

「你先放開我,我去樓上看一下。」

但土浦就是不放,月森非常的訝異以及是一陣殺氣,「你幹甚麼!」

「我剛剛也有聽到很大的聲音,你不覺得現在到屋頂是最危險的嘛!特別是即將要比賽的你,難道…你要讓日野擔心?」

土浦的話似乎是讓月森平靜了許多,土浦也順勢地鬆開了手。

會留到這麼晚的學生,除非是在練習室的音樂科學生,不然應該就是蓄意留下來的。

月森最近也不曉得為何,自己的心情很容易被外在影響,特別是日野的事情…

「喂!我說你呀…知道日野的事情嗎?」土浦雙手撐在胸前,聳了肩,「哀…就當我雞婆到底好了。」土浦總是沒辦法看著這兩人關係惡劣,因為月森是日野喜歡也選擇的對象,目前為止只要讓日野開心就是他最大的希望。

「日野?她怎麼了」月森向前激動地問著土浦。

「喂喂!先別激動…」

原本土浦應該是要生氣的,因為月森身為日野的男友卻不知道女朋友發生了甚麼事,但是…現在看著眼前那位以前只把音樂放在眼裡的人,竟是如此激動,看著他方才因為奔跑而留下的汗。

「好吧,我就告訴你這麼一次,下次…如果再有這種機會,我會把日野從你身邊搶走。」

※※

月森獨自一人走在夜晚的街道,也許今天也來不及和日野說些話、說聲抱歉,對於他而言,要如何讓日野開心這件事情,他只能從音樂來思考…

總不能說「和你合奏一首歌曲」然後當作道歉吧…

到底有甚麼東西會讓日野開心…他走到即將關門的樂器行前,望著玻璃櫃上空運的德國特製松香,突然退後了一步。

女生應該不會因為這個開心吧?月森心想,不應該用自己會開心的模式掛在日野身上,他持續地走在街道上,今天的日夜溫差比以往的多,沒有時間覺得冷了…

他想著日野,現在寄住在他家有缺少甚麼嗎?衣服和鞋子也不知道尺寸,買文具又太普通,最近她也沒有比賽也沒有理由替她慶祝,她也沒有掛錶的習慣…

月森看著禮品店的玻璃窗,揉了揉眼睛,他似乎看不清楚裡面的價格。

「日野會穿這個嗎…」望著那雙典雅的平底鞋,但是送鞋好嗎…

對街上有人正在叫賣著今日剩下的麵包,撲鼻而來的小麥味道以及淡淡地香草,吸引了月森的目光,雖然目前靈光一現的想法令他有些苦手,但他心裡就這麼決定了要送給日野的東西,他似乎因為解決了一件心中最重要的事情而鬆下戒心的微笑…

