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摀~」伸完懶腰的日野抓著凌亂的頭髮,窗外的太陽好刺眼,原本悠悠哉哉地想在睡個回籠覺,就在下一秒,察覺到鬧鐘上顯示的時間,原本寧靜的中午再度聽到一陣敲響。

 

是急促從床上跌下來撞到桌角不忘跑去開衣櫃的聲音,「奇怪…我的衣服呢?」打開了抽屜的日野,看到排列整齊的男性…內衣!

 

立刻關上抽屜。

 

「這、這裡是月森的房間!」這一喊頭腦也終於清醒了,便急忙地衝到自己房間。

 

                              

「除了上午一位學生缺席,全部的學生應該都演奏完了。」坐在一旁的教務主任說著不流利的義大利文,對中間的老師敘述著。

 

只見義大利的外籍老師搖著頭,聽完星奏學院二年級的演奏,似乎沒有出現令他感興趣的學生。

 

「雖然是有幾位同學有些獨特的魅力,但似乎沒有達到我們的標準。」左方的美國老師用著英文與其他幾位外籍老師溝通,在場的老師有來自義大利、德國、美國及英國的音樂家,沒有英文,也許要用畫圖比手畫腳的方式溝通了,這時候才發現有共同外語是件好事。

 

剛走進來的少年,坐在這些老師的後方,用一口流利的英文插了話:「也許,你們應該聽聽遲到的那位學生,他就在外面。」說這句話的衛藤並不是真的想幫月森,或許自己也想聽聽看月森現場的演奏實力,畢竟前面學生的演奏令他大失所望。

 

「也對,不如我們先休息一下,待會聽聽看這位學生的演奏。」發言的這位美國音樂家是衛藤的指導老師。

 

教務主任這時趕緊跑出去打電話,「喂?吉羅先生,行程可能要往後延二十分鐘。」

 

在門外講電話的教務主任看著一旁得月森,前陣子才因為月森的母親蒞臨本校,造成了不少正面的影響而對月森畢恭畢敬,現在卻表現得有些不悅,果然是個利益至上的人。

 

月森摸著昨日摔傷的左手,他忍著疼痛將繃帶全都拆開,這樣才不會影響待會的演奏,但說是不會影響 ...這一首帕格尼尼的曲子雖是他以前最拿手的,或許也正是因為帕格尼尼,那樣高技術性的曲子非常不適合現在左手受傷的他,無奈的,曲子的決定早在上個月前就送出了,想要更改也來不及。

 

不知道日野起床了沒有…哀,真是的,為何現在會擔心這些。

 

 

打完手機的教務主人,告知著一旁的月森待會演奏必須注意的事項,說完便走進教室。

 

這樣的手,真能夠演奏帕格尼尼的曲子嗎?月森第一次這麼擔心著,看著瘀青的手腕,深深吸了口氣並輕輕地敲著門『叩、叩』。

 

「請進。」

 

「我是月森蓮,演奏帕格尼尼隨想曲第24號。」向評審委員深深的鞠了躬,也包含著遲到的歉意。

 

這是一首許多半弓、跳弓、斷奏、撥弦、複音奏法技巧難度頗高的曲子,衛藤看著月森的左手,總覺得越來越期待這場表演。

 

不知道處境最糟的時候,月森會演奏出怎樣的曲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天晴 的頭像
夏天晴

夏天晴☆天狼星

夏天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