但他走的方向並不是麵包店,而是上次日野逗留很久的書店,在離開書店前有些難為情的買了少女周刊回去。

「她都把錢花在這個地方…。」雖然說歸說,還是幫她買下來了。

提著大包小包的月森,拿著手上備份的鑰匙轉開門把,他的餘光卻看見門牌上有人將日野香穗子這個名字貼在門牌上,放學後原本平復的心情又開始潰堤…

他將名字撕下來,竟然用膠水黏著,而且還是剛剛黏上的…

但他得趕緊將這份心情平復,待會要進門,看著燈似乎是暗的,又覺得日野應該再睡了。

戀愛真是可怕…他突然摸著胸口,總覺得有些難過,是因為今天見到的次數很少嗎…

繁瑣的門終於解開,月森輕輕地推開大門,突然碰的一聲讓他嚇了一跳,他以為又是那個人做的事情,燈瞬間的亮起來。

「呼─!月森!等你好久了!」

月森看著日野將手上慶祝的小鞭炮玩具握在手裡,原以為月森會不喜歡的,但為何…

「我還以為妳出了甚麼事。」月森將日野的頭靠在他的懷裡,「抱歉,今天中午我對你做了過分的事情…」月森擔憂地將她放在自己的擁抱裡,日野急忙地跟著道歉。

「是我不對,沒有事先告訴你…我怕說出來你會討厭我…那時候」

「不用說了,我都相信妳」月森今天的行為是以前的他不可能做到的,昨日還在擔憂失戀的日野,現在卻發自內心溫柔地微笑…

月森似乎正在保護著自己的東西一樣,摸著日野的頭髮。

「被月森抱著的感覺,就像是香草的味道」日野突然說的話讓月森退後了好幾步。

好不容易才享受的羅曼蒂克,日野開始懷疑是不是自己說錯話,看著月森趕緊轉身,提著那一大袋又一大袋的東西,「我…先去放東西在下來。」

看著月森上樓去,日野開始覺得自己一定說錯甚麼話,想了想,「月森討厭香草嗎…」但是香草有這麼討厭嗎…明明就很甜。

月森趕緊關上自己的房門,將方才買的東西好好的分類,差點就被發現了,他趕緊將才在外套,胸口的內袋那包香草拿了出來,沒想到今天要和這些食材一起睡覺了。

他只將那一袋漫畫拿下樓去,而正在廚房的日野抬起頭看著月森,她想用食物來彌補月森,畢竟自己總是被食物誘惑。

月森很感謝日野總是和他很有默契,其實自己從中午開始就沒有吃飯了。

但今天的月森並沒有乖乖地坐在餐桌前,他走向了日野,看著日野正在燉煮野菜燉肉,月森原本想開口的嘴唇又閉上了。

日野現在也有些尷尬,既然是情侶,住在一起實在是太危險了…看著身旁略有所思的月森,不知道他接下來會有甚麼舉動

都、都牽手和擁抱了!日野一整個緊張起來。

「日野…我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

「可、可以!」怎麼開始有點緊張了。

「嗯,這有點難啟齒…」

「咦?沒關係呀!你可以問我。」

月森看著日野關上爐火,月森從抽屜拿出了母親常用的手套,「我來吧!」

日野在一旁看著月森帶著大大的隔熱手套端著熱騰騰的鍋物,這個畫面很稀有,日野不想閉上眼睛錯過這樣的畫面,月森真的是除了音樂以外,好像都沒做過的樣子…

「那…日野。」月森放好了鍋物後,認真地看向日野,「請…請妳再開一次火。」

日野被弄糊塗了,「可是東西都已經煮好了呢!」聽到日野的拒絕,月森趕緊轉回身,低下頭看著桌上熱騰騰的料理,「沒…沒事。」

「月森?」日野走近看著月森,卻突然發現他的臉好紅,這是怎麼一回事。

從剛開始月森就一直在身旁看著,好像有甚麼事要問卻又不敢問。

難道說!月森不會開火!日野終於搞懂了,趕緊裝作沒用清楚的樣子,「啊!我記得還有一樣料理要加熱,月森要吃嗎?」

站在爐火前的日野,看著月森回頭時開心的模樣,除了音樂以外的月森竟然這麼不一樣…

像個小孩一樣走到日野的身旁,戰戰兢兢地看著日野的一舉一動,日野的心也就配合著他,示範給他看。

「我小時候經常不會開火耶!但我媽媽告訴我,火要往右轉,按住不可以放,屬到兩小節四拍,就可以放開了!」日野又把火關起來。

「月森要不要試試看!」

這難得的機會他當然想試,終於在兩次的練習終於開好了火沒錯,日野不禁意地噗嗤了出來。

「開火…比小提琴拉八度的彈音還難的感覺。」月森撇過了眼神。

「能和月森交往真的很幸福呢!」日野突然的告白讓月森來不及反應,能看見月森除了音樂之外的溫柔與體貼…

日野這時伸出了小指,「月森我們打勾勾好不好,除非迫不得已,我們要一直像現在一樣…快樂的在一起好嗎?」

其實不用打勾勾也可以證明一切,畢竟…月森現在是這麼的溫柔地注視日野,與她打上了勾勾。

將她拉到自己的懷中,「永遠都會的…日野。」

創作者介紹

夏天晴☆天狼星

夏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虹
  • 最後一句話 太美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